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那是一场爱的羁绊

我相信这世界上,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爱,在见到的第一次,就注定要羁绊一生,就注定像一棵树一样,生长在心里,生生世世。

                                          ——《网易云评论

Ich liebe dich

你有没有如此,想念一个人?

站在午后咖啡馆的街角对面,望着不远处穿着黑白格子外套的男孩孤傲的背影,空气里肆意的桂花香掺杂着日光。

突然闯进来的莫名情绪里,似乎是有了这样一个人,曾经这样拖沓过自己的视线,如此,高傲,凄冷。

01

十年前。

麦子高三。像所有的备考生一样,生活过的枯燥而乏味。

江生楠是冬日里转来的艺术插班生,她记得清楚,因为那一天,是麦子17岁的生日。

麦子没有过生日的习惯,午休时,她正在班里的后排座位上整理班上同学的资料,班长就带着那个少年走进了班级。

她一抬头,看到了穿着黑色外套的大男孩。他的背后放着画板。

没有想象中艺术生的邋遢,头发清爽,皮肤白皙,身上还带着好闻的薄荷味。

最重要的是,他个头很高。

嗯,麦子想了想,她真的是很满意他一米八七的样子啊……

新人入班,自然是要登记一些信息的,她拿了小册子,认真的写下少年的名字。

他说,他叫江生楠。

“哎?错了喔,这个“楠”里面的横线是两条,你写了三条。”

麦子正在写着,忽而耳边传来他的声音。

她愣住,疑惑:“啊?不就是这样写的?”

江生楠笑了起来,一口明晃晃的白牙配着深深的酒窝,闪瞎了麦子的眼。他拿出手机,打出来“楠”字给她看。

麦子额,瞬间红了脸。

他笑,不甚在意,看了一眼册子说:“女班长大人,今天你生日啊?生日快乐……嗯,送你这个。”他把背包取下,掏啊掏的,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孙悟空的泥塑。

麦子愣住,接过了玩偶,有些奇怪:“谢谢,你怎么知道?”

他伸出纤细的手指,点了点信息册上,前面几个醒目的班委的信息。

这少年漫不经心的笑:“你和我妹妹一天生日,长的嘛……也很像。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俞——麦——同学。”

被刻意拉长的声线,那个会腾云驾雾的悟空,还有那个俊俏的少年。

或许是麦子在那个冬天,感受到的最温暖的一束阳光。

只是紫霞仙子说过,我等来了我的意中人,我猜中了开头,我却没能猜的中这结局。

02

江生楠是艺术生,在班里的日子并不多,他在后排转着笔听课的时候,一定是眼睛里也同时是在望着麦子的,他会注意她的发型,她今天穿了什么鞋子,甚至看到她的黑眼圈就能判断她昨天到底有没有睡好觉。

午休,江生楠会坐到麦子面前,拿着练习册去问题。她一边讲题一边又对着班级的记录本写写画画,他虽然不想承认,嗯,但她这样认真的样子,真的很温柔。

在班里,他也只愿意和她亲近,甚至不知从哪找到了她的微信,只为了每晚说一句“晚安”。

有人说,江生楠喜欢她。麦子那时候只会淡淡瞥眉,斥责别人别胡说。

她一直觉得,那样……美好的少年啊,凭什么会喜欢自己。

周末那一天的晚自习,照例,生活委员会在多媒体上放一两首歌。

那天,正好是麦子很喜欢,很喜欢的《匆匆那年》。

MV上,方茴正抱着陈寻一遍一遍的说着“我爱你”。麦子正在班级后面静静看着,有些泪光闪烁。人声噪杂,她一扭头,看到门外穿着白色卫衣的江生楠带着耳麦晃了进来。

她有些微愣,心跳,是控制不了的速度。

那个少年趴在她身后的桌上,弯着眼笑着看她:“错字小妹妹,看到我就那么感动?”

