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接龙】千年的雪 4

千年的雪 3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
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七夕接龙《千年的雪》成员:青空花樱爱吃魚的猫季风无忌


目 录 |《千年的雪》目录
上一章 | 千年的雪 3


文 | 季风无忌

01

我是玉帝,也是一个父亲。

天庭斩妖台,五色光芒大放异彩,我看见莫离被那光线缓缓的吸入进去,她的脸上此刻已经没有了痛苦,琵琶骨的伤口渐渐地愈合,此时从外表看去已然痊愈了,脸上逐渐由刚才的苍白变成了红润。我知道这是她体内的仙气和灵气相互作用的结果,两千年了,她又一次能吸收到明王的灵气了。

那五色神光,逐渐的慢慢变弱,最终化为须有,而莫离也被他藏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

哪吒三太子看那光逐渐消失,本来看见父亲被打就一肚子邪火,此刻脚踩风火轮,伸手从脖子上把乾坤圈取下来就向孔宣打去,只见那乾坤圈瞬间就到了孔宣面前,孔宣也不急不慌,一道神光一闪,乾坤圈不见了。

“手下败将,还敢出来献丑,还记得当年金鸡岭你们三兄弟都不是我的对手,今日还想奈我何?”

“废话少说,吃我一枪。”

说时迟那时快,哪吒突然变成了三头六臂,六杆枪就向孔宣面门刺去,孔宣向边上一闪,哪吒把枪由刺变成横扫,一般大罗神仙遇见这样的攻击怕是要身首异处了,但是孔宣本就是世间第一只孔雀,身形灵活,只一跳便跳出了哪吒的攻击范围。

哪吒两次进攻都没能碰到孔宣半点,而且以前又吃过这孔宣的亏,所以心中更是着急,随手从腰里拿出一块红色的布条,朝天上挥了两下,刺溜一声就向孔宣飞了去。

孔宣一看是混天绫,一声长啸就往九天之上飞去,落在一颗桃花树上,然后只见一道五色神光,那混天绫刚到孔宣面前就消失不见了。

金吒、木吒看弟弟打不过,深怕吃了这明王的亏,都提着宝贝迎了上去。

我看了看道祖微笑着站着旁边,他向我点点头。然后大声的对旁边的杨戬和四大天王说:

“众仙家帮我拿下这无法无天的孔宣。”

旁边一干人等,立即都加入这场厮杀中,各显神通,大战有三百回合,未分胜负。只杀得:刀光剑影无处藏,天昏地暗无颜色,满目萧然无生机。

孔宣虽身怀绝技也应付不了这么多的车轮战,一不留神就被哮天犬给咬了一口,他大喊一声跳出斗法的范围,只见全身上下也是多处受伤,好不狼狈。

“一帮破神仙打我一个,算什么本事。看来要给你们点真正的颜色看看。”

他说完用手一挥,莫离出现在不远处的地上,那里曾经是她和炙炎经常看风景的地方,只是如今物是人非。

一声长鸣,一只偌大的目细冠红的孔雀出现在九天之上,紧接着就是青、黄、赤、黑、白五色光芒笼罩九天万物,众仙都知晓这五色光的厉害,都躲得躲、藏的藏。所到之处都是分崩离析,破坏殆尽,九天之上,几乎被毁坏的一无是处。

莫离躺在地上,只见五色光芒又一次照在她身上,奇怪的是在她身上只能看见青、黄、黑、白四色,赤色却没有,孔宣似乎也发现了这点,他突然感觉到自己体内灵力的流失,赶紧收了五色神光,变回人型,原地坐了下来闭目修整。

一面是负伤的众仙,一面是灵力流失过度的孔宣。

突然而至的和平。

莫离突然睁开了眼睛,她直直地看着天空,她一时失神仿佛看见炙炎曾经和她在这里看风起云涌、看日出日落。

和平总是短暂的。

道祖手持拂尘对着孔宣说:

“明王,这妖孽,因为吸收了仙气,成了半仙,如今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了,所以你不能带走她,要生要死也是天庭说了算。”

“哈哈哈,她身上还有我一半的灵力呢,她从出生到如今都和我脱不了干系,你如今说我没资格带她走?可笑。”

“那你今天是一定要带她走了?”

