【184】那个卖了关羽的人

字数 1243阅读 109
2017年第184篇文章

面临生死就两个选择,生存或者死亡,有的人没有选择的机会,有的人轻生死重然诺,如庞德,有的只求生存,如于禁。还有徒增笑料的,如糜芳,字子方

蜀汉国舅爷

糜芳出身麋家,是糜竺的弟弟,就是那个门客万人、家产过亿的家族,糜竺和刘备看对了眼,甘愿投资刘备,而且是孤注一掷的投资,商人想要获得政治地位嘛,还是要出出血的。糜竺更狠,他投的不是风险投资,而是身家性命,整个麋家都被他压上了赌桌。

糜竺就像是杀红了眼的赌徒,一心一意追随刘备,连曹操抛给他的媚眼都当没看见,曹操都承诺了大哥你来就当太守,糜芳也给个县官。然而糜竺是铁了心了,陪着刘备颠沛流离也心甘情愿,所以糜芳兄弟两人都弃官跟着刘备混了。

家产都压上去了,还差一个妹妹吗,糜竺把妹妹嫁给了刘备,顺便奉上丰厚的嫁妆,看在钱的面子上刘备也不会拒绝呀,自此糜芳成了国舅爷,等刘备进位汉中王的时候,糜芳也走上了人生的巅峰,担任南郡太守,当时的太守可是军政一把抓的,这种职位也属于厚待了。


关羽之死


要说糜芳这点事就必须提关羽,糜芳是被刘备留在了荆州,顶头上司就是关羽,他作为南郡太守,名副其实的二把手,在荆州这片地上,只有关羽的话比他管用。所以说关羽的死,吕蒙奇袭荆州的成功,糜芳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从几个当事人的传记里探索一下,《关羽传》里记载的是糜芳和傅士仁都觉得关羽看不起自己,想想关羽的脾气也是,士人在他手底下肯定没少受气,别以为身为国舅爷就能有什么特殊待遇了,国舅爷更该以身作则了。

《虞翻传》里虞翻对吕蒙说“南郡城里和我们一条心的就糜芳一个”,瞧这待遇满城上下就糜芳有二心,事实确实是吕蒙大军一到,糜芳就开城投降了。这人海茫茫里就一个自己人,没想到是你,糜芳。

《吕蒙传》里提及吕蒙来袭前,南郡城中失火了,连兵器库都被烧了,没了兵器这仗还怎么打?虽然不是损失了全部,但也是糜芳失职了,出现这么大的纰漏关羽当然要问责,不过关羽扔下一句“等我回来再算账”,给了糜芳喘息的机会。

有时候等待的时间更煎熬,糜芳犯了错心里也很怕,这种过错落在关羽那可能就是死罪了,明知道要死,谁愿意一天天在这等死,糜芳心里那根弦终于崩断了,他选择了活下去。

虽然明知道去了东吴待遇也不会太好,但对糜芳来说能活下去就够了,虞翻敢当着面指责他“你个不讲忠义,不讲信义,献城投降的人,好意思在我面前装将军?”,用“如履薄冰”来形容糜芳这后半生很贴切。

《杨戏传》还是把糜芳当作蜀汉人的,虽然评价不怎么样,“自绝于人,作笑二国”,简单来说就是自己作死,徒增笑料。

厚脸皮之人

突然想调侃糜芳两句,《三国演义》里有个桥段,长坂坡赵云七进七出的时候,糜芳“面带数箭”跑去找刘备汇报“赵云反了!投奔曹操去了!”,于是刘备自顾自地聊起了赵云,根本没有管糜芳的伤势。

这可是脸上中了好几箭呀,这脸皮得多厚才能挂住箭矢?或者说糜芳对自己的厚脸皮很有自信,用脸去挡箭,原文并没提糜芳其他伤势,也不是背后中箭,居然是正面中箭了,这脸皮厚度可以的

人死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看官如感兴趣,三国系列都在这里了
三国流年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