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婚礼时晚点去也没关系

                                                      一

“你们这年头,找个姑娘很容易的。”王哥边说边剪。

小六右耳听着咔嚓咔嚓的剪刀声,左耳有只苍蝇在嗡嗡地飞着。

如果镜头从最微观的灰尘慢慢放大,经过刚才那只乱飞的苍蝇,又经过王哥沾满头发茬的双手最后定格在小六的后脑勺上,配上王哥浓郁的东北口音开场白,一定会是一部粗粝黑色的喜剧电影,小六这么想着。

“什么X信啊,X陌啊,X探啊。什么软件不能认识个丫头,哪像我们那时候。”王哥说的时候,神情有些惋惜。

“啊啊,我不怎么会聊天,所以不太爱用那些东西。”小六刚刚从自己的电影设想里回过神来,跟王哥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

“那玩意有啥会不会的,就忽悠被,我要是像你们这么大,对象早搞了七八十了。”电推子嗡嗡地响着,贴在头皮上有些发烫。

其实王哥这话倒是有些可信度,在小六儿时,王哥就在小六家开了间理发店,那时不像现在,满大街的潮人发型,男人大多平头,女人大多5号头,王哥在那时则超前地将头发染成金色,扎了个发髻,一看就是风流的主,手艺在本地也是同样出了名的好,店里都是当时人们没见过的先进设备,去王哥那里剪头发的都是小六家附近有头有脸的社会人物。那时的小六很想去王哥的店里剪一次头,因为店里有个洗头的小姐姐很好看,可是家里给的钱只够去路边找那些给老头剪头的阿姨们。

过了几年王哥不知为什么不干了,留下老板娘一个人在家。过了小六才知道,原来是王哥背着老婆在外边找了七八个女人,有的是图钱,有的是图人,他老婆跟他闹翻,又不肯离婚,王哥就把店铺留给了他老婆,拿着钱去了北京,结果被骗的身无分文,没了王哥的理发店则迅速淹没在蓬勃发展的美容美发浪潮中,等王哥再回来时,只有一堆过时的机器和一家光景惨淡的门店。

小六这时已经长大,终于可以体验下王哥的手艺,只可惜王哥已经雇不起长的好看的洗头小姐姐。

“王哥,能不能再把我头发两侧剪短一些。”小六对着说道。

“你的发质硬,再剪就该出壳了。除非做个软化。”王哥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撩了几下小六的头发,似乎是在证明,只可惜高度近视的小六摘了眼镜后看不到镜中的自己。

“嗯,那就这样吧。”小六说着,心里想着从小到大,自己的头发被不同的理发师描述着,发质时软时硬,走向时左时右,发丝时密时疏,解决的方法都是做点什么。

王哥见小六没有说话,自知自家的韩国千禧年离子烫设备排不上用场,用手挠了挠已经长出些许白发的黑色小平头,不再说话,拿着水瓶在小六头上喷了喷。

水雾落在脖子清清亮亮,两人陷入了沉默,小六为了避免尴尬,闭上了眼睛,假装要困得睡着。

“明天Y的婚礼上应该可以见到可佳吧。”小六心里想着,为了明天,小六特意准备换个发型。

“明天是穿牛仔裤,牛津衬衫然后打领带好还是小白鞋配卡其裤好。”小六把自己有的衣服全都过了一遍,盘算着什么搭配能让自己更帅一些。

“如果打领带的话,被别人开玩笑说是抢新娘就很尴尬,可是明明打领带那一套更帅。”小六犹豫着。

“好了,完事了。”王哥说道。

小六带上眼镜,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虽然跟自己所说的可以梳背头的发型相去甚远,但好歹和之前正常的发型没差多少,这就令小六已经满意。王哥虽然不再时髦,但毕竟是老师傅,当你和他描述发型时,他虽然听不懂,但是他知道不要加入自己的想法,这他妈就很难能可贵。