“是的。”

孔宣率先站了起来。他的袍子里面灌满了风,他是在暗暗的发力,其实我知道,他的灵力已经消耗了大半,他慢慢的向莫离那边靠近。

“还有一种方法,只要她心甘情愿地放弃所有的仙气,你可以带她走。”道祖紧紧的盯着孔宣说。

“放弃仙力?还不是会要了她的命,那些仙力早就成为了她身体的一部分,如果放弃,灵力就会反噬了她。”

我远远地看着莫离坐了起来,我知道她肯定听到了那些对话,她看着满目疮痍的九重天,当她看见曾经的那颗桃花树已经被完全摧毁时,痛苦地哭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连我最后的回忆也要摧毁,我已经被你们囚禁了一千年,为什么还要如此的折磨我?”

“我只想做个普通人,能和我爱的人过一生一世,你们的仙气、灵力我一点都不想要,一点都不稀罕,我不要长生不老,不要成仙成佛,我只要炙炎。”

当她说完这些话,莫离又昏了过去,突然从莫离的身体里射出一条条白色和赤色的光,白色的光径直冲向了人间,赤色的光一缕缕的进入了孔宣的身体。

莫离红色的衣服越发显得鲜艳。那两道光越来越模糊,直到最后一点变成了虚无。

道祖拂尘一挥,莫离随着那最后一道白光消失不见了。

九重天突然变的有些冷。

02

我看向道祖,五色神光和刚才地努力让他变得更加虚弱,他盘腿闭目养神,苍白的脸上,此刻也尽是解脱和自由。
时光快速地倒流。
三千年前,准提道人收复明王孔宣,斗法中使用加持神杵把孔宣打回原形,却不小心误伤了孔雀身上的一只虱子,佛祖有好生之德,收走了和明王所有的记忆,允它转世投胎,而这虱子吸收太多灵气,转世来了天庭,成了我的幼子,因他血脉中有凤凰的涅槃之术,五行属火,于是我给他取名炙炎。

炙炎从小就聪明伶俐,我一向非常喜欢他,对他关爱有加,我让他拜师太上老君,希望能从老君那多学习一点法术,但是他最喜欢的地方却是天书阁,也许前世的夙愿,他去天书阁总是喜欢看和明王相关的天书,也对人间的事情非常感兴趣,反而自己的修行总是丢三落四。

两千年前的那个七夕节,我正在后殿休息,太白金星急步走来禀告说太上老君要单独面见。这老君知天文地理,凡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如果不是大事,他肯定不会如此匆忙。

我整理好衣服,迎他上殿。

我看他如此慌张,心里顿时也有些紧张,他既是炙炎的师傅,这个时候这种神态多半是和炙炎有关了。

我定了定神,开口问他:

“道祖,不知道遇到什么事情了,如此慌张?”

“玉帝,此事关系幼皇子性命。所以不敢隐瞒。”

“什么?快速速道来。”

“玉帝可知这幼皇子为孔宣明王身上的一只虱子?”

“这我当然知道。”

“玉帝可知当年孔宣被收服后,身上还有一只,她本和炙炎的前世是一对。”

“嗯?还有此事?”

“当年因为明王被收服后他们就各自分散,由于都吸收了明王的灵气,所有有几分人性,他们本就是一对,她一直以为另一伴被佛祖误杀,所以整天朝思暮想,她会经常依附于那些痴情女子身上,以获取修炼。”

“这世间痴情女子甚多,和我儿又有什么关系?”

“可就在昨日,我去冥府找谛听打听消息,谛听告诉我昨夜有一个被毒死的红衣女子从奈何桥逃了出去,而且守卫并没有发现。不巧的是,她就是另外的那只虱子。”

“哦?”

“玉帝可还记得,我曾经和您提到过,炙炎将会有一场天劫,会持续1000年之久。”

“记得,莫非和这个有关?”

“昨日我掐指一算,炙炎的天劫就在最近,这一切都在天道轮回中,不会如此巧合,所以,我们还是早作打算方能帮助炙炎度过这一劫。”

“好,那我们从长计议。太白金星,去把炙炎带过来。”

“遵旨!”

“回玉帝,炙炎不在宫中,我们找遍了九重天也没见到他。”

“去传我口谕,让李靖调动天兵天将,就是把三界翻个底朝天,也要把炙炎给我找回来。”

“是!”

