饺子爱人

01

春节了,又到了饺子开会的时节,顾一鸣的妈妈着了魔一样每天剁馅、和面、包饺子。年三十吃饺子、大年初一吃饺子、初四接灶王吃饺子、初五接财神吃饺子……冰箱的冷冻室里还要再存上一个抽屉。

顾一鸣不怎么喜欢吃饺子,却总是乐于在这个时候做劳力。一排饺子包下来,顾妈妈开口了:“我说,一鸣啊,你这饺子包的,怎么这么大个儿啊,饺子边儿这么大,肥头大耳的,真丑。”

顾一鸣不服气,仔细地端详着自己的饺子,胡说,明明这样俊俏。几次饺子包下来,顾妈妈的话让顾一鸣受了刺激:“哎呀,你不懂,这是我一贯的风格。能吃不就好了。”

又一天晚上,得知侄子明天要来家里做客的顾妈妈积极地在厨房忙活,剁馅、和面,重操旧业。

顾一鸣坐在圆桌的一角,等着妈妈擀出饺子皮。这次顾妈妈把饺子皮儿擀的很小,生怕顾一鸣包出庞然大物似的。

顾一鸣还记得老妈说过的自己的毛病,这次果真小心了一些。她只在饺子皮对折的一点轻轻捏紧,两侧的褶皱捏得格外小,多余的皮不似以往向外抻,而是变成向中心位置覆盖捏紧。一个饺子包好后,顾一鸣将之放在手心里忍不住感叹,这真是生平第一次包出这么好看的饺子啊,小巧玲珑,看起来好生可爱。跟之前的对比,最大的一个改变就是饺子的“脸”变小了,所以整体看起来精致了很多。顾一鸣不由得感慨,脸小是多么的重要啊。

她又按照这样的方法包了几个,果然全部成功。顾一鸣得意起来,有种被打通任督二脉的畅快。

顾一鸣给自己包的两列饺子兵都拍了照,还挑了一个最可爱的拍了特写。

顾妈妈去厨房找东西,顾一鸣守着眼前的饺子们自鸣得意。

“嗨,鸣鸣。”

顾一鸣以为是老妈叫自己,大声附和了一嗓子:“哎。”然而并没有等到顾妈妈的后续指令。

“鸣鸣,我在这里,你的对面。”

顾一鸣下意识的看了看对面,什么都没有,低头,只有一片白花花的饺子映入眼帘。

“鸣鸣,我是你夸奖的最漂亮的那个饺子啊。”

顾一鸣吓了一跳,立马站起来退后好几步。大白天的,到底是谁在做恶作剧。还是自己幻听,精神出现了问题?

“鸣鸣,你不要怕,我们说说话好吗?”

顾一鸣胆子小,平时看个恐怖片都吓得几天睡不好。她环顾房间好几遍,什么都没有,又慌慌张张跑到厨房,顾妈在收拾冰箱给饺子腾出地方。这莫名其妙的声音让顾一鸣既害怕又好奇。她回到桌前,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问它:“饺子怎么会有生命的呢?”

小饺子既不会动也不会跳,只能发出古怪的声音。“是你给了我生命呀。每个包下来的饺子都有生命,也分美丑,只不过不会说话罢了。”

顾一鸣奇怪,“那你怎么会说话的呢?”

小饺子“咯咯”地笑起来,“正月里面做出来的东西都有灵气,在我们饺子界里,被主人夸奖最漂亮的那个饺子才有资格被赋予说话的权利哦。”

顾一鸣还是难以置信,自恋的人那么多,谁不夸自己的饺子好看呀,那会说话的饺子还不泛滥了?“你们饺子界的前辈,有多少会说话的呢?”

“这个我不知道,饺子的寿命可是很短的,刚被包出来就被煮掉了。我们又不可能有交流。只是这个定律一直被流传了下来,我们饺子族的成员从诞生的那一天都心知肚明。会说话的只能有一个,只有被夸奖最好看的才有资格。”

顾一鸣呵呵一笑,原来饺子也是要看脸的啊。“你就不怕我现在就下锅把你吃了?”

