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授课“笑话”一则

我妈妈是初中老师,这两天不是线上教学搞起来了嘛。有天下午,我妈他们初三年级组,一QQ群出了个啼笑皆非的“事故”,让一众老师纷纷笑倒:正在群里上课的物理老师,课上到半途,发现原本在线听课的学生怎么一个个“蒸发”了?这导致他课没讲完,布置的作业也收不上来了……霎时懵圈的他,在教师群里询问才知,原来该班班主任刚接到通知,班级群又要重组了,班主任要把所有学生按最新的规则,进行第三轮分组,编入新群组。班主任办事效率太高,立即着手解散旧群,不慎将正在上课的学生们陆续从群里踢出……

这出悲剧,引发了一群老师的爆笑,很反讽,其实是“以乐景衬哀情”。草创阶段,整个线上教学的局面秩序紊乱、繁文缛节甚多,每个老师,承受着很大的劳动强度和精神压力,迫于要求又不得不屈从于“朝令夕改”的荒谬指令,每个人都像个欲爆不能爆的气球,很需要一个“出口”。这个时候,这出“悲剧”适时地出现了,它的衬里,刚好和他们心底那种不可言说、却冷暖自知的悲凉,不谋而合了。所谓的笑点,正是大家的“痛点”,于是众人不约而同的地发笑,既释放了积聚已久的压抑,又是借以笑代哭的反差,对连日来的各种奇葩指令和繁琐工作,表达微末的反抗和柔软的批判。

我想,当大家纷纷对着同事闹出的笑话放声大笑的时候,其实都多少体会到了身为“小人物”的苍凉;也忽然发现,身边很多很多人,都是由不得自己做主的小人物,而最了解你心境的人,正是此刻与你受困于同一条船上的人。——因为这个“笑话”如果公开发布在网上,很多没有切身体会的人,不一定会觉得它多么好笑——那么,你会不会对你的同事产生一种相濡以沫的怜惜和珍视?小人物虽然是小人物,但他的幸运在于,他的苦处有其他的小人物能真的“懂”——就算没有说出来,却在心底悄悄实现了最彻底的“了解”,而大人物即便能呼风唤雨,很多时候却“高处不胜寒”。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