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未知的自己(第112记)

2015年8月8日,是个特别的日子,这一天可是厌倦了炎夏的酷热难耐后,朝思夜盼的立秋节呢!

说起来,自己可以暂时不用为上班奔波劳作的,可是,每到这个时令,怎样避暑好怎样休闲美,竟然总是纠结。就有个生活评价是,立秋节前的半月里,最难熬。

这出去转吧,没有地方去不说,就是随便遛街的话,不晒个肉干也热个桑拿,纯粹是找罪受;待在屋里吧,总会在不所用心时,昏昏然倒在床铺上,睡它个天昏地暗;到晚上就又生物钟错乱,不错乱还能入眠的话,保证第二天一起床,头就会有要困疼掉的待遇。

立秋节后,那是一场秋雨一场寒的。没下雨的时候,晚上也和白天截然两重天的。好像立即身轻体便了,空气也觉得清爽起来。

正好是周六,下午,兴冲冲的就赶到了11小学校西边的6元一斤店看情况,一去,大失所望,那里竟悄悄的改换门庭,多么好的淘书的所在又给消匿掉,真是可惜了。

就近去永安路老张店,还是没有找出好感觉。

往东走,到府衙东,和平街的旧书店照旧紧闭着;再去瞧瞧2小门口,连老板的家店也上了黑皴皴的大锁。

空无收获,回家转,心有不甘。就没有抱多大希望一定要淘到什么似的,无聊赖的踏上新华东路“东方不夜城”古玩店何生的旧书屋。还是见到,老板娘把许多孩子们喜欢看的流行书摆了一列又一列,堵在门口口,想必是把这里参加各类培训班的小朋友们,当成了主要的阅读对象了。

老板娘还算客气,要我跨过去,到里边。感受到头上、身上汗津津的,好复查已经审阅过几遍的柜上的旧书。

找了一个习字帖做扇子,一边忽闪着,一边探头翻检着。

先是在西靠壁柜子的右下角柜阁里,找到作家出版社版刘德扬著的《月亮河》,(32开本,214页)。又是一本隽永精致的南阳作家作品集。名作家逵富太的溢美之词,在序中,不用咱来鹦鹉学舌了。

还不满足,向后转,在东靠壁柜子的第三柜阁里层,抓出来一本【台湾】张德芬著的《遇见未知的自己》,华夏出版社版的(32开本,249页)。

刚拿到手,还不敢相信,这次是找到真品了。就这书的纸质、插图、彩板套印。更主要的是书的前主人,那随处可见,阅读后用铅笔做过的标记,眉批和勾勾画画,我知道,自己是找到要找寻的目标物了。(回想,有好几次,误以为白底蓝字封面,《遇见心想事成的自己》就是传说中的喜欢的。那时候,再一看内容,会恋恋不舍的拿起又放回;这一次,是遇到真的啦!高兴啊。)

又在北靠壁柜子的柜阁里层,扒出来一本看起来污秽破烂的新知识出版社版云平编著的《杭州与西湖》(32开本,104页)。

一翻,有年头了,一九五五年五月第一次印刷。书中还有许多旧照片插页。就带上一起找老板讨价钱。老板拿过手翻了翻说,这本《杭州与西湖》要贵重一些,三本你给10元吧。

我就一元一元的给老板数钱,最后搞好给他9元。老板接过钱还在说,“你赚大了,就这本《杭州与西湖》也可以出手个七八元的。”

也真是的。回到家,赶紧用清水毛巾,清理了书本封面的浮灰,粘贴规整好破页,修旧如新的手感,好舒服。

手不释卷的把玩,幻想着书里边,一定有神秘在焉。陶醉,痴迷好梦久远。具体是什么,眼里有,心欢喜,语迟迟,还真说不清楚着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