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挑(一)

这个世界是有规则的。过马路有交通规则,考试有考试规则,课堂上有课堂的规则,天雷勾动地火是规则,虎毒不食子是规则,落架的凤凰不如鸡也是规则……你看,规则无处不在。如果想用篮球规则来说明,三种方法:五对五正赛,三对三斗牛,一对一单挑。  规则制定是为了让这个世界正常运转,而敢于打破它的人必须具有的品质是,伟大的偏见,不拘一格的诡辩,创造性的悖论。于是他们往往能让规则更加接近完美,如果不具备以上能力,那就只有乖乖遵守的份儿。林北岸曾经这么说。  林北岸,身高1.83,体重75kg,司职锋卫摇摆人,D大学篮球社团的社长。众所周知D大学有个叫林北岸的打球最好。当然,他们也会偶尔提起,张南北打第六人位置也还行。  好吧,我就是那个张南北。  我和林北岸从高中开始就是校友。那是2006年的一天晚自习,我逃课去篮球场,一遍遍在篮筐下跳起,试图碰到篮筐。  “篮筐的标准高度是 3米05,你的摸高加上弹跳如果能超出篮筐半个手掌,才有可能扣篮。”远处黑暗中传来的一个声音把我吓了一跳。  “逃出来的?”我压低声音问。  “高二七班。林北岸。交个朋友。”  “张南北,高二二班的。”我说。  “过来玩会?斗牛,五缺一。”  “我不会打球。”我没有撒谎,我确实不会。  “没事儿,跟着学呗。”  一小时后,大家都坐在球场上喘气。林北岸仍旧自顾自在场边运球,突然一阵助跑,刷的把篮球灌进了篮筐。我这才知道他就是大家口中常提起的那个身高不足1米8却能扣篮的唯一人。  “好!”  我循声望去,一个女生站在场边鼓掌。她叫夏玲,林北岸的同学兼哥们。  林北岸接过她递过来的矿泉水边拧盖子边问:“你怎么也逃课了?”  “班主任查自习,问你们去哪了,我说我知道。”  我和林北岸成了莫逆之交,你也可以说是篮球充当了信使,从那开始我便跟着林北岸学打球。不管是午休还是放假,总能在篮球场上看到我们的身影。  其实我那天根本没有想打球,只是有些心烦,偶尔逃课跑到篮球场,试着抓篮筐撒火的。但阴差阳错加入到林北岸他们之后,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正悄悄滋生。无论我的球投得多么烂多么离谱,下一次仍旧会有队友传球过来,一种你不能拒绝的信任。我喜欢漆黑的的夜空和刺眼的路旁灯,我喜欢让自己在闷热的空气中挥汗如雨,我更喜欢打完球之后大家光着上身在篮球场上把碳酸饮料从头浇下,我喜欢在某个场景中做被人瞩目的主角。  高三时的一次午休,我照例和林北岸约在球场见面。他端着小摊上买的盒饭,一屁股坐在篮球上,不慌不忙地喂自己。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停下筷子对还在练习投篮的我说:“咱们打个赌吧?”  “赌什么?”  “赌今年NBA的总冠军。”  “我猜是小牛队。”  “我猜是热火。”  当时我没告诉他,我根本不懂NBA。我连之前有个叫王治郅的中国人在哪个队打过球也不知道。  现在我相信命中注定可不是什么扯淡的东西,在高中时代我遇到了林北岸。我的身高增加了关键的2厘米,弹跳增加了4厘米。虽然,仍然距篮筐一大截。  07年夏天,文化课成绩抱歉的林北岸,填报了D大的体育特招生,被录取了。那正是我填报的大学。更巧的是,开学后,我们还在学校遇到了夏玲。那一年,热火队在0:2落后的情况下4:2惊天逆转,获得了联赛总冠军。我为此输了一顿饭。  上大学后,林北岸自然而然进入了校队,而我,成了校队中唯一一个非体育特招生的球员,打替补位置。D大校队的目标是打入全国大学生联赛32强,但校史上,压根就没有赢过预选赛。  “你想追求未来还是坐在场外?你要突破,你要上篮。”每次和兄弟院校切磋完毕,林北岸总是这样对我说,“只有突破,才能调动对手的防守和阵型,突破之后可以选择分球,这样我们的胜算会更大。”他似乎一腔热血,觉得历史就要从他加入校队后开始改写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大学意味着四件事:挂科,翘课,泡妞,游戏。林北岸总是走在我前面,大学头两年,他已经换了N个女朋友,比windows...
    你是此生最美景阅读 119评论 0 0
  • 2018年1月24日凌晨 林音和陈洱扶着我从“The one”出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三点,街上死一般的寂静,路灯...
    December_LX阅读 722评论 0 1
  • 每天早晨起床我都开始叠被子,这点事也值得写下来。值得,偶尔做一做不算什么,但若能持续,就是一种修行,因为以前我不干...
    凡了阅读 583评论 0 18
  • 第一章 OOP程序员类型:类创建者和客户程序员。类创建者写完整的类并且开放接口给客户程序员,某种程度,接口是一种提...
    SodaSea阅读 130评论 0 0
  • 每一道选择题,有涂卡时的快感,也有后知后觉的慌张。 先是有一个感受,现在高考对于一个人的十八岁来说,重量越来越小了...
    Dharma59阅读 16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