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原乡|梅州

梅州旅途结束了大约有四五天,这几天我内心 一直反复在回放整行程的数个细节。我和刘懿特和阮禄兴三人应该算本次行程主要策画的三只脚。一个活动要站稳脚步,除了前期策画的缜密,其实过程中更考验的是彼此配合默契。这些默契包括金钱的(吃饭谁出住宿谁出机票谁出)、包括在现场分享会的提问和氛围营造。比较主观情感驱动的人会说,"一切只要顺水推舟,发生的事情都是好事"。对我们这种以活动策画维生的,认为活动策画是我们在社会上谋生立足的人来说。想当然而我会用最严格的标准来要求整个活动。

在这次有天深夜,老人家都去睡了。年轻人做了一次复盘,在场的人都说,"我把话说严重了"。为此,我回到广州之后,相当在意的自我检讨反复斟酌有几点:一、我为什么当下会如此急促(生气)?二、为什么我会这么在意整事情的成败?三、黑脸与白脸在同个团队的比例,应该是如何分配?四、经验传承的路径,我是否揠苗助长?如果在相较年轻的那一方还没遇到实际需要解决的问题,年长的那方把问题都提早说完,对双方来说是否都是伤害?

梅州旅途主要有两个主角:一方是我父亲刘明猷先生,另外一方是乐团黑夜大良。两场活动现场,就观众反馈来点评,其实就当地来说,都是受到赞誉的。整个梅州旅途所蕴含的信息量是巨大的,细细的坐下来分析,我写下以下几点:(关注点由大写到小)

黑夜大良音乐专辑

文化冲击与家国情节:

两岸文化交流/ 原乡情节/ 客家语的传承/何处才是我的家?

代际沟通与教育冲突:

亲情之间的沟通模式(我与父母亲已经好多年没有共同生活过这么多天)/ 家族(刘家)寻根朔源/ 朔源为什么重要?朔源对我父亲的意义与对我的意义,重要性可能就已经差距很多/ 同为青壮年的交流与价值观冲突/ 从校园到社会的处事风格冲突/ 认为生命中什么是重要的?重要性冲突

长辈的一代
年轻的一代

文化跨界:

音乐界与文学界与出版界的交流沟通

客家博物馆前合影

城乡议题:

城市与乡村的价值观冲突/ 资源竞争冲突/ 文化资产保护意识/ 古建筑的保护实践/ 人与环境的关系/人选择用何种方式活著?城乡的学习速度差距/为什么要强加自我的价值观到完全不同环境的人身上?

松口区合影

因为包含了以上这么多层次与多面向的议题,让我感受到高强度的疲惫。尤其在心智运转的强度上,每一个问题都是没有标准答案,而且都是很不讨喜的小众议题。小,而小的不被大众看见;强,而强的可能需要好几代人用身体力行,才能试图有一点点一丝丝影响,在历史洪流中也容易灰飞烟灭。就更不用说,关心这些议题不可能因此赚到什么财富。

男友九二问我一句:「整体行程结束后,你觉得回梅州这件事,对你来说是什么?」我很惭愧的说,我居然没有太多的赞叹与躁动。我没有那些媒体渲染出的那种"表面的感动"。梅州,当然是一个感觉很干净很慢的地方,就纯地理幅圆来说,已经比台湾很多县市都大的多。我作为一个台湾的客家人,大陆原乡在六百年以后,在我的生命里,又能产生什么涟漪?这种涟漪,恐怕不仅是一次旅途就成功激起的浪花。我只能期待,这是一次开始,开始真正的在生命中,重新让两边的人再次互动起来。


元魁塔前

回不去的原鄉|梅州(繁體版)

梅州旅途結束了大約有四五天,這幾天我內心 一直反覆在回放整行程的數個細節。我和劉懿特和阮祿興三人應該算本次行程主要策畫的三隻腳。一個活動要站穩腳步,除了前期策畫的縝密,其實過程中更考驗的是彼此配合的默契。這些默契包括金錢的(吃飯誰出住宿誰出機票誰出)、包括在現場分享會的提問和氛圍的營造。比較主觀情感驅動的人會說,一切只要順水推舟,發生的事情都是好事。對我們這種以活動策畫維生的,認為活動策畫是我們在社會上謀生立足的人來說。想當然而我會用最嚴格的標準來要求整個活動。

在這次有一天的深夜,老人家都去睡了。年輕人做了一次復盤,在場的人都說,我把話說嚴重了。為此,我回到廣州之後,相當在意的自我檢討反覆斟酌有幾點:一、我為什麼當下會如此急促(生氣)?二、為什麼我會這麼在意整事情的成敗?三、黑臉與白臉在同個團隊的比例,應該是如何分配?四、經驗傳承的路徑,我是否揠苗助長?如果在相較年輕的那一方還沒遇到實際需要解決的問題,年長的那方把問題都提早說完,對雙方來說是否都是傷害?

梅州旅途主要有兩個主角:一方是我父親劉明猷先生,另外一方是樂團黑夜大良。兩場活動現場,就觀眾反饋來點評,其實就當地來說,都是受到讚譽的。整個梅州旅途所蘊含的信息量是巨大的,細細的坐下來分析,我寫下以下幾點:(關注點由大寫到小)

刘远岚与陆雪梨

文化衝擊與家國情節:

兩岸文化交流/原鄉情節/客家語的傳承/何處才是我的家?

代際溝通與教育衝突:

親情之間的溝通模式/家族(劉家)尋根朔源/朔源為什麼重要?朔源對我父親的意義與對我的意義,重要性可能就已經差距很多/同為青壯年的交流與價值觀衝突/從校園到社會的處事風格衝突/認為生命中什麼是重要的重要性衝突/

劉遠嵐與劉媽媽(黃美珍女士)

文化跨界:

音樂界與文學界與出版界的交流溝通

城鄉議題:

城市與鄉村的價值觀衝突/資源競爭衝突/文化資產保護意識/古建築的保護實踐/人與環境的關係/人選擇用何種方式活著?城鄉的學習速度差距/為什麼要強加自我的價值觀到完全不同環境的人身上?

梅东桥上远眺

因為包含了以上這麼多層次與多面向的議題,讓我感受到高強度的疲憊。尤其在心智運轉的強度上,每一個問題都是沒有標準答案,而且都是很不討喜的小眾議題。小,而小的不被大眾看見;強,而強的可能需要好幾代人用身體力行,才能試圖有一點點一絲絲影響,在歷史洪流中也容易灰飛煙滅。就更不用說,關心這些議題不可能因此賺到什麼財富。

男友九二問我一句:「整體行程結束後,你覺得回梅州這件事,對你來說是什麼?」我很慚愧的說,我居然沒有太多的讚嘆與躁動。我沒有那些媒體渲染出的那種"表面的感動"。梅州,當然是一個感覺很乾淨很慢的地方,就純地理幅圓來說,已經比台灣很多縣市都大的多。我作為一個台灣的客家人,大陸原鄉在六百年以後,在我的生命裡,又能產生什麼漣漪?這種漣漪,恐怕不僅是一次旅途就成功激起的浪花。我只能期待,這是一次開始,開始真正的在生命中,重新讓兩邊的人再次互動起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