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留在这片土地---记第一次三下乡

96
逃之何夭夭
2017.08.28 18:03* 字数 3493

我喜欢坐火车,喜欢抱着半边西瓜坐几个小时的火车。喜欢看火车上的熙熙攘攘,人来人往,那种感觉,一切仿佛与你有关,又仿佛擦身以后,永不再会。可是这次坐火车的经历,我暂且给它取一个名字,叫做“第一次远行”。就像两个陌生人见面,它说:“我是‘第一次远行’。”我欣喜地说:“你好哇,我是高彩霞,很高兴遇见你。”于是,我带着如孩童般的新鲜感,开始了我人生中第一次远行,第一次三下乡。

我们换了两趟火车,一列大巴。汽车一个转弯,一个刹车,我们到达了我们此行的终点站-武邑镇中学,一所位于国家级贫困县的县一等中学,一所承载着数千家庭的希望与未来的普通中学。热烈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我们每个人的脸上,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瞥了一下车内温度计,正好40摄氏度。车窗外都是三层楼的红墙小楼,红色的跑道,绿色的操场,分外清新,给我留下了极好的印象。天空很蓝,风儿很轻,差点让我以为这就是这里的一切。

日子就像节日里的彩色气球,总会有那么一段时光,一群人,一句话,让它变得丰盈圆滑。在武邑镇中学的这些日子,我遇到了这样一群可爱的孩子,正是他们,让我在平淡的日子里品味甘甜。我们的日程表上有一整天都是外出活动,学校安排的行程很充实并且趣味横生,参观的是当地有名的年画博物馆和音乐小镇。出于对学生的安全问题考虑,我们决定让每个队员带4个小孩子。出发前的晚上,我们每个“小老师”满怀着紧张与期待见到了自己要负责的四个孩子。刚刚见面,有羞涩,有隔阂,有不安,作为“小老师”的我首先打破了沉默,开始了自我介绍,然后我让每个孩子也进行了自我介绍,气氛慢慢就活跃起来了,我们开始谈一些学习和生活上的趣事,我了解到原来他们晚上都是开着门睡觉的,因为天气实在太热了,环境之艰苦,可是他们依然能对生活报以微笑,这更加激励我们要倾尽全力给他们带去更好的教育与服务,才不枉他们如此信任我们。说实话,我的记忆力也是极差的,如果说金鱼的记忆有七秒钟,那我想我应该是可以和它相媲美的。所以说要我记住四个人的名字,无疑是极具挑战性的。所以我用手机偷偷记了一个备忘录,记下了四个孩子的名字,我会在晚上睡觉前再看一遍,然后牢牢记在心里,想象着自己第二天准确无误地叫出他们每个人的名字,跟他们道一声早安,就觉得一份温暖涌上心头,如果我那个晚上做梦了,一定也是一个荡漾着糖果般甜蜜的梦。到现在我仍然没有删掉那个备忘录,望着那一个个名字,有种想工工整整誊写一遍的冲动,想起台湾诗人纪弦的一首诗:写你的名字,画你的名字,而梦见的,是你发光的名字。一撇一拉是你的名字,一点一滴是我对你们的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再见到你们是在外出那天的大巴上,你们早早就已经在车上了,而作为老师的我们,结果还匆匆来迟,真心觉得内心羞愧。你们欢呼雀跃,恍惚间我似乎看到了小时候出去秋游的我,满心欢喜,装满了一满袋的零食,紧紧抓住最好的玩伴。我选了你们前面的一个座位,帮你们把书包放好,便坐了下来。突然你们拍了拍我的椅子,满脸期待和笑容地跟我说:“老师,你给我们唱首歌吧!”我本能地想要拒绝,因为当时整辆车上,没有人大声说话,大家似乎都还是一副睡意惺忪的样子。可是面对着孩子们眼中跳跃着的欣喜和期待,真心不忍拒绝,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竟然特别开心地说:“好呀,那你们想听什么呀?”现在我特别想感谢一下当时勇敢的自己,如果我当时拒绝了,我恐怕会后悔一辈子,因为我最气恼的就是懦弱的自己,最害怕看见的,就是孩子们失望的神情。这次我终于勇敢地做了一回自己,看着孩子们眼中一直跳动着的欣悦,觉得那是一盏蜡烛,我怎忍心不去好好保护它,而去扑灭它呢?