“怕,”小饺子直言不讳,“所以就想请求鸣鸣你,能不能多留我几天,让我看看这个美丽的人间。”

顾一鸣笑了,还是个文艺的饺子。顾一鸣已经不觉得怕了,眼前的小饺子傻里傻气的蛮可爱,更何况还是个好看的饺子。

“那我应该怎么保护你?放进冰箱?”

小饺子“嗯嗯”两声回应她。顾一鸣脑子一转搜索着解决办法,这时,顾妈妈拿着冰箱的一格回来了。

“一鸣,快帮忙,把饺子摆好,我把它冻起来,等明天你表哥来了给他煮了吃。”边说边把饺子往上面摆。

“好。”顾一鸣嘴上答应着,把小饺子挑出来放到了面板的最边儿上。

顾妈妈把饺子都冻在了冰箱的倒数第二个格子。顾一鸣想到如果把小饺子置于空气中第二天一定会软软地瘫下去,所以还是要把小饺子冷藏起来才不至于变形失去美貌。顾一鸣找来一个用来装发夹的小盒子,把小饺子放进去,塞进了冰箱的最后一格。

“小饺子,你怕不怕冷?”顾一鸣在关上冰箱门之前问它。

“不怕,舒服着呢。记得明天带我出去玩呀。”

还是个贪玩的饺子。顾一鸣想着,关上了冰箱门。

02

第二天一早,顾一鸣习惯性地打开冰箱门取牛奶,一个闷闷的雀跃的声音从冰箱底层传了出来,“早呀,鸣鸣。”

顾一鸣想起昨天的小饺子,把它从盒子里解放出来。已经冻得很结实了。

“鸣鸣,你给我取个好听的名字好不好。”

顾一鸣笑,“你要求还挺多。嗯……顾解放怎么样,既打上了我的标签,又有威严和霸气,是不是挺棒的。”

小饺子叽哩咕噜地哼唧,不大情愿地答应了。

小饺子要求跟顾一鸣一起去上班,顾一鸣不答应。

“顾解放,你是特殊物种,别说出去了,在外面十分钟你就塌下去了,在家好好待着吧,啊。晚上回来陪你玩。”

小饺子还想还嘴,被顾一鸣塞进盒子放回了冰箱。

出门前顾一鸣还不忘嘱托顾妈妈,“妈,冰箱最底层有我的贵重物品,就那个小盒子,别往外拿。”

晚上,小饺子问顾一鸣:“鸣鸣,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

顾一鸣“嗯”了一声。

小饺子又问:“在地铁上遇见的那个?”

顾一鸣吓得跳起来:“你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小饺子又“咯咯”地笑起来,“早就说了我是有灵性的饺子啊。我能在与你的接触中,感应到你的内心。”

顾一鸣把小饺子放在手心里,说:“顾解放,那你现在感应一下,我在想什么?”

小饺子回答:“你在想,地铁上的那个男生身上的皂香味真好闻,衣服永远都是整整齐齐的,看起来既稳重又有魅力。你一个女同事说话方式让你太难接受,她最喜欢放在嘴边的‘哦,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让你总有想一辈子都不搭理她的冲动,可是你们还是合作伙伴,你不能。你身后座位的男同事很幽默,你觉得他好有趣。咦,你刚刚在想,顾解放,你小子真有两把刷子。”

顾一鸣兴奋地快要飞起,“顾解放,顺说吧,你要什么奖励。”

“亲我一下。”

顾一鸣蜻蜓点水来了一口。试探性地问它:“顾解放,你说,地铁男喜不喜欢我?”

小饺子说:“我不知道。”

顾一鸣又问:“你可以感应他的内心吗?”

小饺子说:“我可以试试。”

03

顾一鸣带着小饺子搭上了地铁。然而,这一天地铁男并没有出现。

“怎么搞的,时间跟以前一样啊,该不是搬家了?”顾一鸣心里犯起了嘀咕。

第二天,顾一鸣终于等到了地铁男。地铁男带着耳机手扶把手盯着手机。顾一鸣努力地向地铁男挤去,人群中顺势一跌,不偏不倚撞到了地铁男,手里的盒子也掉到了他脚边。

地铁男扶起顾一鸣,又低头捡起顾一鸣的盒子。

“不好意思,谢谢啊。”顾一鸣忙不迭地道歉。

“没关系。”地铁男转过身。

小饺子跟顾一鸣汇报军情:“你刚刚在想他声音真好听。”

