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你妈的婚啊

嗨,可以抱一下我吗?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要受不了了~

我毕业了

只是~没有一张毕业照!

我还是很没用,他们一吵架我还是会哭,我以为我早就习惯了,但情绪很难不被卷进去。我曾经一次次发誓这辈子都不要再管他们两人的事了,可他们坐在一起恶狠狠扯着嗓门指着对方谩骂的场景,还是一次次让我愤怒、痛苦、绝望。

我看着他们两个五十左右的人,怎么可以这么恨一个人呢?这么恨干嘛还要一起生活?有几个瞬间我哭着哭着就笑出来,我为他们感到悲哀。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每天都在过这种日子。

我从来没有感受过正常家庭的的那种关爱。在我家,爸妈的沟通方式是靠吼的。她们俩压根就不能待在一起从我懂事起,我妈就跟我诉苦她前半生的各种遭遇,每天,每天都在说。

她逢人就诉苦,家丑一定要外扬,说我爸各种无能软弱,想博得所有人的同情。她把自己失败的人生全部归咎在我爸的无能上。说多了就会有夸张的成分。

她干了女人该干活,也干了男人该干的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她三百六十天都在干活,从我记事起,她就吃着各种瓶瓶罐罐的药水药片药丸,把我和我弟看成了她的天。

这大半辈子只对两件事着迷,一是赚钱,二就是烧香拜佛。没日没夜的争吵,身体被病痛折磨。没有归家的丈夫,没有可以倾诉的朋友,只有和跟她要吃要喝的孩子。她没有出路,也没有希望。她把希望寄托在了佛祖身上。佛祖叫她顺从,她就认命了。

我爸~我不知道怎么说,也不想说, 他总说他的苦,大意就是没人理解他,你说他的不是的时候,他会有一种~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就是好像一家人都不理解他,他很委屈,很……像是你伤害了他,所以你要考虑他的~还有很多我不知道该怎样去说~

但,其实真的挺累的,生而为人我想说谁TMD的容易过!

他们常跟我说:“我是为了你们好才不离婚的!”这句话我听了二十多年了,说完后,他们总是皱着眉头,跟我诉苦抱怨。越长大,我越觉得这句话可笑。

以爱孩子之名,一直过着苟且讲究的人生。我想他们大概永远不会明白,他们不离婚才是对我最大的伤害。我所有扭曲的三观、怪异的性格,都是在他们几十年的互相谩骂中形成的。

每次他们吵架,我都想去死。我不知道该帮谁,我也不想伤害谁。怎么办,怎样才能让他们停下来?那我伤害我自己,我甚至想过拿把刀把自己砍了,不知道会不会消停会儿。这种想法出现在他们每一次的大吵。

所以到现在,我不相信什么爱情、它就像鬼一样,听过的人多见过的人少,更不相信什么狗屁婚姻、孩子更是一种可怕的生物,所以我在外人面前低声下气,装个好说话的老好人。永远把自己藏在人群的后面,收起所有的悲欢,然后藏好。

不要说为了孩子好,比起你们这样无休止的战役,我更想看你们各自过活,求个清净,但,可笑的是现在事情没那么简单,因为他们说现在的“我们俩”要面临人生的另一个所谓“阶段”,他们都说离婚了对我们不好,呵呵……我早就无所谓了,反正都是破烂的人生!

但,对啊,我弟他不一样,他有他喜欢也喜欢她的女朋友,他比我要懂事的多的多,他本不应该承担这些的,怪只怪~

我想跑,跑的得很远很远的那种,把老家的争吵声远远甩在身后的那种。但我知道这永远都不可能。

我不知道怎么来评价他们。他们把我养大、供我读书,在我们村子里已经很难得了。有时候常常看着他们发呆,是什么时候,已经老成了这个样子了。吵着吵着就老了,又能怎样呢?

我今年毕业,我弟也毕业,我以为以后的日子就会好点,但~我忘了并不是所有的我以为就我以为,还是太傻太天真,因为总有人作,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那种作~

所以,如果说真的话,我恨他们~

李宗盛在《问》里面写:

如果女人总是等到夜深

无悔付出青春

他就会对你真

只是女人容易一往情深

总是为情所困

终于越陷越深

可是女人爱是她的灵魂

她可以奉献一生

为她所爱的人

……

听的让人难受的想哭,在哪看过一句话,它说:我们绝大多数人,这一生都不会遇到爱情,是绝大多数人。

其实很多女生是没有爱情的,谁对她好,她就跟谁走……这不是俗,相反我一直觉得这样其实真的挺可怜的。

也曾真的挺纯粹的喜欢过一个人,但~。也被一些人喜欢过,但其实我知道他们并不是真的爱我,或许我也不曾真的爱过他~

“你相信爱情吗?”

“信,只是不相信会发生在我身上”

昨天中午我回到学校,我已经三天没刷牙,两天一夜没睡觉,一天没洗脸了,我把头发扎成马尾、敷面膜、涂bb、画眉毛、涂口红、带夸张的耳环~我去领毕业证、去填资料、去和老师吃饭、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像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一样!

这样是不是显的酷了一点??但,其实我不想要酷,我想要狠!!!

做个俗人,贪财、好色,一身轻松!!

还有真的真的真的真的谢谢大学这四年认识的她们,矫情一点如果要说一件大学四年最庆幸的一件事那就是认识了她们,谢谢谢谢~嗯……不知道怎么说~那就~谢谢吧!!有时候也在纳闷,性格怪异但却真的有那么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