后来我给孩子们唱了一首《同手同脚》,因为聊天中发现他们家里都有一个哥哥姐姐或者弟弟妹妹,我说我家里也有一个姐姐,我们互相分享了那些成长中的趣事,我小时候和我姐姐就是打着架长大的,动不动就动家伙的那种。有一个女孩子说她和她姐姐也是这样,还有一次她姐姐直接把她关在了门外,她反而不恼,出去买了一支冰棍去哄姐姐,弄得她姐姐哭笑不得。还有一个女孩子说她哥哥对她超好,从小让着她什么好吃的都留给她,我注意到她在说这些时脸上洋溢着幸福与骄傲,看着她,仿佛自己都要沉醉在这满溢的幸福中了。我跟孩子们说:“这一生,能有一个人陪你一起长大,分享成长中的酸甜苦辣,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希望大家好好珍惜。”孩子们用坚定的眼神回应了我,他们懂事地点点头,我们内心,某种东西仿佛得到了共鸣。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下了车,我们先去了武强年画博物馆,这也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触年画,中国丰富多彩的传统文化深深震撼了我。不仅有威武正气地各类门神,俏皮可爱的中国福娃,活灵活现的十二生肖,还有大跃进时期的人民公社,建国初期的社会发展图,将重大历史事件浓缩成一幅幅方寸大小的年画,记录下了一代人刻骨铭心的记忆。四个孩子兴趣盎然,尽情吮吸着博大精深的中国传统文化,她们一步不离地跟着讲解员姐姐,聚精会神地聆听着,似乎怕自己稍不留心就错过了什么精彩的地方。对于一个南方人来说,这一切无疑打开了我新世界的大门。有一个孩子看我迷迷糊糊不懂的样子,专门跑过来跟我说:“我奶奶家就是这种风格的,他们家在乡下。”“那你奶奶家也有炕吗?”“嗯嗯。”“炕下面也有柴火吗?”“嗯嗯,冬天的时候可以保暖。”“好神奇呀,我还只在电视上看过,那有机会我能去你奶奶家参观吗?”“好呀好呀。”她的话就像一股暖流,我是一个极容易感动的人,每次看一部电影都哭得稀里哗啦的,让别人不知所措。就像现在,一个人在离家数千里的北方,这样一张单纯的笑脸,一句善意的邀请,也足以让我心怀感恩之情而往之。

还有一个特别小巧的女孩子,短短的头发,笑起来有深深的酒窝,唱歌特别好听,就像清晨树林中的小百灵鸟,清澈的声音可以穿透晨曦的薄雾,唤醒沉睡的生灵。我也喜欢唱歌,虽然我唱歌不太好听。我们合唱的第一首歌是周杰伦的《稻香》,“对这个世界如果你有太多的抱怨,跌倒了就不敢继续往前走…”一首歌,也唱出了我对他们的祝福,真心希望他们在未来的路上能勇往直前,不畏风雨,做自己的英雄。最后快要分别的时候,她突然拉住我,“老师老师,这次你不要唱,我要给你唱一首歌。”她大概都猜到我可能会跟着唱,所以像叮嘱小孩子一样语重心长地“告诫”我,我也特别听话地点了点头,这种心照不宣的小默契,让我从心里产生了一种小孩子的骄傲感。“想把我唱给你听,趁现在年少如花…”我是知道这首歌的,差一点就要跟着她一起唱出来了,但是想到我们之间的小约定,我安静地听着,不敢去打扰这种静谧的氛围。你是一首青春的歌,用单纯无邪的岁月谱写,词是云朵飘过湛蓝的天空,曲是轻风拂过绿草,我们没有说话,整个世界仿佛安静的只有你的歌声,一切都很美好。

三下乡的尾巴上,我意外地收到了你们的“明信片”。一开始听孩子们说要给我送明信片时,我以为就是那种在外面商店里买的那种,正面是一张精美的图片,有时图片下面配一两句文艺得不行的话,然后反面写上自己想说的话的那种。有天晚上开完例会回来,在桌子上看到了孩子们的“明信片”,一张普通的纸,上面画了我的漫画像,高高瘦瘦,穿着我常穿的那件衣服,我在心里暗暗惭愧:我哪有这么好看呀?其余的地方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想对我说的话,有感谢,有祝福,那一瞬间,我的心似乎掉进了天鹅绒里,柔软的不能再柔软。因为这些孩子,我恍惚之间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亲手给妈妈做母亲节贺卡的年纪,就连一个粉色的小蝴蝶结,也是自己一下一下折出来粘上去的呀!后来在成人的河流里漂流了太久,都快忘了原来自己的手上也可以飞出蝴蝶,溢出糖果,阳光灿烂。去年有部电影让我泪流满面,电影中有句话这样说:“有时候,一个人只要好好活着,就足以拯救某个人。”是这些孩子,当我在成人的河流中快要喘不过来气时,把我拉出水面获得暂时的轻松与欢悦,谈不上拯救,也算是一种净化。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南方姑娘 你是否习惯北方的秋凉,南方姑娘 你是否喜欢北方人的直爽。”没有来得及赶上北方的秋凉,却和热情的酷暑撞了一个满怀。北方人的豪迈直爽也是这段时间给我最深刻的记忆,食堂阿姨总是会边给我们递过大碗的汤和馅饼边大方地跟我们说:“先吃着,不够再过来拿!”到最后撑的我们连从食堂走回宿舍都觉得艰难;人与人之间最多的称呼就是大哥大姐,有一次接到一个电话,我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年龄多大,但是她一句“大姐”真的让我倍感亲切;还有做调研时孩子们对我们调研问题的坦诚回答,这便是民风,不管男女老少,嵌进骨子里的一种东西。

我喜欢衡水,喜欢这所学校,喜欢这里的孩子们。如果可以,我更想留在这片土地。湘情冀亿,流动的湘水情,灌溉着我们在衡水的岁月,我相信这段记忆会日久弥香,装订成相册留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

图片发自简书App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