“还是别打领带了。”小六心里想着。

                                              二

Y的婚礼据说在十点半开始,小六九点半就到了场,心想着可佳是伴娘,所以一定会坐在里舞台近的位置,有事可以照应Y,所以急忙早点过去,想占个位置,可没想到去的太早了,跟自己一桌的只有一个在低头玩着手机的胖丫头,其他都是Y的远方大爷大妈,这令小六有些尴尬,突然间因昨天失眠导致的困意袭来,让小六有些想睡觉,可一想在人家的婚礼上趴桌子睡觉毕竟不像是礼貌的事情,于是小六只好拿出自己没有游戏的手机,假装玩着,一遍一遍地刷着朋友圈。

Y布置新房的视频和自己段子连在了一起,今天最近的消息是小六的学妹感慨着人心叵测,然后配上自己的美颜相片,二十多小姑娘的人心是真的难猜,小六心想。

朋友圈是个好东西,互不相识的人们发着状态,以自己为纽带,陈列在手机的屏幕上,有人高兴有人难过,大家的状态紧挨着,可是感情却互不相通。

一阵鞭炮声,Y作为今天最美的新娘终于进场,可是小六只是感觉新娘后面穿着伴娘装的可佳也很好看,突然一阵期待。

随着主持人的开场词,婚礼正式开始,小六津津有味地看着节目,其实心里更想要是可佳结束后可以坐在自己身边,毕竟和可佳不在一个城市,已经好久不见。

随着主持人宣布,婚礼终于结束,服务员们开始端上菜肴,小六眼里紧跟着可佳的身影,看着可佳过来,小六一下就很激动。

“诶,你这么在这里?我刚才都没看到你。“可佳脱下了伴娘装,可是脸上的妆还没卸,脸上还有一点腮红。

“啊,我来早了,在这里等了好久。”小六说着。

“怎么不跟着去看新房?”可佳问道。

“有点不好意思。”小六说道。

“饿死我了。一直没吃东西。”可佳说着,笑了笑,不再跟小六说话,低头开始吃菜。

“其实要是咱们俩在一起的话,应该比Y快吧?”小六心里想着这句话,明明为了今天,已经提前对着镜子练了一万次,结果小六却突然不知道现在该用什么语气。

可佳没有抬头,手里的筷子一小块一小块夹着四喜丸子。

小六深吸一口气,正要开口,却看到了Y和新郎过来敬酒。

“嗨呀,小六我才看见你,原来和可佳坐在一起了。”Y说着。

“嗯。赶巧。”小六说道。

“今天我婚礼,感谢大家捧场,来一杯。”Y说道。

众人举杯喝下。

“哈哈,可佳不好意思,结在你前面,不能给你当伴娘了。”Y说道。

“怎么,可佳也订婚了么?”小六的微笑的脸有些僵硬。

“嗨呀,原来你还没告诉小六,那怪我了,不行,我得给下一桌敬酒去咯。”Y说着,半醉半醒的走开。

“嗯,年纪大了,家里着急,介绍个合适的就订婚了。”可佳说着,眼睛看着别处。

“这么久没联系,我都不知道这事。”小六说着,心想着可佳的朋友圈明明一直没有恋爱的状态。

“啊,今年订不到地方了,得等到明年,所以没通知你们。”可佳有些不好意思。

“到时候吱声啊。”小六笑笑。

“肯定。”可佳笑笑。

“其实我一直不知道,婚礼结束后新郎新娘干嘛。”小六抽了只喜烟。

“我也不知道,可能数礼份子钱吧。”可佳半开玩笑地说。

“等你结婚的时候,可以告诉我。”小六说道。

“好啊。”可佳回答。

“说起来,我也有点饿了呢。”小六说着,夹了一只大虾。

“扒虾吧,我最拿手。”小六说着,手指却被虾头刺破。

“Y在叫我,我过去了啊。”可佳说道。

“嗯,你去忙吧,也祝你和Y一样幸福美满咯。”小六一边扒着虾,一边说道。

“嗨呀,想起礼份子钱就想哭呢。”小六看着可佳的背影,舔了舔出血的手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