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打开冰箱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吴成毕业已两年有余,至今仍一事无成。他每天的活动轨迹就是出门、找工作、投简历、回家。

他送过外卖,炸过鸡,打包过快递,现在独自在一个二线城市里漂泊,从前的积蓄还够他撑上几个月,他想过回家,但看看同样在外闯荡,其中还略有所成的朋友们,又心有不甘。

他的小出租屋里有一台冰箱,有些年头了,上面还缠着许多胶带,是房东留在那的,不让他搬动。既然房东说那冰箱还能用,他就扯掉胶带插上电蛮用,平时吃不完的食物、买来的水和饮料就扔进去冻着。肚子饿了就打开冰箱找找里面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

今天又是无功而返的一天,他对现状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不再像从前那样垂头丧气的走进家门,相反,他现在有了种完成一天任务的如释重负。

反正不是在家蹲着什么也不干,我可是出去找了一整天的工作。他在心里这么安慰道。

他像往常一样打开冰箱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没曾想这一打开,竟发现里面摆满了生鲜水果和肉类排骨。

他有点懵,怀疑是不是自己今天走了太多路,有些神志不清。

可这扑面而来的冷气却是异常真实。

他伸手摸了摸那些排骨、水果,冰凉凉的。难道是老妈来了?买了东西放在里面?可转念一想也不对,老妈知道自己不会做饭,不会买肉类排骨的。

他小心翼翼的拿出一个梨,啃了一口,鲜甜多汁冰凉爽口,好久没吃水果了,这一尝之下真是美味。

他又拿了一瓶水,关上冰箱啃着梨坐在电脑前。一边打开QQ,脑中一边闪过许多大胆神奇的想法,什么田螺姑娘啊,白蛇精报恩,但自己可没救过什么动物,倒是吃过不少,想想也不可能。

正想着,好友群亮了起来,一点开,发现是大学同学李市跟自己女朋友闹掰的事。起因是李市发现自己女朋友和她前男友还有往来,一气之下跟她大吵了一架,没想到女朋友吵完之后玩起了失踪,怎么找也找不着了。

大家都在群里七嘴八舌的安慰着李市,还支招怎么把她女朋友找出来,当事人却一言不发,好似不在,只是其他人聊的火热而已。

吴成附和了几句,发现梨已啃完,但肚子里还是空空的,便又去打开了冰箱。

这一开之下,竟发现冰箱里的水果排骨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那种只要加热就可以吃的菜,还有许多罐啤酒饮料。

难道我的家里真有小精灵?他转头环顾四周,四面是墙。

可能是生活实在太乏味失败,吴成平时就爱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什么家里住进个狐仙女友,自己突然拥有超能力之类的。

吴成有时也觉得自己的想法天真可笑,可又总忍不住去想。

这次冰箱里出现了这样神奇的变化,连吴成自己都要以为自己的幻想成真了。

他拿出几盒饭菜,边吃饭边打量,将家里到处都仔细看了一遍,又将冰箱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最后他站在冰箱前,心里想着要是来个饭后甜点就棒极了,边想边打开了冰箱,没想到一打开,里面就只有几根葱和几颗蛋。

啊,不对不对,我要的是甜点啊。他在心里默念道,又打开了冰箱,这次里面是些没吃完的饭菜和一些排骨。

真是奇怪,难道不是按我的想法出现东西吗?难道还是随机的。

吴成又打开几次冰箱,每次里面出现的东西都不一样。

他突然想到了哆来A梦的任意门,难道这个冰箱的门能通向其他冰箱?可这冰箱以前不会这样啊,诶,这是不是说明我以后不愁吃喝了?

