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不如风》第一章 离别的季节

前言

第一章    离别的季节

2010年6月28日,对于在京的人们来说,已是炎炎夏日。此时,也许有人在带有空调的办公室里忙碌着,也许有人在快要烤化的柏油马路上大汗淋漓的奔波着,也许还有人因为这可怕的骄阳不敢出门而被困在屋子里等待着。相信此时在全国各地也有很多大四毕业生在匆匆忙忙地收拾整理自己的东西,准备走人,尽管还有不舍,尽管还在为去哪儿而迷茫,毕业季来了……

这群人几乎是22周岁年轻可爱而充满青春活力的还没有社会经验的大概称他们孩子也不为过的,但他们的身份是即将毕业的大学生….这种充满着浓浓的离别气氛的场景发生在N大学。    

苏小小站在太阳底下,盯着还没有自己身体长的影子,在想着什么。尽管已是中午,尽管天气炎热,她仿佛是被隔离了这个世界,像旁观者一样默默地低着头站着,偶尔感觉有匆忙的身影从她身旁掠过。毒辣的太阳,炎热的天气好像与她无关,或是对她来说,不存在。

“小孩儿,干嘛呢?大热天的,站在这儿干嘛?热傻了?”小孩儿,是她们之间共同的昵称,只是用在苏小小身上的时候比较多,谁让她看起来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呢,而且老是成为大家照顾的对象。苏小小像从梦中刚醒过来一样,迷迷糊糊“哦”了一声抬起头。发现原来给她说话的是寝室的二姐李玉玲和老小贺彤彤,此时她们已经站在她的身边,微笑着看着傻乎乎的她。李玲玉是她们寝室最会打扮的一个,也是班里公认的美女。今天她穿的很清爽也很淑女。淡黄色的吊带,白色的短裤,高跟凉鞋,挎了一个很精致的包包,加上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材,走在女生中很是惹眼,况且是在女生为数不多的理工类大学。而作为寝室最小的彤彤,则和她完全不是一个类别。彤彤小小的身材,圆圆的脸蛋,笑起来有两个好看的酒窝,说起话来眨着两只亮亮的大眼睛,再加上胖乎乎的像个洋娃娃,很是可爱。如果她们走在一起,结果只有一个,就是会吸引更多的眼球。

苏小小看到她们手里拿着各自餐具,才想起来自己是去吃饭的,怎么就傻愣在这了!苏小小本人确实和她的名字挺像。小小的个子,瘦瘦的,束起的不长不短的马尾辫,但唯一和名字不匹配的就是傻傻的,处处要让人照顾。有时苏小小挺羡慕别人的,比如同寝室的李玲玉的漂亮,贺彤彤的可爱,金丽丽的淑女,李冰儿的温柔和古小玉的活泼。有时就觉得自己一无是处,有时也很庆幸,还好,处处有她们的关心和帮助,大学四年来自己过的还算愉快,还算顺利。

“今天可是在学校的最后一天了,你们准备吃什么?”苏小小边和她们一块走,边问着。(不知道多年以后回想起来,是否还记得当初那最后的一顿午餐到底吃的是什么。)

“都吃了四年了,这最后一顿午餐啊,该吃什么呢?”彤彤感叹着,同时也像在自问。

“不要说的那么伤感嘛,早晚都要走的,只是有点舍不得你们,毕竟四年了。”大家都沉默了,玲玉立刻意识到说错了,立刻打破沉默,说:“我去那边看看,大家一会在老地方会合,今天在食堂吃吧,不带回寝室了。”她们说着说着就到餐厅了。

李玲玉所谓的老地方是从餐厅西面数第五排第五张桌子。苏小小往那边望了一眼,此刻有一帮男生还在那吃饭,看起来应该也是大四快要离校的。快要毕业的人总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但一定能感觉的到。

苏小小看着买饭窗口那为数不多的学生,同时也在想这最后的一顿午饭要吃什么。还不到中午,大多同学还没下课,那些提前来买饭的,要不就是提前逃课的,要不就是后两节没课上,要不就是大四毕业生。她从进门的第一个买饭的窗口望到最后一个,每个窗口的人都不多,有的窗口几乎就没人。她突然发现卖自己最爱吃的西红柿鸡蛋面的那家窗口只有三四个人,像发现了宝贝一样,往那边奔。毕竟,像这样人少的时候不多。刚走到窗口,还没等苏小小说话,那个负责打饭的MM就问:一份西红柿鸡蛋宽面,是吧?到一个地方去买饭的次数多了,跟那些服务员就都混熟了,每次吃什么都已经被人记住了。站在窗口不用说话,只用点头就行了。N大学有四个餐厅,里面的服务员都是年轻的姑娘,而且特漂亮。夏天的时候穿那种红色的职业套裙,化点淡淡的妆就更漂亮了。这也弥补了N大学作为理工类大学男女生比例10:1的缺憾。

