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妖录·猫将军

一、

一觉醒来后,我发现白灵不见了。

平时她倒是会趁我没醒来时四处逛逛,但却从来不会跑开太远。我在原地等了等,依旧没见着她的踪影,便决定去附近找找看。

据之前遇到过的路人讲,这附近方圆千里,都唤作狸妖镇。与其他地区不同,这里的人自古以来就是心思单纯,但性情暴躁,好勇斗狠,一言不合就要砍人,十个人里有七个身上都带着刀,剩下的那三个带着的是淬毒短剑。

我还没来得及惊讶,那人又严肃地补充了一句,“包括女人和孩子。”

这也就是我为何如此担心白灵的原因。

早在出发之前,为了预防这种情况,我就已经托九尾为我们制作了两把同心锁,此锁无形无色,溶于血中,即使相隔万里,两人也可互相感应到对方的大概位置。

我飞速收拾好行李,朝着血液感应中白灵的方向快步跑去。距离不算特别远,但依白灵的脚程来说,不太可能轻易走到。

我跑了一阵,尚未接近,血液中那同心锁便忽然躁动起来——这是白灵遇到危险的信号。

人是很奇怪的一种动物,他们会怀念过去,会向往未来,但就是很少会珍惜眼前。这些日子里,常常能够与白灵相伴,反倒使我不如最开始那样特别在意她的每一点感受。其实现在想来,多吃一点又算什么呢,大不了下次我多背一点,平时多去找一点,总是能够的。旅行的意义在于与她相伴,而不是单单的旅行。

在这种时候想通这件事,使我倍感懊恼,觉得自己好像亏欠了她很多,恨不得立刻就飞到她身边,替她挡下一切危险。

全力奔跑了片刻,就在我即将到达的时候,血液中的同心锁骤然平静了下来,发生在白灵身边的那突如其来的危险,如同它的到来般,又突如其来的消失掉了。

我长舒口气,停在原地,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了起来。

没一会儿,我便再度听到了白灵那熟悉的,如同盛开着的水仙花般美好的声音,“阿姜!”我还没来得及抬头,就感受到一个小小的人飞一般地朝我扑了过来,落在了我的头上。

我连忙将她取下,放在手心里,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好一会儿,确认了她彻底没事,才放下心来。

“阿姜!”白灵撇了撇嘴,不满地说道,“慢死了!”

我摸摸她的头发安抚了片刻,这才有空抬头,看向站在对面的救了白灵的人。

见我望来,他将双剑收起,咧嘴笑了一下。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只身着青金铠甲,头顶凤翅银冠,背负铜鞘双剑的英武白猫。相比于其他的猫,他的体型要更大一点,与十六七岁的少年相当,他的身材有些瘦弱,但穿上那身甲胄动作却丝毫不显滞涩。

“这里不是很太平。”他的身体微微躬了躬,朝我们做了个请的手势,“我带你们去一个安全点的地方吧。”

“你是?”

“哦,忘了自我介绍。”白猫抽了抽鼻子,然后慢悠悠的说,“我叫连飞,如你所见,是一只狮子猫妖,目前是这附近的守护神灵。”

“连飞……”我下意识叨念着这有些熟悉的两个字,总觉得好像是在哪里看过一样。

“啊,很多年前,我还有另一个身份,”白猫顿了顿,随后说道,“那时的人们都比较喜欢称呼我为猫将军。”

安南有猫将军庙,猫首人身,甚为灵异,中国人往者必祈祷决休咎。

——《奇妖录》

二、

“你们是蚩尤派来的?”猫将军这样问了一声,接着,他似乎也没准备等我们的回答,摇了摇尾巴,双眸中透漏着喜悦,“果然啊,他还没有死。”

“你早就知道?”

“不,我只是一直都不相信他死掉了的那个传闻。”猫将军摇了摇头,道,“你们不知道的,不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不会了解那个男人的强大与恐怖。”

见我有些不信,猫将军沉吟了片刻,道,“这么跟你说吧,黄帝一方在战败时,只要作战对手是他,那么不会被追究任何责任。无论是兵法还是个人实力,他真的都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地步。”

说这些话时,猫将军的脸上是掩饰不住地憧憬与崇拜。

“对了,他叫你们来,是做什么?”猫将军的眼睛好似在发光,这时的他,比起之前那个沉稳英武的侠义将军,倒更像是一个崇拜着偶像的孩童。

“他……想要赎罪。”

“赎罪?”猫将军的表情顿时僵住了,他的手下意识缩了一下,随后眨了眨眼,有些不解地问道,“赎什么罪?”

“逐鹿之战前的那一夜,他受蛊毒影响,做了大错事。他想要得到你们的原谅。”

“这样啊……”猫将军的眼神变得黯淡,他想了想,说道,“这样也好。他能想通,无论对天下还是对他自己,都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说着,他从怀里珍之又珍地取出一本厚厚的册子,最后看了一眼后,递给了我,“既然他已经没有了争天下的心,那这《治国十策》,我便没有再写下去的必要了。”

“《治国十策》?”我接过来,大概翻了几翻,其中写着的密密麻麻,全是些军国大事。

“是的。”猫将军叹了口气,点点头,“论治国安天下,蚩尤大人的方法的确不如黄帝。”

“怎么,连你也不信任他?”白灵很惊讶的问道。

猫将军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我早就知道的。凭他的性格与作风,就注定了他斗不过黄帝。你们有没有想过,为什么黄帝战败了九次依旧人心所向?又为什么他只输了一次,就背了那么多恶名?”

