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重生之再定乾坤 15欢喜又陌生的感觉

落座后,太子见姐妹俩仍有些不自在,语气轻松地道:“我今日是微服私访与堂哥出来游玩的,两位小姐可千万别拘束。你们看,我三皇兄的母妃是将军夫人的堂姐,算起来咱们还是表兄妹,不如今日咱们四人就表哥表妹相称可好?”

沐紫阳一怔,觉得这表兄妹实在是有些远,皇上后宫妃子那么多,天南地北的佳人应有尽有,与帝都的各大臣府邸更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虽说进了宫名义上就成了太子母妃,可谁也不会这么算,太子是皇后嫡出,又是东宫之主,成年都留在宫中的正经主子,那些个所谓的母妃见了太子可是要按规矩恭恭敬敬行礼的。

若真按太子此刻言语来论算,这太子殿下可不要因母妃遍后宫,而表妹遍天下了。

如此一思量,姐妹俩心中都偷笑了起来,不过既然太子发了话,那就欣然接受吧。

毕竟与太子攀亲戚的机会可不是随时都有,更何况是太子主动贴上来的呢。

太子见二人松口,高睿栋也没有反对,兴致更高,接着又道:“这大表哥大表妹的实在是不好听,我不喜欢,不如我与堂兄就是小表哥与睿表哥,沐家两位小姐便是表妹与小表妹,宝儿自然叫表姐与小表姐,你们看怎么样?”

宝儿当下就甜甜地唤了人,沐紫阳也不端着,语带俏皮:“那就听小表哥的……就不知今日小表哥与睿表哥可有认亲礼给两位表妹呀?”

听着这称呼,高睿栋心中一乐,嘴角高高扬起,又拿起一片桌上的核桃红枣阿胶糕味给宝儿。

太子也高兴,他自小长在宫中,又是一出生就被封的太子,举手投足都是要守足规矩。

今年回帝都之后便更是想念营中不分你我轻轻松松的相处方式,两年虽短暂,却无比快乐。

大手一扬,慷慨地道:“哈哈……表妹们要什么礼尽管开口,今日这顿自然不用说,刚刚听表妹说还想去临风楼来着?表哥去定位子,只要定下来就派人去叫上两位表妹,再正式请一顿如何。自然了,表妹们如此看重身边的丫鬟们,表哥多定一桌,一起请了,这般安排可满意?”

知道太子的确是不缺钱的主,只是不料这般贪玩,沐紫阳与沐慈儿连声道谢,雅间中的气氛比之刚才更好了。

沐紫阳见高睿栋已拿了第三块阿胶糕要递给宝儿了,阻止道:“睿表哥别给宝儿喂太多阿胶糕了,待会儿吃不下主食了。”

说完突然觉得有些别扭,上一世对高睿栋总是没有好脸色,唤他时也都连名带姓的,怎么都想不到有朝一日会从自己口中叫出这声睿表哥。

宝儿听沐紫阳叫了自己的名字,又开始不依不饶地往沐紫阳身上扑了起来。

高睿栋本是不肯松手的,可瞥见她腰间挂着的小竹片后,登时眼睛一亮,又想着刚才那声甜甜的睿表哥,心情大好,便由宝儿被沐紫阳抱去怀中。

两人一时玩得高兴,高睿栋静静在一旁看着,竟得有些移不开眼。

太子望着三人,心中不住地偷笑,慈儿坐在太子的右手边,发觉太子咧嘴笑得有些狡黠,呆呆地眨了眨眼。

察觉到沐慈儿投来的目光,太子不自在地轻咳一声,暗道糟糕,自己打坏主意的模样被个小姑娘察觉了,这温润如玉的好印象怕是留不下了。

索性心一横,向右靠了靠,低声问:“小表妹你看,堂哥和你长姐配不配呀?”

沐慈儿在太子靠近时有那一瞬的紧张,一听此话,轻笑出声,抬眼去看,的确有些爹娘逗着大胖儿子的错觉。

越瞅越觉得眼前场景顺眼,不自觉笑容也一同狡黠了起来,压低了声音问道:“小表哥可是想撮合他们?”

太子眉毛一挑,斜睨一眼沐慈儿,嘿嘿笑了一声:“的确有这个打算,小表妹不知道,我这堂兄呀,之前在军营一直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做什么都游刃有余的,自从上次将军府宴会遇上了咱紫阳表妹不知为何就换上了个沉稳的性子,我觉得一定有问题。”

沐慈儿觉得此刻的太子与上次初见时完全是判若两人,之前见他是一身尊贵的明黄色,颇有皇家气质,同时又散发着一股温文尔雅的书卷气,实在遥不可及。

今日却像是个大孩子般满脑子都是怎样撮合堂兄的姻缘,十分家常的一身柳色衣袍更如春日里嫩黄色的新芽,暖人心脾。

不可否认,无论是高高在上的皇家太子还是一如世家小少爷的天真少年,都令她心跳不已。

沐慈儿不懂这陌生的感受是什么,只是遏制不住地觉得欢喜,听他说话,看他靠近,她都高兴,就是想想都停不下笑容。

小心翼翼地又将脸凑近了一些,感到心脏似大有跳出喉咙口的趋势,大着胆子颤巍巍地问道:“小表哥可有计划?”

太子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看着沐慈儿,轻声道:“没有……”

沐慈儿一愣,两人一同哈哈大笑了起来。

沐慈儿是见识过帝都那些纨绔子弟风流才子之流的,觉得这隆世子可完全称不上玩世不恭,至多也就是笑得多了些灿了些,不似普通男子总是一本正经的,亦不是如太子于人前那般的浅浅笑容,虽礼仪周全却难以亲近,开口问道,“其实,会不会是睿表哥因为回都才拘束了些呢,帝都不似军营,烦神不累身,虽不用终日操练,可人前人后却是一点错都不能出的,这时时刻刻的一举一动都得把握好分寸,不能让人揪了小辫子,这习惯了军营蓝天白云的武将,的确是很难为的一件事呢。”

说着便发觉自己有些逾规越矩了,小小女儿家如此随意地跟当朝太子谈起了男子的事,一下变了脸色,解释道,“是爹爹曾经告诉我,他自己笨嘴拙舌的,总怕说错话做错事来着……”

太子只当没有察觉,笑笑道,“小表妹说得一点不错,其实我也喜欢军中畅快的日子。”歪了歪脑袋,想了想后道,“可我还是觉得,我堂兄对表妹的心思一定不一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