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九十一章)回程

96
冷清持
2016.06.27 10:37* 字数 2496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也不知净玄给龙家二老灌了什么迷魂汤,我们走的时候,他们是千恩万谢,就差给我们下跪磕头了。净玄原本还准备了一袋银子给二老颐养天年,他们却是说什么也不肯要,道是上天肯还他们一个女儿,已是世间最好的馈赠了。不过看他们这么喜欢素素样子,倒也算了却了我一桩心事…

我们这次走得很急,我问净玄为何不在暮阳村多待些时日,结果换来他一顿冷眼——“这是程素素的归宿,并非你我的,在别人家里白白叨扰了那么长时间,你竟不会觉得半分羞愧?”

这当真是让我气顿不已了,他一个僧人,讲话怎可以这样不留情面?

不过经过此番为初寒作法,净玄可算元气大伤,加之上次他被石魔所伤,不必多问我也知道他的根基必然大损,所以我一时心软,也不屑与他计较。

净玄的法力已然亏缺,而我的灵力更是尽失,两方俱损,这一趟可谓得不偿失。回程我们走得很慢,纵然净玄仍可以以法力神行,但却万万不如从前那般飞沙走石,瞬息千里。当他带着我在天空中穿透片片云雾,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很久之前,他与我也曾这样在空中飞行过,只是目的地是何处,后来又发生了何事,我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大师,我有一事想要问你。”在看尽千帆云雾之后,我百无聊赖的问。

“何事。”他的白袍如雪,衣炔飘飘,哪里像一个出家入世的僧人,倒像是这天间一位出尘的天仙,在他面前我竟只有自惭形秽的份…

我眼锋一挑:“你说,你要走便走,何必在走之前那般吓唬素素呢?”我不满的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生性便是这样威严,这样不容人呢。”

他愣了一下,有些诧异的看我一眼:“我对程素素说的那番话,你认为,我是在恐吓她?”

“不然如何?”

他叹气般摇了摇头:“连这点常识都没有,枉你白白活了几百年。”

我大为不满:“什么?你,你凭什么这么说?!”

“那是言灵咒。”他鄙夷的道,似乎连多看我一眼都很嫌弃。

“言…言灵咒?”我讷讷的重复,内心充满了疑惑,“那是什么咒法?为何我从没有听过?”

“你平日率性而为,也许不是没有听过此咒,只是听见了也不曾在意。”他断言道,继而细细解释起来,“言灵咒,顾名思义,即是用言语的力量去束缚一个人的神思。你觉得我对程素素说话很有威严,那其实是咒法的法力在作怪,若非如此,怎能让她从心底认定自己便是龙家的女儿?又怎样在日后她回忆起从前的蛛丝马迹之时能控制她的心神?”

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大师真是深谋远虑!”顿了顿,又好奇的道:“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好玩的法术,大师,那你为何从不曾以言灵咒来束缚我?”

他有些哭笑不得:“平白无故的,我为什么要束缚你?”

“这…无论如何,你总有什么事是自己想做,却做不到的罢?我可以帮你!”

“我做不到的事…你也帮不了我。”他眸光似乎有一瞬间的黯淡,就在我以为自己看错的时候,他又若有所思的望了我一眼,“何况如今,我大约已不能对你施行此咒了。”

我愣了一下:“为何?”

他抿唇不肯回答,我却不依不饶,缠问了他好半日,直至将他缠得烦不胜烦了,他才慢慢的道:“若要言灵咒生效,便需要施咒者的法力修为远高于受咒者,否则只是无用功而已。”

我听得大为诧异,不敢置信的道:“你是说…是说你的法力并未远超于我?甚至…甚至,还不如我?”

“……”

“大师,你莫要眶我,”我怀疑的道,“这怎么可能呢,你潜心修道,又有天界星君点化,天生便是来克我等妖道的…何况我现今灵力全失,更不是你的对手了…”

他的眉间似乎积叠了千山万雪,眸间又仿佛溢满了迷雾重重,怎样都看不真切。这倒真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了…

可不论我余下如何追问,他均沉默不言,似乎是绝不肯再透露一个字,我于是泄了气,闷闷不乐了一会儿。过了片刻,忽然想起一事,又兴致勃勃的向他道:“大师大师,纵然你不能对我用此咒,但教教我总是可以的罢?这么有趣的法术,若让它就此在人间泯灭,那可当真是天大的浪费!”

他思虑了一刻,立即连连摆手:“教不得,教不得。”

我于是不满的问他原因,只见他眉毛眼睛全皱在了一起,十分为难的道:“若叫你学会了此咒,还不知会用在什么人身上,到时天下只怕大乱,六道混淆,实是难测。”

他那副愁容满面,悲悯众生的神色,似乎已经看到了我用言灵咒祸害苍生的模样,难道我在他眼里就是这样一个不知轻重、为害众生的妖物?当真气死人!

我对着他吹胡子瞪眼睛,恨不得一脚将他踢下这万丈高空,但又碍于此时还依赖于他的神行,故而只有作罢。只是余下的路途中,我气得再也没有对他说过一句话。

踏过青翠百山,行过百里江河,便见不远处是一簇别于他处的繁盛,灰色的城门上隐约可见“江宁”二字。

这时听见净玄启了口:“到了。”

我忽然觉得有些怅然若失,这一路就这样结束了,其实来去不过半月时间,江宁城还是那个江宁城,始终兀自繁华,不曾有变。然而此刻的我却只觉得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净玄带着我落到了一个偏僻无人的城楼上,随即缓缓收了法术。我却望着他的背后愣愣出神,一旦从这个阶梯下去,我们大约便要分道扬镳,也不知再像这样与他并肩而立,又将会是何时…如若可以选择,我倒希望这趟回程能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最好永远不会到头…

“小鹤妖,”他淡然的叫我,打断了我的沉思,“你今后打算如何?”

“……”

我还有些未回过神来,我打算如何?是啊,日后我又能如何呢?这也许是最让我迷茫的事情了…

他的目光如炬,似乎已然看透了我的心思:“你总要做些事情让自己充实起来,这样才能在人间安身立命,”顿了顿,他又问道,“你难道没有什么自己喜欢做的事?”

我沉默着思虑了片刻,忽然回想起从前在祠堂时忙碌不堪的日子,那时我会为人们的一声道谢而欣慰,为孩童的一抹笑颜而欢喜…那样的时光,当真是极简单,且又是极让人满足的。

“我曾同你说过,从前我在这城中以你的名义建了一座祠堂…”我犹犹豫豫的道,又继而深深叹了一口气,“但现下已被官府给查封了…”

他眸光沉吟了一瞬,接着道:“放心,此事我会替你解决。”




感谢阅读,喜欢别忘点个赞,谢谢支持。

期末了事情很多,作者是学中文的…要背好多好多书…大概下星期会停更,专心考试,7月10号以后恢复更新,希望大家能理解,爱泥萌…当然这个星期还是会按时更新的!把存稿更完。

还有很多读者问我什么时候完结,这里统一说一下,大概是8月底结局。谢谢这大半年来每一个追文的读者❤

下一章

白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