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春(结局)

1950年,爷爷随军奔赴朝鲜战场,临走前,他将孩子安置在村里,一对银镯再次天各一方。战事胶着,血染厚土。人命在战火前是那么脆弱,每天都有人死去,却又是那么执着,前赴后继,寸土不让。在一次反攻战中,他左胸被子弹打穿。在医疗条件极端恶劣的环境下,这几乎是宣告死亡。他却奇迹般的挺过来。昏迷的那段日子,他一直看着一个纤瘦的身影在唱玉堂春,面目模糊,声音缥缈,他却清楚的知道,她在说,活下去。

1957年,他带着功勋踏上归程。他着急地回村寻找唯一的那个没有血缘的亲人,他忐忑着当年的孩子已经长成少年,他要如何做一个父亲。命运再次让他走投无路。当年他左胸受伤,情况危急,所有人都不抱希望,甚至已将他列入牺牲名单。消息传回国内,那孩子次日便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或许是去流浪,或许是去寻找。唯一确定的,是孩子带走了另一只银镯。

此时,已月上中天。一春静静抚摸腕上银镯,埋头不语。爷爷直起身子,轻轻抚过一春头顶:

一春,我那时退伍回家,一边打工一边寻人。当时人已经无喜无悲,只觉得不寻人,也没什么可做了,只是怕她在下面见到我时问我,怎么只有一只镯子。又过了8年,我收到一封战友从云南辗转寄来的信,说有一个小女娃拿着另一只镯子。

我去的时候,你已经在孤儿院了,我确实不符合收养的条件,凭着这对镯子才能将你带回身边。你父亲不知怎么在63年左右流浪到了云南,在一个村庄落了脚,还有了你。当地人说你母亲在生你的时候难产去世,只有你父亲一人抚养你,只是他少年时受过太多苦,一场大病就……

他临去的时候把那只银镯子传给你。我的战友在孤儿院慰问的时候刚好看见了你,和你的银镯,那时候你太小,镯子还带着脚上。

一春,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像看到一颗嫩嫩的春草。我这一生,除了找人就是打仗,从未有一天感到安宁。直到我抱着你,手里拿着这对镯子,我才知道,活着,原来是这个意思。

一春的眼泪一滴滴落在手心。

爷爷说,你摸摸看,这两只镯子的尾巴各刻了一个字,是你奶奶和他师兄的名字。一个是春,一个是生。

一春,世道艰难,活着不易。可总有那么一刻,你会觉得一切都是值得。你会知道所有走过的路都是为了回家。

h�L�#����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