最近,因为毕业聚餐多了,在外面吃的时候也多了,所以来吃面的时候就少了。没想到,她竟然还记得自己经常吃的面的种类。想到这里,心里掠过一丝温暖。爱吃面大概也算是苏小小的一大特点吧。一周下来,几乎吃的都是面,一个月也是面,所以一年来也几乎都是面了,大学四年吃米饭就很少了,只是每天吃不同的面:西红柿鸡蛋面,卤面,刀削,拉面,杂酱面,烩面。学校四个食堂的面几乎被她吃过来完了。她知道哪家的面好吃,哪家给的多,哪家的便宜,哪家的态度好,哪家…....有的吃过一次就不去了,有的还会去第一次,二次,三次,有的几乎天天去,不管春夏秋冬,天气冷还是热。比如这家专门卖西红柿鸡蛋面的,苏小小就是这的常客,怪不得过了这么久,那里的MM的还记得她。

“又是一年毕业时,你上大几了啊?”那个MM给苏小小闲聊。

“我就毕业了,晚上离校。”苏小小没有了以往的响亮的声音,此时的回答竟然有些低沉,平静。以前来买饭和她们聊天的时候声音高扬,语气中充满快乐,也许这也是苏小小讨人喜欢的原因吧。苏小小喜欢和大家聊天,喜欢笑而且又那么亲切。有人说,喜欢笑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也许这句话用在苏小小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其实苏小小也一直认为自己很幸运,比如说这几年来一直受到大家的帮助。

那个MM有些差异,不相信苏小小是毕业生,因为身份和孩子气的脸不相称。苏小小已经习惯了这种表情,还记得大三的时候去学校旁边的菜市场买水果,还被卖水果的大姐认为是旁边高中学校里的学生,晕了。

说着说着,苏小小要的面已经做好了。苏小小端着自己要的西红柿鸡蛋面向她们约定的那个老地方走去。此时,那里已经没有了人,餐桌也被收拾干净了。她们,还没好。苏小小走过去,把碗放下,站在餐桌旁寻找她们。此时吃饭的同学比较少,不难发现她们。当苏小小看到她俩时,她们站在离买饭窗口一米之外的地方,像在等自己的那份。她们同时也在看苏小小。于是,彼此遥遥对望着笑了笑。苏小小只是在自己的位置上静静坐着,看着自己的那份面,没有了往日的那种马上吃到嘴里的冲动。就那样坐着,像在等待,像在思考….

也不知大约过了多久,李玲玉和彤彤来了。她们坐下。苏小小看了一眼她们碗中的饭,都是自己平时喜欢吃的,毕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当然要再纪念一下了。彼此都不再说话,低着头,扒着自己碗里的食物。那顿饭吃得很沉默,只有大颗的泪珠掉在碗里,告诉我们离别在眼前。也吃了很长时间,仿佛要把时间定格在这一刻,告诉大家,不愿分离。

吃完饭,回到寝室,没人。看到的是空空的床位,还有满地的狼藉。金丽丽和李冰儿都不在。古小玉昨天就已经回家了。她家就在本地,而且离的不远,由于还要马上去公司上班,昨天就已经离校了。她哥开车来接的她,大家帮她把东西给送到楼下,然后没等车离开,就回寝室了。彤彤哭地特别厉害,大家不愿面对离别的场面,所以就提前回去了。金丽丽和李冰儿可能去和其他同学告别了吧,毕竟今天要走的人很多。

席子、凳子和钥匙都退了,连坐的地方都没了。大家只好坐在光板的床上。玲玉开始收拾她的旧书和一些其他的东西,然后拿到楼下处理。此时的学校像一个旧品回收站,有很多收废品的,也有附近的村民来学校买衣物之类的东西,只要你不嫌价格低,有多少都可以卖出去。有时候人家一块钱能买你几件衣服,没办法,扔掉也是扔掉,毕竟几年攒下的东西太多了,带走的有限,要处理的很多。

