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周五 晴 376天

      儿子回来紧张兮兮的说:“妈妈!今天课间,我和魏琳悦一起去玩,走到走廊时,魏琳悦看见挂在墙上的一副画很好,就用手动了动,结果,画啪的一声掉了下来,玻璃摔的粉碎。”

    “啊?你们怎么处理的?”

    “我吓得跑了,魏琳悦看见我跑了,也吓的跑了,魏琳悦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我俩一节课都恍恍惚惚的,我想告诉陈祥文,魏琳悦不让。”

    奥!应该主动承认错误,像小时候的列宁,爸爸说不是儿子的错,承认什么错?但遇到这样的事,第一件事逃跑也是正常反应,恐惧在孩子心里占据了主要地位,与品质无关。

    我不赞同孩子去报告老师,虽然不是“共犯”,是目击者,但作为好朋友应该有责任和朋友一起商量解决的方法,而不是率先逃跑。征求同学的意见,让她亲自老师,而不是儿子以告状者的身份出现,这才是朋友。儿子想告诉其他同学,魏琳悦阻止了,这是正确的。我认为尊重并让孩子自己领会落实到自己的行动要比单纯的解决这件事要有意义的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