下达完命令,我瘫坐在位置上,脑袋一片空白。天上一天,地上一年,时间越久我越坐不住。

“太白金星,去把千里眼找来。”

“是!”

不一会功夫千里眼进了大殿。

“千里眼,看看凡间,找出炙炎在哪里?”

“是。”

“报告玉帝,幼皇子找到了。”

“投射出来,我看看。”

天庭之上就显示出一个画面,炙炎正躺在一个红衣女鬼的怀里睡着了,睡的如此安详。我当时气的浑身发抖,如此的不顾天条,如果不是炙炎,早就打入天牢了,永世不得翻身了。

“通知李天王让他去带炙炎回来,红衣女鬼就地格杀。”

“玉帝,且慢。”

“道祖,有什么话要说?”

“禀玉帝,我刚掐指一算,这红衣女鬼,正是当年大明王孔宣身上的另外一只虱子,她和炙炎还有一世情没了,这也是炙炎千年轮回的天劫。”

“什么?那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以绝后患?”

“玉帝有所不知,这两对虱子本就有灵性,而且情意相通,他们的灵气是统一的,如果杀了其中一只,另外一只也会死去,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其中一只心甘情愿的放弃自己身上的灵性,这样将来就不会影响到炙炎的性命了。”

“那你有什么好的办法?”

“玉帝,我倒有一个法子,不知道可不可行?”

03

我是玉帝,很多时候,我能看破天机,洞察万事万物,可是一切都有定数,而我却无能为力,只能顺其发展。

李靖带回了那个女人,我看着她跪在殿下等待着自己的命运,可是她的命运却不是我能主宰的。不过天规总是可以拿来说说的,我早已拟定好了罪状,太白金星一条条的宣读着:

“蛊惑皇子出逃”

“无视天条”

“私逃地府”

“扰乱人间”

“妄图吸取皇子仙气,修道成仙”

当她听到吸取皇子仙气的时候,我看见她抬起头看着炙炎。黑色的眼睛里面全是迷惑,难道她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吗?

不出我所料,炙炎承担了所有的罪名,愿意承担一切后果,老君开始求情,然后是众仙都开始求情,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不曾想一个笑意在脸上被炙炎看见了。

我最终留下了她,发配莫离去整理天书阁,我知道炙炎喜欢看书,更重要的是他喜欢她,所以他一定会去找她的。

我看着炙炎一天天地消瘦,以前丢弃的修行课,如今却一天天地努力来修炼,可是这些又怎么能低档的了莫离对仙气地吞噬呢?

七夕节,桃花树下,他们看着牛郎织女的相见,我看见炙炎被莫离吞噬,那一刻万千痛楚都无法形容我的内心。莫离难过的昏死过去,太上老君用紫金红葫芦保存了炙炎的一魂。

人有三魂七魄,其魂有三,一为天魂,二为地魂,三为命魂。其魄有七,一魄天冲,二魄灵慧,三魄为气,四魄为力,五魄中枢,六魄为精,七魄为英。炙炎开始了长达一千年的轮回,每一次轮回,他都要找回一魂或者一魄。

莫离本是明王身上的虱子,吸收了灵气附着在那些痴情女子的身上,奈何被毒死进入地府,身上的恨和地狱火点燃了灵气的暴戾,这些都在他的体内流淌,这也是为什么她总是喜欢穿红色的衣服,红色代表了燃烧的火。在没有炙炎的仙气之后,他体内的这些暴戾之气最终会吞噬了她。

最终我封印了莫离,把他关在了不毛之地的冰封之城,只有这里的冰雪才能封印住他体内的暴戾,压制住她内在的毁灭,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天地交合,万物尽皆生,万物有走兽飞禽,走兽以麒麟为之长,飞禽以凤凰为之长,凤凰生孔雀、大鹏。明王孔宣即为孔雀,他能感受一切和他有灵性相关联的生物。

我等待了将近一千年,也是炙炎的最后一次轮回,时机成熟了,我下旨把莫离斩首,逼她引来了明王,莫离终于平衡了体内的两种力量,而剩下的就是她自己心甘情愿的放弃这些,这样炙炎就能重新拥有属于自己的灵气并在最后一次轮回之后回到我身边。

