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一天的疲惫一天的轻松,一天的欢乐亦或是一天的愁苦,之后这一天终究会落下帷幕。甜也罢、苦也罢,昏黄的太阳都会一点点从十七八点钟的凉风里离去,人世间总会由乳白变成墨色最后是整个被黑色吞没了的。我惧怕这黑色,看不清别人、看不清自己,看不见障碍物、看不见绊脚石……夜色下一切的一切是狰狞的还是微笑的,我不得而知。

        为着生活人们奔波在路上,纵使气喘吁吁还是一刻也不敢停歇。在这一条长长的人生路上,人们各自有着各自的辛酸,各自有着各自的苦楚,为了能将这份痛苦最小化因此人们也会各自心怀鬼胎、各自精于算计。

        太阳落下黑吞没了人间,暗夜下乌鸦在半枯的老树上肆无忌惮地仰天大叫着,怯懦的鸡躲在笼子里不敢出去,忠诚的狗蹲在门口观望着四面八方,可能白日里还挨了主人一脚可此时它却忘记了疼痛依旧忠诚。不管是在僻静的小山村还是在灯红酒绿的大都市总有人在强颜欢笑、有人在缄默不语、有人在暗自流泪,有人在仰天苦笑……为着钱财、为着权力、为着欲望,有的人做起了乌鸦,有的人是怯懦的鸡,有的人则是愚忠的狗,借着黑有的人送礼,有的人敛财,有的人遭诽谤,有的人被离间。在暗夜里有的人为自己的软弱无能哭泣,有的人在卑鄙里暂时满足了欲望而无耻地微笑,在这黑暗里人们看不见美与丑,在这黑暗里人们分不清真与假,这黑给人世间的群丑提供了一个舞台,假的、丑的、卑鄙的、无耻的、怯懦的、阴暗的都可以上台。

        生活中总有人喜欢站在至高至美的道德讲台上用古已有之的言论粉饰着天下太平,用君臣父子、三从四德,吃亏是福,等思想告诉我们要忍、要服从、要认命。而我们在这个极度崇尚祖宗古训的群体中一日日被教化的乖巧、温顺。而后我们自己也去嚼这古人的剩饭,有没有营养全然不顾。我们看到一群没有自我,没有思想的大人又在用这一剂麻醉剂去麻痹着他们的小孩。这群人活像一根根移动的火柴,头顶一个大头,却只能在暗黑的火柴盒里,苟且偷生,一旦见着光明,有了思想的火花便注定要毁灭。于是一部分人害怕了愿放弃所有的欢乐,藏身在这暗黑里、亦或者说是被别人绑架在这暗黑里,有多少次在黑漆漆的夜里失眠、彷徨、苦闷,又有多少次借着黑漆漆的夜偷偷地哭湿了枕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