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在空中的眼睛:无人机创投新机会, 商业模式详解

虽然民用无人机市场规模还存在争议,但作为飞在空中的眼睛,正逐渐被 C 端、B 端用户接受。除了我们耳熟能详的玩家,这个领域还不断涌现新玩家。单在 Angel List 里,国外无人机相关的初创公司就已经超过了 330 家。

细数国内外的玩家,模式比较固定,基本已经覆盖了短期可见的所有赛道:硬件生产、软件支持、行业应用、服务提供等。如果民用无人机真的能够普及,这个还有哪些细分方向可以尝试,还能够延伸出哪些不同的应用?不妨来看看在自动化程度更高的发达国家,还有哪些有新意的创业方向。

(1) 无人机赛事 IP 打造

典型案例:Drone Racing League

多旋翼领域的早期玩家多来自航模圈,对竞赛并不陌生。这种赛事影响力是否可以拓展到普通大众中。今年年 初刚刚拿到 560 万美元 A 轮融资的Drone Racing League(下文简称 DRL)就在尝试这个方向。

DRL 在组织无人机障碍竞速赛,采用类似 F1 的积分排位制,目前每赛季 6 场比赛,积分最高的人将会获得全球最佳飞手。飞手头戴 FPV 头显操控无人机,观众则通过 FPV 头显观看比赛。不同于 F1,比赛使用的无人机都由官方统一提供,规格统一,最高时速可以达到 80 MPH 每小时,官方统一负责维修。公司的收益将主要来自于门票销售、赞助等。今年2月22日已经举办了第一场比赛。

DRL 的 CEO Nick Horbacezewski 此前是国际障碍大赛 Tough Mudder的首席营收官。今年一月,公司获得一笔 560 万美元的 A 轮融资,投资方中有 NFL 联赛迈阿密海豚队的老板 Stephen Ross。

当然,这个领域已经有其他玩家,包括美国国家无人机锦标赛(U.S. National Drone Racing Championships,简称 NDRC)、Games of Drones等。去年NDRC 为期两天的大赛吸引了 120 名参赛者,奖金也达到了 2.5 万美元。此前,Medium上还有一篇文章专门分析了为什么无人机竞赛会普及。

(2)无人机租赁业务

典型案例:DroneBase

这是大疆和 Accel 合作的无人机基金SkyFund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可以理解为无人机领域 Airbnb ——uvabnb,帮助企业和个人随时随地租用无人机航拍。用户在网上选择相应的服务套餐,填写拍摄地址,提交需求,DroneBase 就会找到拍摄需求附近的适合的无人机,帮用户完成拍摄任务。

DroneBase 去年4月 成立,主要聚焦房地产行业,创始人表示未来拓展矿业业务。与 Airbnb 类似,撮合交易需要同事聚集供需两端的资源,启动也会相对困难。此外,做行业拍摄、测绘领域还有很多 “传统玩家”,比如Skycatch等,但后者扩张需要受到设备、人力的制约。如果无人机应用普及,需求增加,DroneBase 更具后发潜力。

这个领域的玩家还有 36 氪此前报道过的Droners,它提供了一个让用户与飞手直接沟通的平台,用户只需提出拍摄需求、预算与时间地点,专业的飞手也可以自由选择想服务的对象。拍摄费用也可以由双方协商而定,可以按小时、按项目付费,并且在完成一周后才由 Droners 交付。

DroneBase 的租赁模式目前接近 B2C,顺着这个思路思考,未来是否有可能出现 C2C 模式,比如根据地理位置,通过特定应用,调用个人用户的无人机摄像头,进行拍摄,免费或者付费。这就需要大量拥有无人机设备的用户支持,很可能拥有应用的无人机厂商更具优势。

(3)飞手招聘平台

典型案例:Aviator.io

随着无人机在行业广泛应用,飞手会成为稀缺资源。Aviator 面向的就是这个需求,这是一个中介平台,帮助客户和官方认证过的专业飞手联系。客户可以在官网注册帐号,并搜索特定区域的飞手,并订购其服务。

