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子——《少年》电影观后感

由杨树鹏执导的电影《少年》,讲述了两个相依为命的孤苦少年,利用成年人的贪欲,精心设计了一个复仇计划。

少年苏昂(欧豪饰)与女孩林巧(郭姝彤饰)均是孤儿,从小生活在福利寄宿学校。苏昂屡受恶霸申哥(周一围饰)欺凌,并因申哥的一棍当头重击,导致颅脑损伤,且形成恶性病变,危及生命,来日无多。

女孩林巧的母亲遭生父李志民(郭晓东饰)的强奸而生下林巧。在母亲找到李志明告知实情并索要抚养费时,变态的李志明将林巧的母亲残忍杀害,并将目睹凶杀过程的幼小林巧抓住,与母亲的尸体一起活埋。当李志民看见林巧的小手从土里艰难伸出时,一丝人性的发现,让他改变了主意,将林巧挖出,在大雨倾盆的夜晚弃置于福利学校门口。

同在福利学校的苏昂发现了林巧,并带着林巧到派出所找到了张建宇(张译饰)报案。因林巧太年幼,并遭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表达不清,年轻的张警官便敷衍了事,赶走了两个孩子。

劫后余生的苏昂成为了一名技术高超的黑客,林巧则成为了一名大提琴手。

他们利用自己的技术及智慧以及自己年轻的生命,将李志民、申哥杀死,并将张建宇警官卷入案中,身受重伤。

电影深度刻画了人性的多个角度,但最为触动我的是,成人世界给孩子的心灵种下了丑恶和仇恨的种子后,种子便会发芽、长大,最终不惜用自己花季生命焚烧世界。

电影中的两个少年是极其不幸的,自小没有了父母,自然就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的温情。被恶人欺凌殴打致残,亲眼目睹母亲被人用最残忍的方式杀害,自己被活埋,他们感受到的世界只有恐怖、残暴、冰冷和仇恨。电影艺术是现实生活矛盾的再加工和集中化,但也确实来源于现实,甚或更为离奇。

有这么一个报道,一对夫妇路遇一乞讨的女童,女孩双腿被折断成畸形,只能靠双手行走,舌头被割,不能说话,只能“啊啊”地向路人乞讨。妻子总觉得这个女孩有点似曾相识,走近仔细一看,这对夫妇瞬间崩溃,原来这就是自己失踪数年的女儿。

前不久,黑龙江佳木斯4岁女童茜茜遭到生父及继母的残忍虐待,饿肚子、到寒冷的阳台罚站、拳打脚踢、用开水烫、烟头烫、用数据线勒脖子、用扫把打、把孩子的头疯狂地往墙上撞,直至孩子重伤住进了ICU。

做检查的医生都忍不住落泪了,孩子从头就到脚,从前胸到后背,从外伤到内伤,小小的身体已经找不到一寸完好之处了,有烟头的烫伤,有刀割的伤,有冻疮的伤,鼻梁骨折断,脑部出血,器官衰竭,嘴唇被剪刀剪破,额头中间还缺了一块肉。

类似的惨剧不胜枚举!

想必北京红黄蓝幼儿园、南京爱家幼儿园、上海携程亲子园、河北深州幼儿园、江苏徐州天马幼儿园等虐童事件,已广为人知了吧。

这些成人世界中的恶魔们,用罪恶的双手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田中种下了一粒粒来自地狱的种子。

当然,还有一些成年人,他们是以爱的名义,以冷暴力的方式在伤害着孩子。

前两天端午回家的动车上,一位母亲全程当众呵斥孩子,要求孩子在动车上马上做作业,限制孩子任何行动的自由。坐在后排的我都能感受到孩子压抑的怨气和无声的反抗。

无论有意或无意,当我们成年人在孩子心中种下了结成仇怨的种子,孩子也就会像电影中的少年一样,让成人世界自尝恶果。

同样,如果我们能给孩子们更多的是安全感,是温暖,是爱,孩子们也一定会将这样的种子传递下去。

所幸,后者才是人们撒播的最浩瀚的种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