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要随意

早上八点,闹钟响起,我立马起身洗漱,准备出门跑步,罕见的一分钟赖床都没有。下午要去一个重要的场合,化妆前运动一小时是我觉得最好的“妆前乳”。

跑完步洗好澡,预约的化妆师正好到了。一边叮嘱她不要太浓,一边和摄影师确认碰面时间,下午三点要和男朋友去领证,对我来说是生命中非常特别的一天,所以我想有最好的状态,并且全程记录下来。

妆发完毕,我换上了一条喜欢的裙子和一双完全不适合走路的鞋子,这个日子,只要美就好。

下午顺利完成了领证,看着结婚证上被P得漂亮得不像自己的结婚照,心满意足。晚餐定在我们第一次约会的餐厅,既是原点又是新起点,微醺地透过香槟杯看着他,以及他背后的外滩美景,一切刚刚好。

以上场景,是我对自己结婚领证那天的设想,在想象中,我裙子的颜色和样式已经换了无数次,餐厅的选择也变了好多个。

然而一切设想都只停留在了想象中,现实中那天的故事是这样的:

早上八点,我挤在去公司的地铁上,在苏州出差的男朋友发来信息讨论事情,结束时,他突然说了一句:今天去领证吧。说突然也不突然,他最近总是有意无意地提起这件事,但我总感觉自己没有准备好,并且严令禁止他搞突然当众求婚那一招,担心自己会Say No……

也许是地铁空气不好一时脑袋短路,也许是所谓的缘分时刻到了,我猛然起了作弄他的心,回复他:好的,下午民政局见。

中午时候接到他电话,说:我回上海了,现在去拿户口,下午三点民政局见,你的证件带了吗?

为了办签证,正好我所有证件也在身边,于是继续逗他:下午两点我有一个品牌会议,如果结束了民政局还没关门,我们就领证吧。

下午三点,还在会议中的我收到了他的微信:我已经在民政局了。突然,我觉得冥冥之中也许就是今天了。

三点半会议结束,我拿上证件就冲出了办公室,坐在出租车上时,我都还不知道是否来得及。三点五十五,赶在民政局停止业务前五分钟到了。十分钟拍照、填表、领证,拿着结婚证,一脸懵的两个人拥抱了下,又各自回去上班了。

我没能按设想那样拥有充分准备的一天,因为我一直没有等来一个为结婚做好准备的自己。我没有准备好为一个人改变自己的人生节奏,没有准备好为一个家庭付出大部分的时间,更没有准备好从恋爱过渡到过日子的阶段。

但另一方面,我心里又明白终究是要与这个也许有点笨拙,但毫无保留地守护了我很多年的永远充满少年气的他进入婚姻的。

在这种矛盾的冲突下,领证那天变成了与我精心设想完全相反的匆忙随意。不过,不仅结婚那天出乎意料,婚姻这件事也挺出乎我意料的。

转眼结婚已经半年,婚后的生活意外地比我想象的更有意思更有盼头。我仍然很自由,按照自己喜欢的节奏生活,我仍然保留着一些小秘密,他也从来不追问,除此之外,有了他的全力支持,我终于敢辞职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业。

有时候细细想想,世上有一个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人那么爱自己,会觉得不可思议,也会对这个世界多生出一份感恩之心,以更大的善意和耐心对待尘世间的种种烦恼。

领证后,我常告诉他现在才是真正恋爱的开始,以前大家都还有很多选择,不满意对方可以换,但从现在开始的以后我们都只能和对方恋爱了,所以要更投入和用心。他总是用不大相信的眼神看着我,怀疑我一如往常地忽悠他,但也悄悄地越做越好。

我也渐渐明白了为什么以前对领证那么看重又对进入婚姻那么不确定,因为我曾把结婚这个形式看得太重了,误把婚姻当作一个静态的事情,以为领了证就要自动成为一个合格的妻子和母亲,但事实恰恰相反,婚姻是一个动态的过程,结婚的形式并不重要,怎么样去经营这段婚姻,怎么样在婚姻中对两性关系不降低要求才是重要的,才是需要我们认真琢磨的。

婚姻对我来说神圣吗?是,又不是。

当我和对方都在爱中时,那婚姻就像是献给这份爱的敬礼,当然神圣,我愿意为了这份神圣去尝试很多新的改变;可是,婚姻无法保证爱的鲜活,所以婚姻中需要我们付出比恋爱更多的心思去留存我们的爱情,如若有一天爱情消失了,那婚姻就是枷锁,不再神圣,需要移除。

是爱情让婚姻变得神圣,并不是婚姻本身神圣。

我从不认为每个人从婚姻中想要的东西是一样的,比如我自己,即使现在,也不把永恒当作婚姻追求的目标。在我看来,婚姻不是考试,不需要以结果导向来评判,没拿到100分就认定为失败;婚姻应该更像游乐园,也许不是每个人都适合游乐园,不是每个人都能在游乐园玩得开心,但选择了去游乐园,还是要抱着寻找乐趣的目的。

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思考清楚自己在婚姻中想要的东西,坚定不移地追求它,当然这些东西不应该仅仅是物质层面的,在现代社会,如果女性还试图用婚姻来换取纯粹物质层面的东西,那真的是浪费了这个大好的时代,蹉跎了自己的一生。

人生真正的遗憾不是你最终没能得到想要的东西,而是经历太多悲欢离合后,你说服了自己,什么都不想要,不在乎了。对待婚姻中的爱情,我们更应该高要求,带着怀疑、不满和偶尔的愤怒去相处,也许在过招中一不小心就过完了一生。

不过,虽然领证这天如此随意,婚礼我可不会放过他,要把所有公主心的梦想都实现。当我告诉他我的计划时,他温柔地看着我说:都好,你喜欢就行。刹那间,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毫无防备地被狠狠击中,默默感叹一生能被一个人这样爱着,真的是极其幸运了。

我坚定地相信,这种幸运于个体而言是难得的,所以我们遇见了一定要好好珍惜,但这种幸运于人的一生是必然的,所以我们还没遇见之前一定要耐心等待,全心相信。

我也暗暗下决心,对于这种宠爱和自由,我会慎用它,尽最大可能的珍惜我们的婚姻,直至永远。

结婚要随意,因为,爱和婚姻要很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