一想到这点,他突然兴奋了起来,节省掉一日三餐这笔大开支,他就又能在这座城市多挺一阵了。

但吴成没能高兴几天。某日他哼着歌再次打开冰箱时,却闻到里面传来阵阵恶臭,他打开下层,发现里面竟蜷缩着一具被冻的硬邦邦的女尸,那女尸的头埋在臂弯里看不清脸。身上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吴成吓得蹦了起来倒退好几步一直退到墙角,他全身的毛孔都炸起来了,只觉得自己周身寒冷,好像也被放进冰箱里冻过一样。

他在墙角里呆坐了许久,才鼓起勇气,眯着眼,颤颤巍巍的走上前去,哆嗦着将门关上。

怕不是开了杀人犯的冰箱了。吴成不敢再碰冰箱,爬到床上去躺了下来,紧紧裹住了棉被。那女尸的样子一直在眼前晃,充斥着他的大脑。一整晚都没能睡好,虽然他知道他再打开那冰箱的时候,那具女尸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他心里已有了阴影,连碰都不想再碰那个冰箱一下。

他也不想再去找工作了,也不想再在这个城市里呆下去,他已打定主意,这就收拾东西回家。

因为不想回出租屋见到那个冰箱,走之前的几天吴成几乎都呆在外面,却碰巧遇到了同样神色憔悴的李市。

两人找了家摊子喝起酒聊起天,原来李市的女朋友还是没有找到,他也聊系不上她的前男友,别人都说他们俩搞不好一块私奔了。

本来李市和她的女朋友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甚至连婚房都看了,却没想到中途生了这种变故。当下也心灰意冷打算离开这个城市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吴成登时有了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但他自己的事却不便说,只能边听边喝闷酒。

两人都喝的醉醺醺的,互相搀扶着,就去了附近吴成的出租屋里,两人在床上一倒,便呼呼大睡起来。

也不知睡了多久,吴成感到一阵阵的冷气打在自己的身上,他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见李市正坐在床头,背对着他。

吴成靠在了枕头上,说了句,你醒来啦。

李市闻言转头,一脸铁青的看着他,问:那具尸体?

吴成立刻想起那具女尸,难道那具女尸还没消失?

他侧头朝冰箱看去,冰箱的门大开着,那具女尸仍蜷缩在那。

他的心立刻吊了起来:那具尸体跟我没关系啊。我……我没有杀人。

这具尸体怎么会在你这?李市继续问道。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吴成一说完,忽觉对方的话不太对劲。再抬头时,看见李市已拿起一本书朝他头上打了下来。

在醒来时,吴成发现自己手脚都已被绑住,坐在正对着冰箱的椅子上,李市仍坐在床头,嘴里吸着烟,地下都是烟头。冰箱里的女尸已被移到了上层,下层空落落的,好似留出来准备装其他东西。

李市身边放着一条皮带,皮带很新,像是刚买不久的。

李市你要干嘛?吴成慌张的问道。

李市闻言转头看向他,眼神阴冷。

我也不想这样的老吴,我真的不想,我们好歹也是睡过上下铺的兄弟。说到这他又抽出了一根烟来点上,继续说道:你放心吧,我会很快结束的,你不会有什么痛苦。

说罢,他拿起皮带两手撑了撑朝他走来。

此时吴成心中已经猜到八九成了,看着李市阴着脸手持皮带朝自己缓缓走来,心中的求生欲望已远超了内心恐惧。他在李市快要走近之时,微微踮起脚尖抬起身子,一鼓作气撞了过去,直将李市撞的跌入身后的冰箱之中。这一切都发生在眨眼间的功夫。

他趁李市还没爬起来之际,忙别过身子将冰箱门关上。可李市的一条腿还在外面,冰箱门合不上,李市就在里面用力推着。

吴成这辈子的精力恐怕都没有此时此刻如此集中过,他仿佛挖掘出了全身的潜能死死地顶着冰箱门,直到李市吃痛将脚缩了进去,冰箱门终于关上了,吴成仍死命顶着,直到精疲力尽再也站不住了为止。

他找到刀具将手腕上的绳子割开,解掉身上所有绳子后,便迫不及待的拿起胶带将冰箱一层层裹了起来。

看着冰箱被胶带层层裹住的样子。

他突然想起了刚来时看到的冰箱。

不知道之前的那个租客又遇见了什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