我知道九重天上的桃花树对莫离意味着什么,而我只能毁了它。

莫离看着这里熟悉的一草一木,回忆着曾经的点点滴滴,那棵见证了他们的曾经的桃花树,如今,炙炎已经离去,而这里的一切也被摧毁,她终于开始崩溃,她也终于说出那句愿意放弃所有的话,只为换来和炙炎的一生夫妻。
从她身体里释放出来的仙气和灵力分别归还给了他们的主人,这一千年来,莫离受了多少苦,她被封印在冰封之城,她体内的寒冰之气在这一刻都释放了出来,七夕开始下雪了。

莫离归还了明王的灵力,他起身看着所有人,我又一次看见他的法袍灌满了风,紧接着一道道绚丽的五色神光洒满了天庭的每个角落,那光比之前更绚丽、更美丽,然后那光猛地散发开来,连同孔宣一起消失不见,我看见这支离破碎的九重天开始慢慢地痊愈。

我是玉帝,也是一名父亲,我和太上老君计划了一切,只是为了让炙炎回到我的身边,而对莫离,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送你和炙炎一世无忧无虑的夫妻。

04

我是轮回的炙炎。

七月七,长安城,风雪大作。

我站在城门口,过往的一切慢慢地从眼前消失,才发现早已泪流满面,我无力的跪倒在雪地里,情绪无法自拔。

莫离抱着我身体无助哭泣的场景历历在目,那撕心裂肺的痛感牵动着我身体的每一寸肌肤,让我无法呼吸,我抬起头看着莫名的风雪,雪似乎比先前更大了些,风裹挟着雪片一片一片的划着我的脸,让我不能完全地睁开眼睛。

这一千年,我在无休止的轮回中,总是残存着一点点对她的记忆,不管沧海桑田如何变化,那一抹记忆总是存在,在梦境中我看见她一个人在桃花树下绝望地哭泣,桃花一片片的从树上落下来,像极了漫天的雪花,我看着她,明明近在咫尺,我一伸手,却远在天涯,无声地哭泣,那桃花一点点地迷茫了我的眼,每次我总是问自己,这到底是我们的重逢还是分离?

城门上的红旗被风吹的猎猎地响,这长安城的雪越下越大,风声和着雪花,是这七夕最放肆的狂欢。

风雪的朦胧中我看见一个人影慢慢地向我走来,我看不清她的脸,那影子越来越近,然后映入眼睛的是一片火红。

我如五雷轰顶呆在原地。

你还如以前一样微笑地看着我,但眼泪不争气的一颗颗地往下掉,滚过脸庞,落在雪地上,瞬间融化地上的雪,也融化我刚才心中的痛。

是我的幻觉吗?你就站在那里,我站在这里,近在咫尺,雪慢慢地下着,你的头发渐渐地变成了白色,我看着你开心的笑,可是咧着嘴眼泪却止不住地往外流,怎么擦都擦不干净,我低着头不停地哭,双手紧紧抓着地上的雪,不停的压抑着自己的抽泣,然后又抬起头看着你开心地笑,眼泪还是止不住。

你张开手,任眼泪痛快的流,然后向我跑过来,红色的袍子向后面飞舞,像凤凰涅槃一样的美丽。

我站起来,扔掉手里的雪,向你跑去,一把抱起你,紧紧地、紧紧地、好久都不愿放下。

“带我回家吧!”你趴在我的肩膀说。

“嗯!回家。”

你和我深情地拥吻,这是一千年来,我们互相亏欠的一个吻,有一个世纪那么长,那么远,唯一的见证者就是这千年的雪。


《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简书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接龙客栈纯文字协会【七夕接龙】 七夕接龙《千年的雪》成员:青空花樱、爱吃魚的猫、季风无忌 目...
    季风无忌阅读 255评论 13 10
  • 絮儿姑娘最近和两个同学组队参加一个编程比赛。 确切的说,是两个男同学。一个单身,一个已有女朋友。 单身的男同学是典...
    紫荆的传说阅读 138评论 2 1
  • 理论上水饺放进沸水里煮需要点三次水。开着锅盖是烧皮,闷着锅盖是烧馅。碰到速冻水饺,可能还要多点一次水才能确保熟透。...
    老晁阅读 155评论 0 1
  • AngularJs模块 概念:AngularJs将相关的代码封装起来,通过某种命名方式进行调用一个AngularJ...
    纹小艾阅读 34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