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肆年【15】

96
帝恶道
2016.07.01 23:21* 字数 4250

《大学肆年》目录

上大学的新鲜劲随着一场大雪冷却了下来,蒋学文没有忘记生日那天对父母许下的承诺,他开始筹划着怎么实现经济独立。学校考虑的很周全,不仅设置了奖学金和助学金,还专门为经济困难的学生提供校内勤工俭学的机会,每个班级都有几个名额。这种工作的任务很简单,例如扫扫大街、捡捡树叶,就算是树叶没有捡干净也没关系,清洁大叔会帮你扫干净的,每个星期扫几次大街就能获得几百块钱的补助,说白了这就是学校支助贫困学生的一种间接方式。蒋学文认为这样赚钱太容易了没什么意义,所以他决定在校外找份兼职。很快,他就通过学校后街墙上贴的广告纸找到了一份餐馆做传菜员的工作,每天中午和晚上各工作两小时,每小时工资八块钱。

自从做了兼职,蒋学文变得更加忙碌,一放学他就骑自行车往学校外面跑,甚至连饭都顾不上吃。他第一份兼职是做餐厅服务员,在学校附近一家吃鱼的中餐馆传菜,餐馆总共有两层,厨房在一楼,蒋学文就是负责楼上落下跑着传菜,一天下来至少得跑个百八十趟,也就是他蒋学文身体素质能扛得住,一般人没两天就趴下了。亲身体验了之后才知道干哪行都不容易,一个中餐馆,从早上九点钟就要开始洗洗刷刷准备迎接客人,直到晚上十点过后才能安静下来,遇到高峰期忙得脚打后脑勺。脾气暴躁的客人对待服务员丝毫没有耐心,每位顾客都把自己当作上帝,稍有服务不周的地方就对你骂骂咧咧,蒋学文已经使尽了浑身解数,仍然还是有客人对他不满。当老板的也不轻松,他总是站在混乱的人群中指手画脚指挥着战场,常常把喉咙都喊沙哑了,要是突然哪个员工提出辞职不干了他就得自己顶上空缺。三天两头有穿着制服开着公车的不明身份人员一群一群前来光顾,老板就得好酒好菜亲自招待,还要笑脸相迎、低眉顺耳、陪吃陪喝,餐后还得千方百计的阻止他们买单,结果当然都是次次免单白吃白喝。蒋学文粗略估计,就光是这帮人一个月下来白吃白喝的钱至少也得上万。

当然,偶尔也有清闲的时后。老板要考考蒋学文的记忆,在他上班的第三天老板给他出了道考题,店里面总共有七八十种菜品,价格差异万千。老板出题:有金额500元,五个人吃和十个人吃,分别该怎么搭配菜品最适合?蒋学文的记忆力超好,他点出的菜品搭配完美,五人吃和十人吃的分量也都十分恰当,金额几乎刚好是500元。做兼职除了辛苦也会有些意外的收获,例如捡到客人的手机可以奖励50元,传菜的时候用餐的小女生偷偷塞给他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小纸条。

临近新年,班长何峰又开忙碌起来,忙着筹备一场压轴大戏——元旦晚会暨迎新晚会,这是大一新生的狂欢节,各班各系都很重视这个节日。院党委韩书记决定今年玩点新花样,以竞赛的形式举办这个节目,分为两个项目,一个是以班级为单位出一个文艺表演节目,要在元旦晚会的舞台上表演,除了这个传统项目还另外加了一项户外团体环腿赛跑,每班挑出20人,男女各十人穿插间隔一字排开,相连的两人用绳子把小腿绑在一起,跑过一定距离用时短者胜。这种游戏就要求全体参与者都要默契配合,步幅大小要一致,节奏也要一致,只要其中任何人乱了节奏整个队伍都会乱成一锅粥。

屋漏偏逢连夜雨,蒋学文已经够忙了,他本来不打算参加的,烦人的班长死活一定要他参与,两项都必须有他。班长说:“时间就是女人的乳沟,挤一挤总是会有的。”

