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 | 四十四次日落

“我喜欢日落。我们一起去看日落吧。”

“其实这世界上没有谁是真的大人。”

ITD小组讨论故事脚本时,同组的荷兰小姐姐说,“大部分人都在假装长大。”

她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想起《小王子》中有类似的句子: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小孩,虽然,只有少数人记得。

由这些话有人写了篇略鸡汤的书评👇

许多人没有时间停下来看看夕阳或星空,没有时间等待花开花谢,没有时间写信,没有时间问路边低着头的小孩在想什么,没有时间练习用口水吹泡泡。

……我们纷纷离开家乡,丢下父母,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煞有介事地生活。之后,每年我们都要花大量的时间在两个甚至更多个不同的地方跑来跑去,挤作一团。

“我还有很多正经事要做。”这是我听到的最可笑的借口。

——大头绿豆《长大了就笨了》

被手头的正经事弄得心情烦躁时,这些话就特别戳我。然后忍不住自嘲:你到底在忙啥啊?

嗨,真是个不可爱的大人。

小时候看《小王子》是当金句辞典看的。记了里面很多句子,因为写作文用得上。

比如“你在你的玫瑰花上耗费的时间使你的玫瑰花变得如此重要”,“真正重要的东西是用眼睛无法看见的,你得用心”。

还有,

“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一天,我见过四十四次日落。”

后来不需要写作文了,这些句子也早已被用烂而失去新鲜感。我却依旧对“四十四次日落”这个概念心动。

倒不是因为喜欢日落,更不是因为喜欢苦闷。

只是,当黄昏降临时,想到此时远方总会有人正看着日落有些苦闷地想着自己那点小心事,就觉得日落是一个很特别的信号——

在白天,你是要努力学习好好工作的人;

在夜晚,你是要洗衣做饭照顾家庭的人;

而日落时,你不用扮演什么身份。

你是你。

拍过一些我的日落。

你是否在哪片黄昏里看到自己?

△ 2015 垦丁

黄昏海岸线,感觉在现实里看到了漫画场景

△ 2015 台中

夕阳下的东海大学

△ 2015 北京

北科一斋顶楼,经常爬上去拍日落

△ 2016 北京

操场看台,吃完晚饭喜欢来遛弯儿

△ 2017 北京

逸夫九楼画室是我们的秘密基地

△ 2014-2016 北京

大学时总喜欢日落再出门(大概是怕晒_(:з」∠)_

△ 2017 荆州

和纸巾同学疯狂拍照的一个夏天

△ 2017 荆州

暑假在家总能看到特别好看的晚霞

△ 2017 北京

飞荷兰的那天,在首都机场。跟爸妈分别后,看到窗外的夕阳也觉得不舍

△ 2017 代尔夫特

代村的宿舍17楼视角。刚来的时候常去顶楼看日落,羡慕住高层的小伙伴

△ 2017 代尔夫特

有时候一个人骑车,看到特别好看的晚霞身边又没有人可以分享,就停车认真看一会儿,想把别人的份也看了2333

△ 2017 代尔夫特

在学校和同学备考到天黑,抬头看到乌云的金边就像世界末日

△ 2017 布拉格

17年的最后一天,很幸运看到了传说中布拉格黄昏的广场

△ 2018 巴塞罗那

有人指着黄昏里的机尾云惊喜地说:“诶你看流星!”

那就对着机尾云许愿吧~

△ 2018 帕尔马

太阳还没落下,月亮已经升起来了。地中海的晚霞温柔地模糊了日夜的界线 




你在日落时想心事。可日落的速度总是比想象中快。太阳沉沉坠下,黑暗迅速涌起,你再次回到“不动声色的大人”这个角色。

还有好多问题没想清。

譬如“还有很多正经事要做”是否是不愿直面初心的借口;

又或者“花掉整天的时间看花看鸟看日落”只是对于真实生活的退缩。

想不明白。

但至少,明天还有日落。

图/文:栗子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