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八年我又做了同样的丧尸围城的梦!

四周一片嘈杂,有热浪和浓烈的烧焦气味刺激着我的嗅觉,我大口的喘气,感觉有什么东西要过来了,我眼皮颤抖,终于从噩梦中惊醒,猛地坐了起来。

我不在床上,穿的也不是睡衣,刚醒的那几分钟一直没有搞清楚我在哪里,四周是一片废墟荒凉,到处是残垣断壁,没有绿树,也没有城市,不远处有几个行为怪异的人在追逐几个人,尖叫声一片,我定住看了半天,才发觉好像是日常影片里的丧尸,我起身踉踉跄跄走了几步,发现这里竟然还有点熟悉,再看看自己穿的深红色衣服,手臂和小腿都裹了布,这是为了防止丧尸近身撕咬从而不小心中毒,或者丧尸身上的液体滴到身上也会腐蚀中毒,虽然尸变过程缓慢,但是极度痛苦。

我知道的很多,我渐渐发现,我来过这里,在七八年前,甚至更久远之前做的梦,今天我又来到了这里,我又做了同样的梦。

不远处有个人看到我,朝我奔来,呼喊着让我救他,我想起原来的梦里,我随手抄起一把铁锹,一口气就把丧尸脑袋切了一半,但是其他丧尸过来压在了我的身上,我呼喊被追的人帮忙,他竟是没有看我一眼,飞也似地逃跑了,导致我最后还是沾上了丧尸的血液,最后的梦里一直都很痛,内脏像是被火烧一样。

这回我看到向我奔来的人,我也吓得惊叫一声,转身跑的比兔子还快!

他在后面尖叫,让我救他,我在前面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根本不想理他,看他绝望又慌张的样子,我心里竟然有点觉得好笑,虽然上次他卖了我,但是大难临头,他这样做也是情有可原,我现在也不可能看着他被咬死。

最后我决定带着他去上一次我打死丧尸后躲进的一个小房子里。

房子很小,只有十五平米左右,房间里有一只尸变的狗。里面有横着的石梁,只有爬到石梁上面,下面的狗就不是威胁,但是石梁只能承受一个人的重量,上次我堪堪爬上石梁,在上面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那尸狗就已经离开了,然后我上路走到中午才碰到一个废弃的大城市,里面有我的队友,有好几波人,还有两个大型武器库,到哪里我才拿到了武器,才到了梦的最高潮。

现在多了一个人,如果要救这个人,我只能让他爬上去,再自己去别的地方了。我半路捡了半只人的手臂,把它扔在角落里,尸狗去吃,我就把那人推上石梁,告诉他明天这狗就要离开,到时候你下来。

离开小屋后天色越来越黑,外面变得很冷,我精疲力竭,又饥寒交迫,还时刻警惕着,怕丧尸突然出来,我现在手上还没有武器。

最后想了想还是不要连夜进城了,夜晚本来就不方便赶路,很容易挂掉,丧尸对周围环境感知度比较低,只对声音和光线温度很敏感,只要到了可感知范围,他们才会发现。我想了想因为白天光线原因大部分丧尸其实是藏在房间里的,现在外面反而还算安全,我找了个避风的土坑,随便捡了点衣物,把自己裹起来躺下,虽然很冷,但是不能生火,就这样开始休息,心里想我好歹是个主角,不能晚上直接冻死吧!

一晚上我都睡的不是很安稳,早上天刚刚亮我就开始行动了,一路上躲着丧尸有惊无险进了城。一进去右手边有一个学校,城里都是人类,硬要说的话这里像一个收容所,学校里有孩子和老师,我进去后他们就给我检验看我是不是丧尸,问我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我记得上次说自己好像是什么队的,有队长在这里,我是来汇合输送情报的,但是过去了许久,我忘了队长叫什么了,什么队也忘了。

检查的小哥盯着我再等我的答案,我尴尬的笑了笑,说自己不知道,忘记了。小哥看我笑的像傻子,又反复确认我身上没有感染的状况,就让我进城了。上次虽然我不幸感染了病毒,但是直接报的队和队长的名号就进去了。人家也没起疑心。

我进了城没地方去,就在学校瞎溜达,等到傍晚的时候丧尸攻城,我被一个女队友捡到,才会归队,现在就是没事干,走到教室,看到孩子们在上课,在这慌乱的年代,能坐下来教书识字显得尤为特别和珍贵,看着小孩们一个个清澈的眼神,我内心难免有些感动。

忽然在众多的孩子当中,我看到一个眼睛转向不同步的孩子,虽然不仔细看就看不出来,但是我十分熟悉这个感觉,他看起来比其他孩子念课文要吃力,是那种模仿不来的胡说一通。我突然想起这个场景是最后我们丧尸打赢了后,我和队长来学校看孩子,我发现这个小孩是高级变异的丧尸,他可以伪装成人类生活,本身会简单的思维方式,说白了就是有智慧的丧尸,是很恐怖的存在,虽然他本身对人类没有敌意,只是想一起生活,但是人类过于脆弱,被他们不小心弄伤就会被感染,所以原来的梦里这个小孩被我发现后就被清理掉了。