猫将军的话使我与白灵同时陷入了沉思。是啊,为什么黄帝战败九次,依旧有那么多人愿意追随,而蚩尤只输了一次,就再也无法翻身?

然而猫将军没有给我们太多的思考时间,他直接了当地说道,“因为黄帝在乎的,是所有人,他永远站在多数派的方向,为他们描绘一个美好的未来,以博取众人的支持;而蚩尤,只要是他身边的朋友,那么被欺负了,他就一定会打回来。”猫将军顿了顿,叹了口气,“这就是二人的区别,一个是成熟的政治家,一个是义薄云天的好兄长。”

“你既然早知道这些,早知道蚩尤战不胜黄帝,又何故跟着他那么多年?”

我清楚地记得,在蚩尤给我的名单中,记载了许多关于猫将军的事迹,并对其多年跟随的忠义赞赏有加。

“我不去评价他们二人的高低,我只是觉得,这个世间,该有忠诚与义气。”说到这里时,猫将军站了起来,认真地道,“更何况,蚩尤大人曾救过我的命。滴水之恩尚且涌泉相报,那救命之恩呢?百死不能报之。”

“在这么丰富多彩的人间,只以成败论英雄的话,未免有些无聊。蚩尤大人救过我的性命,那么对我而言,他就是我的英雄。”

三、

“蚩尤大人常说,最强大的人不是聪明绝顶,也不是以一敌万,而是自知之明。兵家有云,知可战与不可战者胜,正是这个道理。当一个人能够认清自己,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强大。”猫将军顿了顿,轻轻地摇晃着尾巴,他宝蓝色的眸子里,满是对过去的怀念,“只是这句话,我却用了很多年才完全理解。”

自从被蚩尤救下后,猫将军就跟随蚩尤学习。蚩尤看得起他,他也从没让蚩尤失望,无论是兵法还是武艺,都展现出了极高的天赋。出师后短短几年,便从士卒从脱颖而出,受封将军。猫将军的称号,便是从那时开始叫起。

也就是在那一阵,蚩尤在见到他的时候,也开始频繁地提起上面的那句话,甚至很多次不惜亲自出手,将他打得遍体鳞伤,指着他的鼻子说,“年轻气盛,这是好事儿,但你他妈的算是怎么回事儿?才立了几功打了几场胜仗就尾巴翘上天了?就天下无敌了?”

年轻的猫将军也不说话,只是直直地眼睛盯着蚩尤,像是一种无声地反抗,看得蚩尤老不耐烦,干脆又给了他一脚,将他踢出了营帐,“你还不服气?不把你尾巴拽下来你迟早得这么摔一跟头,给老子滚!”

于是猫将军拍拍衣服,站了起来,不急不缓地朝蚩尤鞠了一躬,说了一声老师再见,就那么从容地离寨而去,气得蚩尤直咬牙。

事情是发生在两年以后。

那时的猫将军早已忘了蚩尤的话,奉命镇守在一座边陲重镇,仗着蚩尤亲传弟子的身份以及近年来打出的响亮名头,无论是黄帝部落还是九黎部落,都属于那种没几个人敢惹的狠角色,日子过得倒也算轻松惬意。

自姜婠事件后,两方人很有些剑拔弩张的意思,即使隔着一条黄河,但日常生活中竟然也摩擦不断。几次冲突后,猫将军有些不耐烦了,点齐兵马,准备几日内搞一场突袭,要是顺利的话说不定还能拿下对面营寨。

结果第二天一早,猫将军就收到了对方来信,巧合的是,那边竟然是自己曾经的手下败将,对方先是称赞了一番猫将军英勇神武,接着又表示是自己御下不严,导致双方冲突,愿意避退十里,换取双方和平相处。

所谓伸手不打笑面人,待对方真的避退十里后,猫将军只好遣散士卒,放弃了攻击。几日后,双方阵营矛盾爆发,正式开战,准备出兵前,猫将军再次收到对方将领的书信,说自己久闻猫将军大名,对其彪炳战绩钦佩异常,心中早有降意,然身为主将,不可轻降,所以定下战书,约战在十里外一处自己较为熟悉的战场,希望猫将军到时候能够不吝赐教。

“我知道了!这一定是个陷阱!”白灵突然兴奋开口,“他们的人早就埋伏在了那里,就等你去!”

“这是陷阱不假。只是……”猫将军想了一下,道,“在这陷阱之中,还有更深一层的陷阱。”

四、

当时的猫将军虽然有些骄傲,却也并不十分盲目。在收到战书后,他先是亲自去到那个地方仔细查看了一番,确认无误后,才回信应允。

将领构不成威胁,战场也没有问题,这中间,猫将军唯一忽略的问题就是,对方为什么会选择在那个地方约战。

说到这里,猫将军忽然停下,接着饶有兴趣地开口问道,“说起来,你们知不知道,所谓的边陲重镇是什么意思?”

