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评《我的滑板鞋》

96
与於
2014.07.15 21:32* 字数 1048

       2009年8月慕容晓晓发布《爱情买卖》,至此,高亢豪迈的农业重金属慢慢的走进了我们的生活,作为一个80末90初的人来说,从高中开始接触这门曲风,到现在农业重金属长久不衰,着实另我惊奇;再加上其无比的创新的能力,也再次拜服在其脚下;一首《我的滑板鞋》让我今天,再次感叹到这个曲风的威力,不亚于原子弹轰炸广岛时的惨烈,甚至看到了有人评论这是中国RAP的希望。

      当我把《我的滑板鞋》和《爱情买卖》进行曲风比较、AU上进行波形比较时,发现了一些有意思的问题,一个自恃听过大量曲风的过气的导播遂发表一些拙见吧!

      农业金属是属于农业摇滚乃至后摇乐的新生力量,是后现代主义在中国这块神奇土地上开出的一朵奇葩。歌曲为了对现实爱情、打胎等社会现状的不满,表现出了其强大的张力和浓厚金属风,但从歌曲填词上来看,歌词却又表现出了深厚的哲理,就是这种特殊的混合和其朗朗上口的节奏,使其表现出了及其大的洗脑作用,特别是对文化水平不高的初中生、乡间大妈而言,更是将其视作是东北二人转、信天游的后现代传承,所以传承之广可想而知。

      在《我的滑板鞋》未出现之前,农业金属大部分以流行音乐自居,基本也都是主打抒情曲风,高歌情情爱爱或者舞曲民族混搭风,直到前几天《我的滑板鞋》出现,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分界线,从本质上来看,可以说是一个曲派的诞生,我们姑且把它叫做农业RAP。

      其实回过头来看,这种发展又好像顺理成章,当90初的那代人慢慢失去激情,90末00初的新生代们顶替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该想到这样的问题。常言道落后国外50年,在音乐上这个定律也是适用的,不过这几年RAP在中国地下不断发展,喜欢RAP的前卫的年轻人也不断增多,这中间也必定会有曾经痴迷于农业重金属的那些民间艺人们。

      如果说《我的滑板鞋》能够起到承上启下的作用,那么在中国RAP或许将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在这之前RAP可都是不怎么上的了台面的,在中国这个体制和政治环境,RAP批判的曲风和意念传递都是被整个体制所排斥的。但是转眼想想,如果借着农业重金属的大潮,把RAP推向社会的底层,那么机会是否就会大一点呢?之前看过一篇文章,说前几年RAP遇到发展瓶颈,很多地下艺人,把其语言转变到了方言上,但是这样真的好吗?方言面之狭窄。但是话说回来,一个国家的体制和其社会底层的素质是会影响其艺术发展的,就算有GD总局,又怎样,高手总是在民间。

      最后祝大家听《我的滑板鞋》,如果你已经看到这,我非常佩服你了,至少你关注过音乐,也希望音乐带给大家快乐,不管是农业重金属也好,还是高雅的古典乐,总有一款适合你。

      音乐无高低,本文无任何歧视观点。

 

杂草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