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死沙场

    黄沙漫天,血雨染红了大地,无助的呻吟和痛苦的撕咬声,随时随地有一人倒下不再起来,每时每刻都有生命走向死亡,像一颗颗寂灭的星辰陨落了。顾子湘一次次地用手枪的长刀袭向新的敌人,昏天暗地地厮杀着,渐渐地分不清敌我,迎面扬刀一阵乱砍之后,仆地一声倒地,几乎与一具尸体没有区别。

    "将军,我军已四面楚歌,剩下的兄弟不到20余人",黄猛背顶着遥遥欲坠的将军司马天宇,与其他20余人围成一个圈。秋风肃杀,虬髯将军急切地吼出一声,"顾子湘兄弟可活着...."

"顾子湘兄弟可活着……"

"顾子湘兄弟可活着..."原本苍劲有力的洪亮嘶吼声在这样死寂的秋渐渐地如潮水般消逝了。

    “兄弟们,我等曾与顾子湘兄弟立下重誓言,生死与共,战死沙场。我等将士,要当痛饮贼军血,信守誓言,虽千万人吾往矣!就算是死,也要让贼军活在我们的噩梦里...."

“吼...吼..."众将士齐声高喊,声势如同千军万马。

"杀...."话音刚落,一支长箭,力拔千钧,冲眉心而来。司马天宇一头黄发发傲视苍穹,淡然间提枪而立,凝聚全身的内力于枪尖之上与箭心相抵,顿时间,心口一股热血沸腾而出,倒退数步后倒地,箭心落在他的脖颈边,箭身已全部没入,两边的将士被一股巨力撕咬着,重伤者过半……

"天狼箭......"

第二支长箭穿心而入,身上的鳞甲粉碎,应声落地....周围的将士多被这两只长箭的余力震死....仅剩功力刚达到万劫境界的黄猛奄奄一息。身心俱疲的黄猛抬眼,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自此晕死过去。一个鬼魅般的身影,缓缓落地。

"黄发虬髯玉将军,长枪白马破天宇,可惜如此不堪一击……哈哈哈哈..."黑袍蒙面人不屑地道,"来人,取下他首级"。

"大人神功盖世,别说一个玉将军,就算十个司马天宇也不是大人的对手,属下这就为大人取下首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