文艺节目题材自选,但不能应付了,随便弄个独唱什么的韩书记是不会答应的。所以班长决定还是出个团体舞蹈节目吧,五大三粗的蒋学文只会“打打杀杀”哪会跳舞啊!真不理解班长为什么像吃了秤砣的王八似的铁了心一定要他去跳舞。其实这类活动真是重在参与,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班长挑选出来的这些人大都是没有任何跳舞基础,为了凑足人数东拼西凑,要么长像好看点的要么身材好点的,反正先把队伍给凑齐了。最终还得靠蒋学文把李一茹请来编舞,收场的最后一个pose,高帅非常满意。

蒋学文正捧着一盘红烧猪蹄在爬楼梯,班长催魂一般连续打了三四个电话催他赶紧去参加排练。下班后蒋学文匆匆赶过去,其他人到齐了都在等他,每次排练他都是在最后一个到的,班长还责怪他:“赶紧啊蒋学文!你小子是不是忙着泡妞去了,大家会儿都在冰天雪地的操场等着你呢,什么美女让你这么着迷天天去约会啊!”

蒋学文晚饭都还没吃呢,本来就一肚子火气,火急火燎的跑回来班长还把责任推他头上,蒋学文可不干了:“你他妈还责怪起我来了!是谁哭着喊着叫我来的?老子还不干了!”说着就要推着自行车走人。

班长哪禁得起这惊吓呀,好说歹说才把蒋学文给留下来了。

按照游戏规则,必须是男生女生间隔穿插,唯一的道具只有用来绑脚的绳子。首次排练班长打算变废为宝,用《新生杯》使用过的旗布撕成条状当作绳子,可到了要用的时候才发现谁都没带剪刀。团支书白婕对着那堆旗布一筹莫展,用手扯用牙齿咬都扯不破,蒋学文还盼望着排练赶紧结束去吃晚饭呢,灵机一动捡起一块布双手把布拉得紧绷,随手在地板上大理石锋利的棱角上一划,“嘶”的一声马上裂开一道长口,大家纷纷效仿,一堆破旗布几分钟就被撕成碎片。

排练从安排顺序开始,按照高度接近的原则排序,那些对白婕垂涎三尺的男生打算借此良机亲近她,想方设法的要和白婕挨着。李旭然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知演了多少戏,无论和其他哪个女生挨着他就是找不到节奏,他的目的就是要班长把他的位置调整到白婕旁边,可真到了终于和白婕挨着的时候李旭然就不演戏了,因为他真的找不到节奏,他和白婕的步调怎么走都走不到一起去,白婕的脚踝被绳子勒的都红肿起来。排练很不顺利,一字形的队伍走着走着就变成“V”字形,甚至“W”形,老有跟不上节奏拖后腿的突然就摔倒,多米诺普效应一倒一大片。暴脾气的蒋学文可没班长那么有耐心陪他们瞎闹,就像个军训的教官,谁要是不认真对待拖了后腿,他可就毫不客气的一顿臭骂,矫情的小女生闹情绪要退出,老好人班长好言相劝才挽留下来。

一个大羊群,总需要几只领头羊来控制队伍的节奏。队伍的顺序对前进的速度至关重要,几天训练下来好些队员的脚踝被勒的红肿,体贴的李旭然专门为白婕准备了一对护脚踝,无耐人家白婕无功不受入,被王丽颖一把给抢了。也不知经过多少次调整队伍,最后竟然把蒋学文调到和白婕挨在一起,其实本来就该这么安排了,队伍里面也只有白婕的高度和蒋学文最匹配了。

三军整顿完毕,队伍整齐的排成一字,大家都绑好了脚踝,站起身来相互搂着肩膀等待班长的口令,目标是前方二十米。然而,就在这时蒋学文竟然犹豫了,突然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花仙子白婕,蒋学文不敢冒然伸手去搂白婕的肩膀,其他人都已准备就绪,蒋学文和白婕相互对视了一眼,白婕看出了蒋学文的犹豫,竟主动先大方的伸出左手轻轻的搂着蒋学文的腰,蒋学文这才敢把手伸过去放在白婕的肩膀上。