他笑她那次的失误,一直打趣她是“错字小妹妹。”

咳咳。麦子瞪他——去上自习!

她握紧了拳头,又随之松懈。

江生楠是江生楠,他就是喜欢她又怎样?俞麦她……这辈子注定是不会爱人的。

她和他不一样,她只能用力奔跑,怎么敢停下?

03

模拟考过后,俞麦照旧是班里头筹。江生楠也很不错,前十名的成绩。对于一个艺术生来说,实属的难得。

放了晚自习,与往常一样,俞麦骑电瓶车回家。去停车处找车子,悲哀的发现轮胎没了气,她望了一眼天色已晚的四周,十一点多的半夜,打车都不太容易。

这个城市的人们,总是作息很早。

爸爸刚刚联系上她说,家里没人,让她先在学校宿舍住一晚。她不习惯于群居生活,还是想回家。

她正纠结,索性咬了牙,推着它回去。

那一日,路边的街灯坏了几个,她没注意,便走进了一个从没有去过的胡同,乌漆抹黑的巷子,静谧的只有猫咪微弱的叫声回荡。

也许,第一次,天不怕地不怕的麦子,体会到了六神无主的滋味。

正慌乱里,身后,有人喊她的名字。

于是,她一回头,就看到了,那个少年,踏着夜色奔跑了过来。

三步两步,到了面前,额头有了细微的薄汗。

依旧白皙俊秀的脸,灿烂如星辰的眸子,笑着叫她说——麦子,怎么了这是?需要我帮忙吗?

她哑然。

还是点了头。

命运就是如此神奇的东西。江生楠正好路过巷口瞥了一眼,看到模糊的街口似乎站了一个穿着校服背影很像俞麦的女孩。

他听完她的话,想了想,嗳,要不去我家住?就在学校附近,走过去二十几分钟。那是我爸以前买的房子,平时没人住的,只是不定时有人打扫着。正好,我前几日拿了把钥匙。

他看她犹豫,笑得灿烂,走吧走吧,你住主卧我住客房好了。或者如果你不要我陪你的话,我把钥匙给你。

麦子想不出理由拒绝,还是随他一起去了。

路上,江生楠去超市买了一些零食,梅子,饼干,薯片,奶茶,挑挑拣拣的,竟然都是她喜欢的东西。

到了家,他拿着刚买的食材去厨房做面,放了电影,让麦子随意。

麦子进去洗了澡,从衣柜里找出了江生楠的衬衫换上,吹干了头发,穿着棉拖坐在沙发上开始看电影。

江生楠背对着她,开了火在一侧熟练的煎了鸡蛋。

她从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有些好笑——江生楠,你经常给女孩做夜宵?

那少年转头,腰上还系着黑白的围裙,干净而养眼,他笑——死丫头,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救济你,你还这样讲我。

她哈哈,抱歉抱歉哈。

江生楠一边忙着手里的东西,一边叹息。他说麦子,你怎么就不能试着依赖一个人?你一直都太要强,你不知道,其实班里很多男生都喜欢你,你聪明,认真,性格好学习好,所有人都很喜欢你,包括……我。

他端来了面,晶莹的圆面,碧绿的葱花和青菜,小巧圆润的荷包蛋,整整齐齐码放的胡萝卜丝和黄瓜丝。香味四溢。

麦子蜷曲起身体执起玉色的筷子,吃了一口。她没有答,恩,她说,我和你讲一个故事。从前,有一对兄妹,哥哥成绩优异,体贴懂事。有一天妹妹非要拉着他去游乐场,哥哥很宠溺她,便同意了,后来发生了意外,哥哥为了救她出事,生命停在了十四岁。因为这件事,女孩的爸妈离婚了,她的妈妈一直都不愿意见她,于是,女孩跟着爸爸生活,努力变得懂事,学习优异,变得像她的大哥。

她捧着热气腾腾的面,雾气氤氲里,眼睛有些酸涩。她说:“故事说完了。江生楠,你是不是放了许多辣椒了啊?好辣啊……”