我与白灵对视一眼,同时茫然地摇头。

猫将军笑了一下,道,“意思就是说,一旦打起来,所有人都会想要优先除掉你。”

“所以……”

“没错。”猫将军点头,“在当时,我要面对的敌人并不止一个。”

实际上,那是一场将整个西北地区都牵扯进来的大会战,当时的猫将军已经有足够的战事经验与军事嗅觉,只是敌人的一步步示弱,让他没有太过将那场约战放在心上。

约战当日,他兵分三路,中军由自己统率,与敌军会战;左军前往袭击敌军营寨;右军固守大本营。这本是极为合理的战术,但太过大意的他没有注意到整个战局的动向,忽略了其他敌军的位置,导致最后除了正面战场胜利以外,左右二军遭遇围攻,全军覆没。

“战败后,蚩尤将我一顿臭骂,扔到了这个地方反省。结果没过两年,就传来他逐鹿战败的消息。”

一开始的猫将军很不服气,觉得自己只是大意而已,完全没有必要受这么重的处罚,甚至还觉得如果自己重投战场,定能大有作为。可是他没法违抗蚩尤的命令,只能在这个地方苦苦等待,而那个鏖战不止的蚩尤仿佛也忘了他一般,从来也没有提起过招他回来的事。

直到两年后传出蚩尤战败的消息,再加上许多路过的妖怪亲口证实后,猫将军才算是彻底死了心。很多人劝他找个地方隐居,但是猫将军想也不想的拒绝,他说,当初蚩尤说的是,没有他的命令,不得擅自离开。

“可是蚩尤大人已经……”

那些年里,每一个说到这里的妖怪,都再也没办法继续说下去,因为双眸通红的猫将军已经死死扼住了他们的咽喉。

“没有蚩尤大人的命令,我哪也不去。”

恢复平静的猫将军只是闷闷地说了这样一句话。

五、

没法再上战场的猫将军终于平静了下来,他就居住在那座不大不小的城市,安静的回忆着自己的半生戎马。

有趣的是,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发现,当年自己的每一次看似建立在绝对实力之上的胜利,都存在着些许运气和破绽,以自己当年那骄纵的心性,即使不败在那一战,也一定会再摔一个大跟头。

蚩尤将他扔到这里,未尝不是一种磨砺与保护。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即使事实就摆在面前,被人无数次指出,但是不懂就是不懂。”

猫将军的语气有些伤感,我与白灵都不知该如何接话,只好与他一同沉默着。

“后来,我就一直留在了这里。”

想通事情原委的猫将军一直没有走,因为他始终不相信那个男人会就这么死去,若是自己一直留在这里,那么某一天,当他再度需要自己的时候,至少在这里一定能够找到自己。

“更何况……”猫将军的眼神渐渐凌厉了起来,“当我终于认清自己的能力后,反而觉得这里才是最适合我的地方。”

“怎么讲?”我好奇着开口问道。

这里地方不大不小,却也居住着十数万人口。数百年来,猫将军就一直住在这里,观察人生百态,为蚩尤写下了那本长长的《治国十策》。同时,胸膛里那股惩恶扬善的本能,也促使他时常会暗中行善,久而久之,关于一个银甲猫神的传说渐渐在人们的口中流传开来,甚至有许多人自发的为他建庙里像,香火不绝。

几乎每天,都会有人来他这里烧香拜像,卜卦吉凶。

“蚩尤大人说得对,每个人都应该看清自己的能力,都应该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在这个太平盛世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这一城平安。”

“卜卦?”白灵有些好奇,“你还会这个?”

猫将军摇了摇头,“蚩尤大人没教过我这个。他说男人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双拳打回来的,占卜小道,不学也罢。”

“那平日里的吉凶,你是怎么断定的?”

猫将军楞了一下,随即答道,“我能做到的,便是大吉,我做不到的,便是寻心尽力。”

“那凶呢?”白灵追问。

“夫天地之道,有阴必有阳,有善必有恶,但是在我这里……”猫将军顿了顿,说道,“有吉无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那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下午,我躺在摇椅上呵欠连天,懒洋洋地读着故事,白灵趴在我的身上,小小的身体微微起伏,似乎已...
    风兮兮__阅读 60评论 3 2
  • 1.蚩尤是什么样的人? 2.蚩尤崛起的过程与少昊氏的关系? 3.为什么炎帝和黄帝会联手攻打蚩尤? 4.蚩尤对中国史...
    王威阅读 438评论 0 0
  • 一、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说不清是夕阳还是黄昏,一缕金黄色的光芒穿透浓厚地云层打下,成为天地之间唯一的光亮。...
    风兮兮__阅读 82评论 2 4
  • 想了很久,坚持了几次,一直想写点东西,并且坚持写下去,但是坚持了两次还是没有坚持到最后,想了想没有坚持的原因,可能...
    独慎阅读 15评论 0 0
  • 辞职
    b25c60b90385阅读 2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