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是什么味道

文/邵莹莹

01

口香糖有它的味道,花果香或是薄荷香。雨季有它的味道,泥土味或是夹杂着海水的腥味。青春有它的味道,苦涩味或是甜腻味。

我想后悔是冲刺鼻腔的酸涩味,紧咬嘴唇的血腥味,红了眼眶的咸苦味。

02

后悔是什么样的呢?难以继续的曾经,或者失之交臂的结果。

巷口的男孩,用力紧抓头发,懊悔地渴望着女孩停下脚步转过身拥抱他。

考场内的考生,来回演算着似曾相识的题目,时不时在手心冒出绵汗。

至于我,我不知道。也许是未能如愿的梦想,也许是情谊不能地久天长。也许没说出口的话再也不会向任何人讲起,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再也不会有人能听懂。

03

聊起后悔,是因为小米说:

“小时候,遇到不会的问题,就去问父母。如今不懂的都跑去问甲乙丙丁,突然发现,我好久没联系父母了。”

看着小米紧拧的眉头,眼底的雾气,字句间的语调应该都是后悔的味道。

只不过,十岁的后悔和二十岁的后悔到底还是不一样了。

我十岁的时候后悔过。那时的后悔,有错过的香草口味的冰淇淋、有新买的钢笔忘记带到学校炫耀、有做错的选择填空题。

会在下课铃声响起的前一秒钟跑出教室,不顾严厉的老师屡次三番的警告还有气的跳脚,只为买到一直念叨的冰淇淋。

会在成绩不理想的时候把眼睛哭成核桃,一个个又长又难的题卖力又反复地抄下来,在自己的世界里等一个逆袭。

在那个年少的岁月里,小小的芝麻都能被看作巨大的乌云。那些后悔,可能傻乎乎的,却是二十岁的我们回不去的曾经。

你我也早不是那个因为一块甜味糖跑遍大街小巷的孩子了。

04

那些后悔被时光一点点淹没,掩去,长成几个不轻不重的故事,偷偷抽了芽,开了花,藏着关于时光最锋利的尖刺。采摘的人儿直到秋风落下春风又绿时还隐隐作痛。

你说久未联系了,在这种难忍的刺痛里,天天折磨着,不想因别久离故乡,却为前程奔向人潮。前首未见,后方已远。

十岁的后悔往往被时光渲染的惊天动地,赤裸裸的,生怕人家看不见。二十岁的后悔往往被岁月稀释的不动声色,静默默的,生怕别人看得见。

05

如今,父母渐渐地不再能理解你所学到的东西,也渐渐地不能再理解你口中的时尚,渐渐地不能再像年少时为你撑一方天地,他们只能在电话里多嘱咐你注意身体吃饱穿暖,他们只能在工作中辛苦付出尽己所能给你想要的生活,他们只能用他们认为爱你的方式来对你待你。

《小别离》说:“我们为前程欢喜出走,却不知父母笑着将我们稳妥送出,背过身却泪流成海。”年少时总觉得要离家远远的才好,现在才明白离得越远心中越是牵挂。

身在江湖,生在世上,后悔与遗憾又何曾少过?

二十岁,我要做的是让宠爱我的人少付出一会儿,让遗憾的事情更少一点儿。父母为我们劳苦半生,就让他们站在原地,我们来走那万水千山。

有时他们仅需要你的一个问候一句晚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