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基要派人道主义的失落”

令自然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当他们为世界新秩序忧心忡忡之时,新教基要主义却毫无社会热情。旨在减少社会罪恶的改革运动,没有获得大部分福音派基督教的主动合作,更谈不上积极参与。事实上,基要派教会越来越拒绝参与那些抨击社会弊端的运动。如果他们伴随着超自然主义信仰下对社会弊病有力的抨击,那么,非福音派人士还会容易理解。但在大体上,基要派对社会弊病的抨击是口头多于行动。多数时候,要找到一位愿意花点时间谈论世界罪恶的保守派牧师非常不容易。

此外,现代社会还有一种成见,把基要主义看作是一群坚持分离主义、反对合一的人,他们坚持一套未经批判的神学理论,一种过分情绪化的复兴主义。持守改革宗信仰的群体因此试图脱离基要主义阵营,他们的发言人更是认为,“基要主义”的称号最初是以忠实于正统教义,而不是以道德上的不负责任为其特制的。

基要派是一群笃信圣经的基督徒,他们把超自然看做是圣经的核心部分。正是因其对历史性福音派基本教义的认同,而不是因其对全球性紧迫问题的日趋沉默,基要派一度获得了现代正统派的美名。基要主义发言人已故的梅钦极力主张基督教对世界危机可以发出适切的信息,不论是多么棘手的议题。然而,一直以来基要派普遍漠视其宗教信仰中的社会内涵,以至于非福音派人士把他们归类为悲观主义者。

他们被指责为已经丧失了对人类福祉的关怀。基要主义所抨击的都是个人层面的罪,而不是社会层面的罪。这种意识形态拒绝与全球性重大难题发生关联。但其中有个问题一直存在,一个人可否长期漠视社会公义和国际秩序中的种种问题,却仍可以发展出健全的个人伦理。

非福音派人士怀疑基要主义在本质上存在某种缺陷,使其无法产生一个世界性的伦理观。基要主义对人性过度悲观,以致无法采取切实有效的社会行动。在寻求能够带来全球秩序和人类手足之情的全球思维中,当代思想界不再聆听那些被怀疑为没有世界性议程的观点。它拒绝基要主义,认为在这种基督教大传统的表现形式中,人道主义已经从基督教中失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