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北京呀,秋天

字数 978阅读 177
图片发自简书App

北京的一年四季,最舒服莫过于她的秋天。

秋高气爽,既无春天的风沙,也无夏日的桑拿,没有冬季的干冷,也不见雾霾的通杀。

然而,还是讨厌秋天。

因为一一有鼻炎。

入秋即发,入冬即化,谓之季节性过敏鼻炎。

医院大夫说:这玩意儿治不了,也不用治,过了季节自然会好。

凡是劝你少花钱的大夫,都是好大夫。

所以我信他。

信春哥,得永生。

信大夫,得难受。

于是,每个夜里的我都辗转难眠,不是思量太多,而是流量太大。可惜不是手机流量。

刚开始流量大且汹涌,很快两大“通风口”堵塞其一。头朝左侧卧,则左风口堵,头朝右侧卧,则右风口堵。于是反复翻滚,想堵谁就堵谁,想通哪个就通哪个,有种生杀在握之快感,倒也自得其乐。

很快,两个通风口都堵了。两片鼻翼吸到贴在一起,也不会有一丝风进去。

但不怕,还有嘴巴这个超大通风口,大口吸气,大口吐气,只是嗓子太干,空气每次进出都带有重低音磨擦感,怀疑时间久了,会不会磨擦生热,然后发生钻喉生火现象。

后来发现,我想多了。

嘴巴虽不会堵,呼吸道却会。

喉咙还没生起火来,呼吸道就先堵了。

呼吸道一堵,那就是哮喘的感觉。这个时候就别假装睡觉了,感紧地,要么坐起来,玩会儿手机,要么站起来,冲冲步数排名,甚至还可以去洗个澡,等休息好了,再回去睡觉。

早上起来,假装精神饱满,吸一口新鲜空气,打出第一个喷嚏后,流量再次如决堤之大江,磅礴而出,又如涓涓细流,在你不经意间,滴哒而下。

被孩子一脸嫌弃,我都不流鼻涕了,你一个大人还流…

然而,你以为仅仅一个鼻炎就够了么?

不,万能的秋天会告诉你,我还有蚊子。

蚊子不是夏天才有的吗?

是的呀,夏天的蚊子,你秋姐我也有,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惊喜你妹,意外你妹,刺激你妹呀。

我就想问,大秋天的蚊子不死也就罢了,它是超能战士吗?想打它时,明明就在眼前,眼睁睁就不见了,还是会瞬间转移呀?

病狗,答对了。最强壮的蚊子才能坚持到秋天,秋天蚊子就是最强的。

那好,我怂了。你就给个痛快,一直嗡嗡叫就是不下嘴,到底几个意思?是嫌太热,吹凉了再吃吗?就你那小翅膀,扇多久才能凉呀?不知道人家是恒温动物吗?

人家是要睡觉滴,第二天还要上班滴。你这样子,是不人道滴。

你看人家夏天蚊子多专业,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一回头,多个包,一转身,又痒了,根本不给你思考的机会,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呜呼!此时此景,我只想吟诗一首:

啊,北京呀,秋天。

啊,蚊子呀,鼻炎。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