现在想想他也只是想和人类一起生活,至少在一起这么久了也没见他暴露,可见是活的有多么努力,这回我突然有些可怜他,在他们交作业的时候,他上来小心的交作业,我看了一眼他本子上没写名字,我叫住他,他明显很紧张,我笑着说:“小朋友,你好像忘写名字了。”旁边的老师解释:“他没有名字,从来不写的。”我翻开本子,里面的字歪歪扭扭,笔画都不对,但是铅笔印很重,看出来他特别努力,我鼻子一酸抬头看他:“要不我给你起个名字吧。”

他愣了一会儿,又缓缓点了头。我随手拿起铅笔,稍加思索写下了心归一,写完还有些犹豫,百家姓上不知道有没有心这个姓氏啊,后来一想管他那么多规矩,这个世界不知道还有没有国家,我想怎么起名就怎么起名。

小孩上来把本子拿过去努力的辨认那三个字,好像在用尽毕生所学记住这几个字,我摸了摸他的头,他后知后觉觉得有些慌乱,尾骨上的变异食人花差点就藏不住爆出来了,我吓了一跳,要是现在他暴露了,我还真不知道怎么收场,他抱着本子回到自己的座位,我想等那天到来他还是会被砍死,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是站在人的立场我也只能这么做了。

我又到城市里瞎逛,到了时间后丧尸攻来了,我虽然经历过一次,但是害怕还是在所难免的,现在手上还没有武器,被两个丧尸缠上,随手拿起木棍堵住它的嘴,凭借记忆找到一条马路,不久听到摩托声响,是队长的妹妹来接我了,妹妹油门拧到最大,撞飞了我身边的丧尸,一个漂亮的回旋停车,我爬上车和她打招呼,她嘴里叼着棒棒糖,拍拍自己的飞机场说道:“姐你放心,今天我一定安全把你带到我哥身边!”

我着急和她要武器,她说武器库没开呢,现在人类这边几大势力还互相较劲,武器库是共同财产,不能随便打开,我暗骂丧尸都打进来了,人类还在内讧,心想到时候只能等开战时炸开武器库的门才能拿到了。

我们回到队集结的地方,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平房,房子里是天价医疗设备,我看到队长在里面治疗,他上身赤裸,已经干的皮包骨了。

我们队长一年前战斗时被丧尸咬伤,因为个人突出的能力和作战思维一直未被组织放弃,陪同着整个医疗团队,竭尽全力吊着他的一口气,所有的人都说他能捡回一条命是多么幸运的事情,只有我们队里几个人看到他这样十分痛心,活着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不一定是好事,队长忍受疼痛还在为保护人类而坚持着,每次抗感染手术台上,都像死了一次。

我爬在玻璃上,手敲了敲玻璃,队长闻声抬起头来,他眼眶通红,眼睛已经不像人类时候那么明亮,但依旧有神,他冲着我会心一笑,给我竖了个大拇指,意思是你安全回来了,欢迎回来,不必担心我。

妹妹因为不忍心看到队长的样子,含泪匆匆离去,我一直趴在窗户上,想起刚进队时十分仰慕队长,眼睛恨不得粘在队长身上,为了和队长并肩作战没日没夜训练,其实我是通讯员情报员,打丧尸不是我的职责,但是我硬是把自己锻炼成了全能人员。想想等等到来的那一战将十分混乱,打丧尸的打丧尸,还有人类内战,武器库也被炸了,队长因为刚做完手术今晚不能上战场,我勇敢冲在第一线上,满脑子都是保护好身边的人,原先梦里我因为先前感染了尸毒在作战的时候晕过去被其他势力的人捡到揍的鼻青脸肿,差点给我杀了,后来队长他们把我救出去,发现我已经深度感染,只能杀了。

这才有后来在最后活着的几天里,队长陪着我在城里走走,到了学校抓住并打死了那个小孩那一幕。

我后来才想,可能是看到那智慧丧尸的悲惨下场,虽然他努力融入不去伤害人类,但是还是会赶尽杀绝一样,我虽然生前是战士,救了无数人性命,但我只要有威胁到人类的事实存在,那我终究不能活下来。

最后是队长送我走的,我觉得他从来没爱过我,只是当我是他最可靠的战友,也对,有遗憾的人生才叫人生嘛。

突然后悔一开始没有被丧尸咬了,既然结局都一样,那再体验一次城里发病被抓,队长来救我的桥段,也是好的啊!虽然被绑住揍的特狠,当时还大骂邪恶势力:你踏马揍人类揍的这么狠,有本事打丧尸去啊,你个软腿子!丢你老妈的脸!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