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记忆

字数 1456阅读 110

怀旧总会无视苦难,放大幸福,谁也免不了受它的侵袭。

“腊八”那天,打开朋友圈,铺天盖地的腊八节图文错不及防的扑面而来,让人有些错愕,我想我己把生活过成了干巴巴的程序,不少诸如此类的节气、风俗只是挂在日历牌上,犹如风干后尘封的腊肉,失去了原有的水份和鲜活的味道,不能引起食欲,更别说什么大块朵颐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着图片上各类特色腊八粥,色美诱人,养眼之际也钓出口中的馋虫来!觉得色美味儿必香之余,感概一方水土一个饮食特点!

当看到一些作家对腊八粥的鲜活,灵动的特色描述,犹如眼前就在煮着一锅咕嘟冒泡儿,香气四溢的腊八粥,浓浓的香味绵廷不绝,直蹿鼻子!舌根微有颤动的吞咽感,随及垂涎,口涎四溢。屋内似乎飘满了很久以前腊八粥的浓香。

味蕾的记忆永久又深刻,儿时的美味儿己瞬间飘然而至。

记得童年,时至腊八,总是过的隆重,仪式感很强。母亲总是提前一天将做腊八饭的各种豆类先浸泡,家里不齐全的,去邻家抓上两把,提前跟邻村的穆斯林约好所要的羊肉。外奶奶也会托人稍来些家中没有的稀罕料。

清冽寒冷的早晨,主妇们边做家务边竖着耳朵听,是否街道上有卖豆腐的吆喝声。

“打豆腐噢……!”卖豆腐吆喝声由远及近,紧接着便是邻里大呼小叫奔走相告声。往往是妈妈拿着家什,端着自家的黄豆快步奔去换豆腐,小儿欢快的跟在后面跑跑跳跳,大花狗紧随孩子蹿前绕后。

卖豆腐老者从容的踢下自行车支架,停稳当,脱掉磨的乌七麻黑的棉手套,轻轻掀起经年搓洗过的乳色苫布,一片氤氲散开,热气腾腾,露出四楞四正泛着青黄色的散发出浓浓豆香味儿老豆腐,他边和买豆腐的人拉话,边用苫布的边沿揩揩手,要几斤?手起刀落,只见豆腐块四面光滑,齐整的矗立秤盘上。两斤半不多不少,刚刚好!!买卖双方易物,彼此交流各自的需求,邻里之间喧说着跟腊八节有关的话,家长会掐一块冒着热气的豆腐塞给冻的满脸通红流着清鼻涕眼巴巴瞅着热豆腐的孩子,孩子迫不及待的将豆腐塞进嘴里,脸鼓鼓囊囊的,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逗弄着大花狗上蹿下跳。远处巷道传来"喂!卖豆腐的等等,我也要豆腐!”呼喊声。

做腊八粥,姊妹们都是母亲的帮手。姐姐踮起脚尖站在案板前搓面鱼儿,母亲切羊肉丁儿,我在灶间拉风箱烧火,小弟边玩边在灶间递柴火。母亲准备好所有用料,开始上锅烹炒,猛火烫油,先煸炒羊肉丁,这时火要硬,灶里添上耐烧的煤碳,风力足够大,才能让碳燃烧的更充足,才能把食材中的香味儿完全催撵出来。此时拉风箱是最考验人的,用尽臂力在一拉一推之间,煽出十足的风力,桔红色火苗儿冲着劲儿舔着黑呼呼的锅底,一簇簇白气升腾,霎时,伙房雾气弥漫,淡淡的煤烟味里充斥着浓浓的肉香味,无所不在的香味儿挑逗着我们的味蕾,母亲似乎看透了孩子们的心思,舀出加过佐料肉燥子让每人都品尝。加了汤的肉燥子烧开锅慢火炖煮一会儿,便依次加入豆腐及各种豆类,大米,面鱼儿。母亲力道均匀,向着一个方向用勺子搅动着,保持锅内各种食材受热均匀,还不会粘锅,嘴馋的小弟不时的跑来问饭熟了沒?什么时候能吃?再等等就好!再等等……。

腊八粥端上桌时,我们己迫不及待,各类豆粒儿软糯入口即化,豆腐香软而不烂,面鱼儿筋道有嚼劲,羊肉丁儿香酥可口,米粒粘而不绵,所有的食料融合在肉汤中,既保有原味,又拥有一种新的,鲜香的,特有的混合味儿。

小弟嘴里塞满了粥,口齿不清的说,这是世界上最好吃最香的饭!饭香,又饥肠辘辘,自然顾不上吃像儿,母亲听见我的吸溜声,停箸,皱眉看了我一眼,丫头家要有吃像!吃饭不许吃出响动来……!

那做腊八粥的场景,吃粥的情形,粥的味道,我至今记忆犹新,那味道是家的味道!就是幸福的味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老子说“民以食为天”;孔子说“食、色,性也”;老百姓说“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心就慌”。这都说明吃饭是一件大事,...
  • 写于2016年元旦。 窗外的灯光正渐行渐远,夜色朦胧中从五彩的“省略号”变成了黄红交错的“破折号”,最后留在视野里...
  • 午饭时候,不知怎的话题被牵引到了高压锅。我一边扒饭一边回忆到:“爸、妈,你们还记得那年夏天不?我用高压锅做饭,把米...
  • 大概一个月以前,校长心血来潮,要举办一个创新创业大赛,一共六个班,每班选举八人代表参赛。学校只赞助2000块创业基...
  • (四)奇葩同桌 同桌是一个正在睡觉的男生,哎呀,我同桌怎么也穿着蓝白相间的色系,恩,没错~我正在YY着这个神奇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