顾一鸣着急,“别闹,说正经的。”

“他没想什么。就觉得你很好看。”

“真的?”顾一鸣高兴地花枝乱颤。

“顾解放,咱们两个约定好不好,在我追求到自己的幸福之前,你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好呀,鸣鸣。”小饺子欣然应允。

有了小饺子帮忙试探以后,顾一鸣自信了很多,胆子大到开始制定求爱攻略。

“顾解放,我想倒追,我想跟他约会。”

“其实你早该这样想了。像你这个年纪还能有心动的感觉,多不容易啊。”

“顾解放!信不信我解雇你?”

“嗯哼。送我回冰箱吧。”

顾一鸣最近发现,小饺子的话越来越少了,总是意兴阑珊。她想,或许是小饺子的生命快到头了吧。小饺子在冷冻室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那我和他约会了,你还能陪着我过去吗?”

“当然,鸣鸣的终身大事,我得帮忙鉴定。”小饺子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

04

勇气爆棚的顾一鸣要到了地铁男的联系方式,地铁男还同意跟她一起吃晚饭。

“顾解放,我约到了地铁男!顾解放?”顾一鸣的话并没有得到小饺子的回应。顾一鸣有点着急,“顾解放,你醒醒呀,你走了都不跟我说一声吗?我都还没批准!”

“哎呀,鸣鸣,你好吵。人家睡着了嘛。”小饺子的声音微微沙哑。

顾一鸣放了心,“顾解放,你是不是不舒服了?该不会……”顾一鸣想了想,小饺子已经陪伴自己很多天了,每天依靠在冰箱里面长时间冷冻才得以维持生命。她怕小饺子支撑不住,还没看到自己迎来幸福就离开了。

“鸣鸣,你好傻。”小饺子说,“在没有看到你幸福之前,我不会离开的。”

顾一鸣笑了,笑的有那么一点心疼。眼前的小饺子,带给她太多太多快乐又新鲜的感觉了,那种踏实的陪伴,让她很依恋,又很无奈。

“顾解放,你走的时候我把你吃掉好不好。”

“好呀。把我身体里的灵气都给你,保佑你永远幸福。”

可是顾一鸣多想跟它说,不要走。

05

约会的那天,顾一鸣有点犹豫,因为小饺子实在太虚弱了。

“没关系,鸣鸣,带我去吧。”

顾一鸣请地铁男吃火锅。热腾腾的火锅交换着两个人的心事,传递着微妙又浪漫的感觉。

顾一鸣知道了,原来小饺子真的没有骗自己,地铁男对自己也是有关注的,就如同自己一样。整个过程的氛围很好,顾一鸣很喜欢。

约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顾一鸣突然想到了小饺子,她慌忙打开盒子,原本冰冻的小饺子已经融化了,盒底都是冰水,小饺子软软地瘫在那里,没有了好看的形态。

“顾解放,你还在吗?”顾一鸣顾不上一旁诧异的地铁男。

没有了回音。

顾一鸣知道,小饺子这次,是真的走了。

“在没有看到你幸福之前,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顾一鸣想起小饺子之前跟自己说过的话。“所以,顾解放,我找到了我的幸福对不对?”

顾一鸣把小饺子扔进了热闹的火锅里。

“顾解放,你走的时候我把你吃掉好不好?”

“好呀。把我身体里的灵气都给你,保佑你永远幸福。”

地铁男在对面看得莫名其妙,“鸣鸣,这是你专门带来的饺子?你想吃我们点就好了呀。这,看起来不怎么好了啊,还能吃吗?”

顾一鸣回答他:“不,它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饺子。”

06

那天之后,顾一鸣就跟地铁男在一起了。顾一鸣也学顾妈妈,逢年过节包饺子。

“看我包的饺子多好看。”顾一鸣的男朋友得意地炫耀。

“我呀,这辈子只看到过一个特别好看的饺子,还是我包的。那个饺子呀,就是顾解放。”顾一鸣说着,沾着面粉的手拍在了男朋友的脸上。

“坏蛋……”

“哈哈哈……”

顾解放,谢谢你,我现在很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