江生楠在一侧静静的看着她,拿下她手里的东西,他说:“辣就不要吃了。”

她起身,笑着看他:“好吧,江生楠,这是睡前故事,晚安。”

所以,你听懂了吗?江生楠,我俞麦,不会爱人,也没有权利去爱谁。

04

毕业典礼,江生楠在大礼堂弹起了钢琴曲《瞬间的永恒》,台下,众女生为他尖叫拍手。

他的目光,温柔和煦的望着一处,不似平日里玩世不恭的模样。

谢幕,台下的拥抱,一个接一个的,直到最后的麦子,停滞的空气,他的薄荷香。

他在噪杂的人群中低声说——Ich liebe dich。

她问,什么?

“没什么,我说高考加油。”少年抬手,偷偷揉了下她的短发。

那天风很大,班主任组织在市区中心的广场拍毕业照。

麦子正看着人群发呆。

江生楠和班里每一个女孩子都拍了合照,到了俞麦的时候,他微笑——可以吗?

俞麦第一次换下校服,穿了长裙,看起来异常温柔,她红了脸,点头说了好。

那是她和他唯一的一张单独的合影。穿着白T的少年揽着她的肩膀,笑得灿烂如花。

临走,他送给她一本书——《麦田里的守望者》,并嘱咐她,高考之后再看。

然后,一场兵荒马乱的高考,等成绩,填志愿。

后来听说,他被爸妈送出国留学,偶然挺听朋友说起他的消息,都是各种天高海阔的谈论,是她根本接触不到的高度。

她翻起旧日被尘封的书籍,在书架最上面架空的新书,打开来看,翻到最后一页紧紧夹着的,是一封手写的信。

是她看了无数遍,以至于不敢再翻开的那一页。

他写,麦子,展信安。

你可能不信,我对你,是一见钟情。我喜欢你,一直一直,后来在画室,画了许多你的肖像,希望有一天,可以亲手交予你。

你似乎是怕我的。总不敢与我过分亲近。那次见到你看《匆匆那年》的MV黯然神伤的样子,我很难过,大抵,你也想拥有那样一段奋不顾身的爱情。

我想说,如果是你,我也可以。

我的父母为我安排了出国的事情,这一去,不知何年能回来,我自然,也不敢耽误你。

因此,也只能随你的愿,不敢对你特殊。我有多纠结,你当然不知。既希望你知道,又希望你不知道。

总之,你若对我有一点情意,便在高考之后同我讲,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考虑。只要你愿意,我便为你留下。可好?


尾声:2017年,俞麦在柏林的酒馆里捧着啤酒,一坐就是大半天,她时常会对着旧日发呆,似乎,如此,他就像是从没有离开过一般。

她用了十年,终于有能力站在他的身边,得以与他,比肩而立。

可那个少年,她终究还是要永远失去了。

被风吹起的,桌面上的,一张旧报纸。

2016-07-22

慕尼黑北部的奥林匹亚购物中心当天傍晚发生枪击案,造成9人死亡、多人受伤。

那个头部中弹的年轻男人,有英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侧脸。是她只一眼就忘不了的少年,是她这一生全部的劫数和所有的遗憾。

她很想问他,江生楠,地上那么冰,你是不是很冷?

那个少年啊!他曾经用德语对她说,我爱你。他等她一个月,只等来了一句——我不喜欢你,你走。他用尽半生,不惜忤逆父母,直到28岁生命终止,也不肯谈恋爱。

恩,你听好啊!江生楠。

我——爱——你。

这样,天堂的你啊!会不会,真的能开心一些了?





题外话:(大概每个年少的梦里都存在这样一个男生,他优异,俊秀,且对你情有独钟。

可惜我不曾遇到。

所以只能以故事的方式,与你们分享。

赐予那段青春可以盛放的光芒,弥补所有遗憾的爱恨别离。

就只当他,真的来过,就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