苏小小的东西已经处理完了。书籍之类的能卖的早在跳蚤市场(所谓跳蚤市场,就是每年临毕业的时候,学校为大四学生开放的为期3天的处理自己东西的场地。相信几乎每个学校都有吧。)卖了,能送人的就送人了,最后只剩下一本牛津英汉词典和一本张爱玲文集,而且已经打包邮到北京了。几件不穿的衣物给捐了,剩下的衣物,还有被褥之类的,连同电脑,一块给寄到北京了。但剩下的还是可以收拾好几个包,苏小小真后悔当初没多邮寄一个包,那样自己就可以像每学期放假回家的时候一样,一个背包就行了。后悔也来不及了,毕竟晚上就要搭上北上的火车了。只是,有点失误。

因为是夜里的火车,现在时候还早,而且最近太忙了,一闲下来才感觉到特别困。于是,苏小小决定先睡一觉。环视了一周,终于发现李冰儿的床还算比较的干净的,床上除了几张报纸就没其他的了。也好,就把报纸铺上去睡一觉。冰儿还没回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估计回来也不会再睡了。苏小小爬上冰儿的床,把报纸铺开,躺到上面。真是太不舒服了,硬的不行,连个枕的东西都没有。唉,可怜的孩子。

玲玉和彤彤就在下面开始收拾东西了,苏小小一会儿听到下面的响声,一会儿又听到外面走廊上的声音。一直伴随的是从楼下传来的声音,苏小小她们寝室在五楼,毕竟不是很高,下面的声音可以很清晰地传上来。每天都能听到男生叫女生吃饭的声音,更何况现在的特殊时期呢。苏小小刚开始还觉得太吵了,但在心里自我安慰说,该离校了,以后这样的噪声想听都听不到了。声音渐渐在身边模糊,不知不觉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苏小小被彤彤的声音叫醒:“冰儿,几点啊走啊?送你。”

李冰儿什么时候回来的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看一下手机,时间是下午3:00。

“四点二十。四点二十有趟去原州的城际公交,也快了。”原州是省会城市。毕业之后大家一般都会去那儿寻找机会,离家近又是省会,工作比较好找一点儿。

小小,冰儿,彤彤在那聊着,一转眼就四点了。彤彤去送李冰儿,留苏小小在寝室看家,再等金丽丽和李玲玉回来。当她俩回来的时候,彤彤送冰儿还没回。那时候是5点了。夏天的5点钟,太阳还老高,只是没有了中午的炎热似火。她们回寝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洗脸,太热也太累了。苏小小告诉她们冰儿已经走了,彤彤去送了,留下她一个人看家。每个人的时间表大家都知道了,只是好像比想象中来的快。此时,留下的只有四个人了。而小小是晚上9:30的火车。马上就是3个人了,曾经一起度过这么多年的姐妹,今天就要分别,各奔东西。金丽丽和她男朋友小海先回家然后一起去苏州,李玲玉和小杰一块回他家原州,然后就在那发展了,彤彤是寝室唯一一个继续上学的了,然后可以回家继续一如既往地度过自己的假期。

晚上7点,她们就开始往车站走了,不是离得远,而是带的东西太多了,这是个教训,也是个失误,苏小小当初邮寄包裹的时候,应该多寄一个了,今天也不会拖累了大家。还好有她们送。

7:30,安检,进候车室等车。整个候车厅散落着不多的几个人,显得有些冷清,落寞。苏小小她们走到车次的区间离检票口最近的没人的一整排空位,每人把手中拎的东西放到座位上,坐下。然后长舒了一口气。她们互相对望了一下,面无表情的笑了一下。虽然太阳已经落下去,但积累了一整天的暑气并没有伴随着退去。没有一丝风,是那种闷热。从下车到候车室已经够热,何况又提着东西呢。还好,候车室有空调,感觉到凉爽了一下。

