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蓝月亮3

【连载】蓝月亮
雪漫飞 著

上一章节:
第一章(一)

-----------------------【正文】-----------------------

第一章

(二) 夕下

夕阳仓促地坠落让他兀自产生了一些感慨。啊,时间过得真快呀。这时,他似乎感觉到有一种东西正在他的心里落下去了,消无声息地,就像那个夕阳了,这种感觉该叫失落吧。

想到这儿,他便笑了,我方思良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呢,我不该有这种感觉的!我方思良无论事业还是情感皆如我意,有句话好像是说,“人生得意马蹄急,正是扬鞭策马时”,大概就是说的我吧,我方思良只有抢抓机遇创造机遇,方不辜负大好时光啊。

刚才的那种“失落感”被他浮上来的一丝笑容冲得荡然无存,换而之的愉快在他心里徐徐展开,铺延下去,如路边吹来一阵微风的田野。

愉快的心情使他想到韩雪梅。雪梅是不平凡的,在他们相识的最初他就这们认为。如果把女性比作花朵的话,她就是一支白兰花,但他觉得把她比作树更贴切一些,什么树呢,他想起那种只生长在热带和亚热带海边的椰树,可是,这丫头在北方啊,方思良朝窗外寻觅,恰巧看到一株株小白杨一闪而过,哎,就叫她小白杨吧。想到这儿,他便自顾自地笑了。

他承认自己是爱着雪梅的,自始自终,他想雪梅对他也是。上次相聚,不知为什么,雪梅眼神的背后藏着一丝哀伤,尽管她极力用微笑和谈笑遮掩,但这逃不过他的眼睛。哎!我的小可怜!如果不是父母之命,雪梅早已成为他的妻子,当然,他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拥有自己的公司,凡事儿有得必有失啊!他挂着微笑无可奈何地摇着头,唉,不想这些了,都已经过去了。

这时候,他想起刚才要打的第三个电话,他要打个“Mary”,近阶段新认识的、具有现代风格的、非常“酷”的青春女孩,她叫马丽,正好是英文“Mary”的译音,样子嘛,颇像电视广告上的李玟,常常把头发弄得灌木丛似的直竖着,现在女孩子啊,邪了,非把一头乌黑的头发染成五颜六色,还说,这叫“沐浴七彩阳光”,你说可笑不可笑!还有,非把嘴唇涂成黑色或银灰,可惜,她不会说英文,倒也连缀些“ok”“hello”或像老外一样耸耸肩,可爱得很,真拿她没办法。

Mary告诉他,英语课堂曾让她出尽了洋相和难堪,她听不得穿中山装的英文老师叽叽喳喳地讲课,看不得黑板上一笔划过的歪扭扭的曲线,仿佛一只掉进白石灰的大脚蚊子在黑板上挣扎挣扎。因此,她不得不止一次地在“假洋鬼子”面前,从哑然的全班同学面前,羞羞涩涩地站出来承认白卷是她的,尽管如此,这丫头如今却拿了张复旦大学的毕业证回来,天晓得她究竟学到了什么。

如今啊,只要有钱什么都能办得到,所以说,有钱就有一切!方思良最喜欢Mary讲得龙飞凤舞声情并茂,这让他在这个讲演者面前露出十分欣赏的笑容。不过,Mary还有一手——发嗲,发起来没得治,你得买好多好吃的好玩的哄着她。Mary带给他无尽的笑容、无边的快乐,与她在一起不觉得累,他感觉自己年轻了许多,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不知愁滋味的时代。

Mary生长在十分优越的环境里,从事金融事业的父母培养出一个现代派的女儿,一个与传统与古典无关的女孩儿,与这样的女孩交往绝对没有错,他可以因此得到她父母的帮助,或许可以在资金上……今晚,方思良本想和Mary去玩“帝国反击战”的,幸而没有预约,他得去看看雪梅。雪梅呀雪梅,你怎么啦?唉!他这样想的时候,车来到了幽静的郊外一所公寓楼群前停下来。

方思良朝那排窗口望去。这个楼群里所有的窗都明亮着,惟独他望的那个窗户黑着。雪梅生病了么?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如果是,他会不顾一切留下来照顾雪梅的。想到这儿,他锁好车三步并两步上了楼。

感应灯在他踏上之时闪亮。站在雪梅的门前,当他想举手按门铃的时候,却见门上贴着一张不算大的纸条,在灯的映照下位置显著,方思良仔细辨认,纸条上的小楷非常娟秀,在他看来却异常醒目,在方思良的眼中放大,放大,又如魔爪般地抓住他的心。纸条上是:阿良,我走了,请不要找我。

方思良的心咯噔一下沉了下来,猛然想起昨晚的梦,他呆呆地望着那块纸条……

许久,他开始一步一步往回走,在紧闭的窗下停了下来,往日,艳阳天的时候,雪梅将窗子打开,风吹进来,点缀着小细碎花的天蓝色鹅绒窗帘时而展开裙袂,时而低垂长袖,时而轻歌曼舞,如雪梅窗前临风。如今,天鹅绒神情寂寂地垂默……

忽然,方思良迈开大步急步下楼,来到车前猛然拉开车门一甩,钻进去,坐好,打算启动,发现车门没关,他侧过身关车门,为了关严,他狠劲地关了一下。启动。两束光剑般穿越夜幕。

市中心,华灯初上,夜景已拉开序幕。在方思良的眼中,小城的夜上演的只不过是那重了成千上万遍乱糟糟的繁华和喧嚣,令他烦透了,尤其是今天。已经恼火的他今天不管不顾地开着车,本田一路狂叫,左突右撞,喝醉一般,令路人远远地躲着还惟恐躲不及。

就这样,方思良来到一座通体幽蓝的建筑前,这地方就是“蓝月亮”。

《蓝月亮》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