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面花墙,可以疗伤

字数 575阅读 25

    小时候,县文化馆是一个两进两出的四合院,一进大门的那个院子,种着一棵粉团花。那棵花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比两层楼还高。盛开的时候,密密匝匝地开满了整个院子,连天空都望不见。粉红色的花朵,开了又谢,谢了又开,开满了整个春天,淡淡的花香弥漫了整条大街。

    那时候的书极少。记得有一次,小伙伴有亲戚从昆明带来一本《格林童话》,好不容易借到手,欢天喜地地想带回家看,半路上又被她兄弟发现给截了回去。县文化馆的图书室,就成了我忠实的书库。每个周末,每个假期,都要在文化馆泡上半天,看几本书,和小伙伴玩会躲猫猫,然后借上一本带回家。

    春天,穿过花树,闻着花香;夏天,顶着浓荫,裹着清凉;秋天,踩着落叶;冬天,祈盼萌芽。那棵花树,成了一个孩子童年最美好的梦。

    就这样,一直希翼着能拥有一个开满了粉团花的小院子,就像县文化馆的一样。没有这样的院子,有一面这样的花墙也成。

    于是,就有了阳台上这几棵神似县文化馆的粉团花。但是没有想到,它和我的期待实在相差甚远,在我家所有的花里,它成了最不耐看的一株——

    迫不及待地绽放,急急忙忙地盛开,又慌慌张张地凋谢。如此匆忙地轮回,留给我的只是一个粗糙的惊叹号。

    难道时过境迁,那棵粉团花真的只能成为一个梦境,那面花墙,也成了一个永远实现不了的白日梦?

    闲时依然侍弄那一面花墙,换着不同的品种。就算成不了什么气候,也没有辜负了那一棵花树曾经的呵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近很迷记录片,没有电影那么长,制作也够用心,还能了解很多领域的知识,总之就是观赏性强又涨知识啊。刚刚无意间看到一...
  • 写这篇日记的原因,或许是因为自己以前不善于与人交际,就养成了自己独自一人思考一些事情、道理的习惯,现在也改不掉,但...
  • 小儿走迷宫 起点在左 终点在右 走走停停 兜兜转转 皆是错 忽得高人指点 换位思考 于是乎 终点到起点 如拨开云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