苏小小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给老妈打了个电话,报告一下车次,乘车时间和其他的情况,顺便安慰一下老妈别担心。免不了,又要听老妈唠叨一番,唉!毕竟苏小小是第一次出远门,老妈担心也是很正常的。大学四年,苏小小像个富裕国家的公主或大家的小姐,从来没为钱发过愁,没打过工,包括兼职。平时花钱不用担心不够用,因为每次往家打电话老妈都会问钱够不够花,如果说不够,就问要打多少,每次给苏小小打的钱总会超出苏小小想象中的一倍。在学校课时少的时候或周末的时候,苏小小就去学校的图书馆,有时候从早晨呆到下午,有时候从下午呆到晚上,一天就过去了。在苏小小的印象中,好像她的大学是在图书馆度过的,收获的是些稀奇古怪的那些所谓称作的知识,当然,还有小说。或有时候和她们一块逛街,如果逛街,时间就更快了,一天会很快过去的。女生逛街,估计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啦,何况是五六个女生一块呢。只是,每次逛街回来,心里会有某些东西,令人不爽,那应该是介意吧。因为看到那些自己喜欢或精致的东西只能“望物兴叹”了,精致的东西一般都价格不菲,虽然有钱,但不能乱花,要理性消费。要不太对不起老妈了,这也是苏妈妈对苏小小比较放心的一点。于是每次回来,苏小小都发誓,以后工作了要努力挣钱,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每逢假期长一些的时候,比如,每年的黄金周时,这应该是苏小小最喜欢的时候了,不用愁没人玩或怎么打发时间。没放假之前就已经约好去哪玩了。有时候常常是半年前就计划好去哪个地方玩了,就等着放假了,嘿嘿……每年寒暑假,大家都计划去哪儿哪儿打工,挣些零花钱,这时候也是苏小小等着按部就班地回家了。在别的同学看来,苏小小是幸福的,但这正是让苏小小最郁闷的事:第一,不能去看看外面的风景。第二,和别人相比,总感觉自己缺少些什么,惭愧啊。第三,就该回去听老妈唠叨了,要听一下假期啊,再说,也无聊啊。苏小小打完电话候车室人已经很多,几乎充斥着整个候车室。苏小小环视了一下周围,好像本校的学生挺多,本校的学生很好认的,有的穿着校庆时发的T恤。再说,当地的大学就N大学今天是离校的时间,离校的学生肯定也很多。苏小小从人群中穿过,走到玲玉她们身边说:“你们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搞定,再过一会可能就没车了。”

但她们不肯,坚持要送她上车。苏小小知道她改变不了她们的决定,就由她们去吧,再呆一会也好。苏小小在她们旁边的位置坐下。当然也免不了要听她们一番嘱咐了。谁让苏小小总是长不大,总是这么让人担心呢!9点的时候,她们开始站起来,带着东西去排队,等着检票。还好,离检票的位置比较近。在离苏小小她们不远的地方,就有一些本校的学生,苏小小看到,一个女生和身边那些送她的人一一拥抱告别。每拥抱一个人都难舍难分的样子,苏小小看到那女生微笑的眼中的泪水。当最后拥抱一个男生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互相紧紧的抱着,看得出来,那男生应该是她男朋友。毕业,离别,对大四毕业生来说,是每个人不愿面对的。也许,对情侣来说是更残忍的事吧,他们是同学,是朋友,是比同学朋友更亲密的相互照顾的恋人。毕竟几乎每个人对未来都不确定,对自己的前途还没搞清楚,谁都无法保证给对方一个美好的未来。毕业就分手,是许多情侣面对的无奈也很明智的选择吧。

苏小小她们转过头,然后低下头。彤彤在默默抹眼泪。苏小小走上去,抱住她,彤彤哭的更厉害了。两个人相互拥抱着,紧紧的。过了好大一会儿,苏小小安慰还在哭泣的彤彤:

“好了,说好不哭的,以后大家还会见的。我会在北京好好混的,以后你们就可以去找我玩了,我一定包吃包住包玩。”

彤彤破涕为笑:“嗯,要好好混,以后去找你玩”。

苏小小开始拥抱玲玉,玲玉这时也已经泣不成声了。她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没人说一句话。也许此刻,千言万语都显苍白吧,良久,两人分开。苏小小转身去拥抱丽丽。丽丽此刻已经止住了哭泣了。在苏小小耳边坚定的说,“小小,以后要照顾好自己,姐姐相信你,好好混!”。