另一家 Air-Vid的公司也在做类似的事情,不过,在具体的商业模式上则有所差别。如果说 Aviator 是采用的 C2B2C 模式, Air-Vid 则更像是一个服务提供商,Air-Vid 聚集大量的飞手提供给客户,客户公布其任务需求后,官方筛选并提供飞手。

长期来看,飞手招聘平台很可能还会切入飞手培训业务。后者的领域中也已经聚集不少玩家,以美国为例,包括有一定 FAA 背景的 DARTdrones、Drone University USA、Unmanned Vehicle University,以及民间机构 Aerial Technology International、DroneU、XProHeli、Unmanned Experts、Quest UAV、National Drone Schools。在欧洲有 HexCam、RUSTA 等。在国内,除了官方认证的飞手培训机构(类似驾校),无人机世界等也在做类似的事情。

这个领域还存疑的地方在于,最终的市场到底是一两家培训机构独大,切入下游的招聘业务;还是招聘平台先发展起来,再反向导流培训机构甚至自己做培训。

(4)3D 地图服务

典型玩家:Hivemapper

无人机高度依赖于导航,如果无人机能够普及,能否出现 Google Maps、高德这样的平台级应用。Hivemapper 就是一家为无人机提供 3D 地图的初创公司。这家公司的旗舰应用相当于一款为飞行定制的 3D 地图,可以告诉操作员无人机视野里的人工或自然构造的详细信息,对路径中障碍物做预警,以及禁飞区等信息。

去年年 底,这家公司获得一轮价值 290 万美元的种子融资,由 Spark Capital 领投,当时在互动地图里收录了 2000 万幢建筑的数据,1000 万幢建筑的高度,约 1500 个兴趣热点和全美数万个禁飞区信息。不过 Hivemapper 希望未来能成为 “无人机版 Waze”,通过鼓励用户上传地理信息和建筑物信息,由用户众包完成 80%左右的数据量。

不过有疑问的是,这个功能是否也可以由原有的导航应用通过增加新功能点来实现。如果后者愿意并能够实现的话,小公司的生存会更困难。但是,如果未来的空中挤满了无人机,那么为无人机提供避免拥堵的飞行路线,是否会是一个好的生意?

(5)无人机保险

相比于反无人机的解决方案,我个人更看好无人机相关的保险。既然无人机已经对保险公司的利益造成了损害,保险公司是否可以针对无人机推出专门的保险呢?未来的无人机会像现在的汽车一样,会有一套完整的保险体系,涉及到无人机可能会出现的各种问题,比如机器相撞、机器伤人等,甚至还可能包括无人机被盗。

目前,全球范围内已经有不少保险公司在做一些初级的尝试,主要是针对特定的无人机坠落、损毁,少数会涉及到高端、行业无人机造成的人身、财产损失。国外方面最知名的是,全球最大的保险公司 AIG 宣布为无人机推出新的保险产品,在无人机意外坠毁,或者造成他人人身或财产损失时候,做出理赔,保障无人机操作者免遭相应的财务损失。不过,这个产品还只针对售价高达数千美元的专业无人机。2015年 时,国外大部分保险公司对无人机造成的原有保险损失还很反感。

在国内,无人机保险的尝试主体更为丰富: 2014年6月,中华财险无锡中支公司与无锡汉和航空技术有限公司合作,为该公司的无人植保飞机提供保险,成为全国首例无人飞机投保业务;2015年6月,UFLYING 无人机联盟联合两家保险公司,推出了国内首个 “无人机综合作业保障方案”,围绕机身、三者、人员提供全方位保障措施;2015年9月,大疆联合众安保险,推出了针对 “悟 Inspire 1” 型号无人机的售后服务计划——DJI Care;2015年9月,平安产险首次推出无人机责任保险,分 “跟机” 与 “跟人” 两个投保选项,基本覆盖了七公斤以下的所有机型。

无人机的保险能否发展成为下一个汽车保险,很大程度上还要看无人机的推广、普及。作为商业行为的主体,保险公司推出相应的险种肯定还会出于利益上的考量,保证有利可图。再加上各国针对无人机的政策、法律都不完备,推出针对无人机的保险短期内肯定是难上加难。不过,如果与各种无人机厂商、无人机数据管理平台、反无人机解决方案等合作,是否会降低其推广、普及的难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