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稿

96
日抛型苍溟_中二少女渣微博
2015.09.11 18:14* 字数 719

唐旭垠 楼荷砚 夏枯草 陆少铭 桑佳

“小,小师叔。外头,外头有人传话进来,说唐少侠一行人来了。”

连下了一旬的雨,今日将将放晴。楼荷砚琢磨着怎么也得趁这个难得的好天晒晒房里的书,顺道也晒晒快发霉的自己。

因着她监督着小师侄们把书房里的书铺好后,就顺势悠哉地躺到藤椅上晒太阳了。

午后日头正好,晒得人有些眼晕。荷砚想着前几日收到唐旭垠来信说不日便归,到时候不知要怎么打扮才好,又想着自己也是外出游历过的人了,这次表哥对自己应该刮目相看了吧,诸如此类想着想着在暖洋洋的日光里堂而皇之地打起了瞌睡。结果双南莽莽撞撞地闯进进来,一下子就把她的瞌睡惊飞了。

“怎么这样早!前几日来信,不是说尚需些时日吗?”语罢也不要双南回答,边穿鞋边抚了抚头发,心里暗骂早知道应该穿那条新做的藕白衣裳,急急地就往门外冲。身后双南还在说,“这次唐少侠似是还带了客人来,如今谷里您辈分最大,前头指着您去待客呢。诶小师叔您别跑那么快,唐少侠没那么快到……”

楼荷砚一口气运着轻功跑到了谷口,直到隐隐看到了谷门才放慢了速度,平息一下喘气和怦怦的心跳。然而荷砚并没有去谷口迎接,如今师父尚在闭关,师兄又外出游历,谷里就是她辈分最大,上门迎客恐怕跌了份儿,因而她只是站在了正对谷口的山坡上。

看着唐旭垠的坐骑饮尘缓缓走来。她想起第一次见到这位小表哥,也是在这个山坡上。当时她年纪尚小,在上山拔了野草装模作样地炼药,远远地看到师兄骑着马过来了,马上还带着一个孩子。她冲上去跟师兄撒娇,那个小小的,瘦瘦的男孩子,一言不发,只是用湿漉漉的眼睛怯生生地望着她。师兄笑着结束说这是你的表哥,当时她还想着,这哪里是表哥,表弟还差不多。现在想想,当时他肯用那样的眼光来看她,那样专注地目光,只注视着她一个人……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