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异乡

从没见过长在树上的柚子

它是这样吗

它不应该是这样吗

早上

我轻轻的走过它的身旁

它纹丝不动,不言不语

傍晚

我匆匆的掠过它的眼前

它依然如故  沉默不语

我只是它的一个过客

它是我在异乡的一份念想

多年后

我也许会记得

异乡的那棵

柚子树

它能否还会记得

这个远方的过客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