就在蒋学文的手指掠过白婕的皮肤轻轻的搭在她肩膀上的那一瞬间,奇妙的情况再次发生,如同触电一般,一种奇幻的感觉妙不可言,第一次是那次骑车的时候闻到白婕的体香,这又是一次,像是在美妙的梦境里,梦中的你长了一双翅膀飞了起来,广阔苍穹任你自由翱翔。一米七的白婕既然如此纤瘦!手臂纤细如藕!蒋学文定了定神,轻轻的搂着白婕不敢用力拥着,他把手臂搭在白婕肩膀上就像手里捧着一只美丽的蝴蝶小心翼翼护在手心,担心弄折了她的翅膀。蒋学文集中精力努力的的适应白婕的步幅、速度、力量和节奏,他搂着白婕的力量大小恰到好处,既不让白婕感到被捏疼又能护着她不让她摔倒。蒋学文很快就掌握了白婕的节奏,彼此配合的非常默契。蒋学文护着白婕像是护着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孩,不远不近的跟着,好在她要摔倒的瞬间扶着她。白婕的左半边得到了解放,心领神会这是蒋学文在照顾自己。

十七八岁少男少女的情愫十分的微妙,可能会因为一个漫不经心的眼神、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动作、一个毫无防备的身体触碰就碰撞出火花。那天傍晚,蒋学文搂着白婕向前奔跑脑子里飘飘然不知所云,一种云里雾里不真实的感觉,虽然没有什么语言交流却配合的十分默契。那天,一座深埋在地下几千米废弃了几个世纪的矿井轨道上的照明设备通上了电,古老的发动机缓缓转动,黑暗的矿井隧道逐渐明亮了起来。

从森林里遇见采蘑菇的小男孩到帮她赶走了小流氓,再到野兽出没的丛林中遇见的猎人,到现在护着学走路的幼儿的家长,蒋学文一步一步取得了白婕的好感,一步步走进白婕的内心世界。

刻苦训练收到成效,随着班长“1、2、1、2”的口令,队伍走的越来越顺畅,前进的速度越来越快,照这样下去夺冠有望啊。正当大家都信心满满的往前冲时,意外状况再次发生,总会有拖后腿的在顺风顺水的时候给你来个急刹车。突然,队伍中间的一个家伙一个脚步没跟上,被快速前进的队伍一拉就翻倒在地上。由于速度太快,一个人的突然摔倒,相连的人都被拖累动弹不了,“一”字形的对队伍变成了“V”字形。倒下的人前俯后仰,脚被束缚着却动弹不得,整个队伍保持着一个奇怪的姿势,有向后躺倒的有向前扑倒的,高帅的双腿被拉成了劈叉的姿势疼得嗷嗷叫。

白婕受到右边同学牵连右脚突然被拖住,一个咀咧向前倒去,就这她即将向前倒下的那一瞬间,白婕迅速抽回右手去搂住左边蒋学文脖子,蒋学文第一时间放开了左边的队友抽出左手护在白婕即将倒下的路线上,他们两就像是提前预谋好的一样,危险发生的瞬间一个寻求保护一个主动保护,十分默契。白婕结结实实的倒在了蒋学文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倒地的传染病在蒋学文和白婕之间停了下来。蒋学文紧紧的搂着怀里的白婕,保持着这个有点别扭却又十分暧昧的姿势,等待着已经解开绳子的同学来救援。此刻,蒋学文和白婕两人血管里的血液如同汹涌澎湃的江水,相互之间好像能听到彼此快速的心跳,白婕羞涩的低着腮红的脸蛋盼望着赶紧“解脱”。

看到这浪漫的一幕,有人要借题发挥。王丽颖瞪着双大眼,双手捧着大脸张开大嘴做出一副十分惊讶的模样,她借机起哄竟然带头叫喊“在一起!在一起………”王丽颖这一瞎起哄,白婕羞涩得仿佛自己的脸蛋都快要起火了。蒋学文也慌手慌脚不知所措,拿王丽颖一点办法都没有。有混乱。他自己也不清楚现在对白婕什么感觉,总之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没有在哪个女孩面前紧张过,从来只有他蒋学文拿别人开涮的,而现在他蒋学文却被王丽颖这个多事的死丫头给涮得不知所措。

追求白婕的男生不计其数,对付那些追求者她已经练就的得心应手,从来都没有因为谁紧张过,但自从蒋学文的出现,有些事情开始悄悄的发生了变化。这个高傲任性、我行我素的大男孩逐渐撬开了她封闭的少女内心世界,悄悄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周末回到家里白婕对无话不说的闺蜜妈妈说出了她心中的困惑,妈妈判断是:你可能是喜欢上了这个采蘑菇的小男孩了。

下一章   专题  上一章

大学肆年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