“嗯,你和小海也一样,大家都加油!”苏小小同样坚定中带着温情说。

一一拥抱完大家,时间是9:20,要开始检票了。只听见候车室传来播音员响亮的声音让苏小小那趟车的乘客到二楼检票上车。晕!苏小小她们彻底晕了!转移了离别的情绪,开始大骂:“真他妈事多,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还不让人省心!”同时,也听到周围有人在骂,有人在抱怨,也有人在叹息…….不管心情是怎样的,但还是要乖乖地去二楼检票。离检票口这么近,本来以为是好事,没想到,关键时刻出了乱子。人这么多,东西这么多,离二楼楼梯口这么远,妈的。那也没办法,一步步挤呗。还好,她们没回去,要不苏小小一个人,怎么办啊,估计连车都挤不上了。当初真应该多邮寄一个包裹,都邮寄了两大包东西了,觉得剩下的东西应该自己能对付,没想到收拾了一下,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么多!疯掉了,失误啊!上楼梯的时候,苏小小看到一个和她年龄个子差不多的女生,一只手提了两个包裹,另一只手还拉了一个很大的旅行箱,看起来很重。否则,走楼梯的时候也不会拉着而不是提着,毕竟那是楼梯不是电梯。苏小小看不下去了,从后面帮她提了一把。那女生很是感激地对苏小小说:“谢谢”!苏小小倒是想帮一下,可是自己手里拿这么多东西,也没办法啊。就无奈地的继续走自己的路了,毕竟时间紧急,要赶路。上楼梯的时候,那场面不亚于春节时候车室的场面。又急又挤,根本走不动。最可气的是前面的人速度很慢,后面的人一直推着你往前挤,夹在中间好难受。但也没办法,这样痛苦的事,此生经历过一次就够了!苏小小感慨。彤彤被挤地直发脾气,和后面的一个男的吵了一架。其实,彤彤平时脾气是寝室最好的,很少见她发脾气,看来真是急了。

痛苦的时刻总会结束,光明的时刻总会到来,苏小小她们终于到了检票口。值得庆幸的是,她们三个没有站台票也让进去送人。也许火车站是考虑到正当学生毕业的时期送人的比较多吧,所以也没那么苛刻,这让她们刚才气愤的心情平添了一份小小的惊喜。检过票之后,苏小小她们就一路向前。玲玉她们倒是比苏小小还急,担心苏小小赶不上火车,一直是走在苏小小的前面。好像边急着赶路,边和旁边的几个男生聊天,看背影那几个男生好像都不是本班的。走感觉走了好长一段站台,才找到车票上的车厢位置。还好,火车没没启动,还不算晚。玲玉她们把东西放到地上喘了口气,然后望向还没有到达的苏小小。

等苏小小走到她们身边,玲玉不等苏小小喘口气就迫不及待地说:“小小,给你介绍几个咱学校的同学,也去北京,你们路上好有照应。这个是于明,考研的时候上自习认识的。”

苏小小往玲玉身后看,站着四五个男生,一副远行的样子。那个叫于明的,高高的,瘦瘦的,戴副黑边眼镜,很斯文的样子。只是,他们的东西好像挺少的,有的手里只提几瓶路上喝的水,有的竟然两手空空,让人怀疑这到底是不是去找工作的。后来才知道,他们毕业之前去北京实习,然后就留在北京,这次回来是专为毕业答辩的,所以带的东西就很少了,怪不得!

苏小小微笑着给他们打招呼:“你们好,路上麻烦你们了。”

他们表情各异:有的惊讶,这么个小姑娘竟然只身一人去北京?一个人竟然带这么多东西!真厉害!但苏小小没有看到不愿帮忙的表情。

玲玉接着说:“这是我们寝室的小妹,交给你们了,路上多帮忙照应些。于明,多照应些,谢谢!”

那几个男生倒显得不好意思,纷纷回应说:“会的,小事一桩。”有的已经把放在地上的苏小小的包裹提在手里,准备上车。苏小小,感动也感谢。感谢她们,感谢他们。

渐渐地,从身边上车的人少了,火车也快要开动了,要赶快上车了。玲玉对大家说:“你们上车吧。小小,他们有的是站票,你有座位,给他们轮流替换坐一下。”

“嗯,没问题。”苏小小干脆的答道,同时也在佩服玲玉想的周到。

“都出门不容易,你们路上要好好照应一下我家小妹哦,谢谢了”。玲玉再次嘱咐。

“嗯,你们就放心吧”,他们说。

大家挥手告别,上车,从此离开这个地方,这一次是真地分别了。也许多年以后会回来看一下曾经的母校,找寻一下当年自己的身影,追忆一下那时的青春年少。也许再也不回去了。学校依旧是学校,任岁月静静流逝,四季顺序交替,它依旧会继续按它的规则运行,继续接受来自全国各地新的学生,继续迎来它的第101个春夏秋冬。离开她的学生开始走上社会,开始了自己真正独立的生活,或默默地生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或奔波在祖国各地,忙碌在各个岗位上。学校和当初毕业于这个学校的学生一切都没了联系。也许,面试的时候,有人会问你毕业哪个学校;也许,和同事谈起大学生活的时候,你会想起那所学校,想起自己的青春,想起那个曾经的她。也许,哪天你成了名,有人会深挖到你毕业的学校,学校也会想起,原来我有这么优秀的学生。也许只有这些时候学校才和自己有关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