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宝自传  第十六章

96
陈国平律师
2017.05.16 23:01* 字数 2553
图片发自简书App

山村里的生活宁静而充实,我把我的每一天都过得不重样,我对身边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在这里的每一个成员都有自己的任务,阿婆每天负责做早中晚三餐饭,还有洗衣服和打扫卫生,爷爷每天要去山上砍柴和种菜,丁丁姐姐则大部分时间在自己的房间里做作业,看书。小白总是安静地躺在院子里阴凉处闭目养神,我呢就在这个自由自在小天地里到处逛逛。

我喜欢在竹林是安静地看一只蜘蛛结网,蜘蛛是个聪明的虫子,他不会飞,也没有锋利的爪子和牙齿,但是他却可以利用自己吐出的丝织成一张网,把那些冒失进入网中的虫子捕获当做自己的美餐。我想试试那张网是否足够牢固,就跳起来,一捅,就把那张网给弄破了,那蜘蛛受惊之后落荒而逃。他跑到一个我够不到的安全地地方,大骂我不懂规矩,随便损坏别人的东西。我知道自己错了,但是我不想道歉,因为我怎么知道这网这么不结实。我申辩说:“我不知道你的网这么容易破,要是知道的话我肯定不弄坏它了。要不我赔你吧,你要多少狗粮?我家里有很多的狗粮的。”

蜘蛛一听我要赔他狗粮,噗嗤一声忍不住笑出声来了:“我才不吃狗粮,我又不是狗,我只吃虫子。”

“那我赔你虫子好了,我帮你去捉虫子。我能跑又能跳,抓几个虫子还不容易。”

“你别小看捉虫子,不容易的,不是谁都能捉得住的。”

“我才不信,我肯定捉得比你又多又好。”我很不服气。

“哦,你还不信我的话,要不咱们比试比试,看谁捉得多。”

“比就比,谁怕谁啊。”我也是自信满满的,“到太阳落山的时间为限,到时候我过来,看谁能赢。”

我说完这句话,片刻也不浪费,就去找虫子,捉虫子了。就在我的头顶上,有无数只小虫子在飞舞,但是当我拿起爪子去拍打它们的时候,它们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看来爪子对它们来说是没用的。我就跳起来,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去添它们,但是好像也没有一个进入我的嘴巴。怎么办,折腾了好长一会儿,漫天飞舞的虫子,硬是没有被我捞到一个。我又悄悄的来到蜘蛛织网的竹林中,我看到他在一个我即使跳起来也够不到的地方又在不紧不慢地织着他的网,一点都看不出来我因为和我比赛而显出一丝一毫焦急的样子。

怎么办?看来比赛我是没有赢的希望了。我有点灰心,垂头丧气的跑到小白休息的阴凉处。在她的身边躺下来,刚才捉虫子已经把我累坏了。小白一看到我的样子,就知道我有心事,她一把把我搂在她怀里,我枕着她的身体躺下来休息。

等休息够了,我又觉得就这么输掉比赛是在窝囊,我比蜘蛛要大这么多,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认输呢。我把我和蜘蛛的比赛讲给小白听,小白听完狂笑不止,笑我幼稚,不知量力,她说:“捉虫子又不是比力量大小,人家蜘蛛是专业捕捉虫子的,你又不会捉虫子,怎么和人家比赛。”

但是我还是不服气。我求小白帮我出个主意,毕竟我们狗狗脑袋要比蜘蛛大很多,专业度不行,但是我们可以用智慧取胜。

小白问我:“是不是只要虫子即可,不分生的或是死的?”

我说:“这个不管的。”

小白说:“那我有办法了,你跟我来。”

我跟着小白进入客厅里,来到落地大窗户前,哇,我看到一大批虫子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大的如蜘蛛一般大,小的就是刚才在我头顶上飞来飞去的那类虫子。

“小白,你好厉害,你怎么知道这里有虫子的?”

“我看到过它们垂死挣,在这里。”

“啊?”我不是很明白。

小白就以她那种特有的不紧不慢的语气,给我讲这些躺在我脚下的虫子的来历。那些因一时好奇飞进我们家客厅里,但是想飞出去的时候,看到窗户那边有外面的光线射进来。他们就朝这个充满光明的窗口飞来。谁知道,刚飞到这里,就被撞得晕头转向。即便如此,它们也不会轻易放弃,它们就这么一直飞啊飞啊。阳光和它们之间就只隔了这么一层似乎是不存在的玻璃。似乎光明就在眼前,唾手可得,但是它们却永远得不到。玻璃不会给他们留下任何一丝缝隙的。它们就这么用微小的身躯不停地撞向那无情的玻璃,想把玻璃撞碎,但最后玻璃没有碎,那些虫子或撞碎了头而死,或因力竭而亡,或是因为没有吃喝饥饿而死。现在它们就全部躺在我们的脚下。

“它们好傻,它们为什么不从门那边出去呢?它们不是从门里飞进来的么?”我对它们的死深表不解。

“它们早就忘了自己是从哪里飞来的了,它们的眼睛里只看到眼前的光明,而不知道活路却在回头大门处。”

“小白,如果它们不是这么执着,看到玻璃上传来的光芒是骗人的,及时回头,是不是有足够的时间找到大门那边的?”我问。

“应该是的。如果它们一旦发现,玻璃后边的光芒欺骗了它们,或者那里的光芒根本不能够给他们带来生路,它们有回头的能力,它们应该就不会死在这里。”小白说。

“那么,回头也是一种能力,是不是,在明知道前进没有希望的时候,及时回头是非常有必要的,是不是?小白。”

“是的。作为虫子,生来就对光明充满了向往。它们会不顾一切的奔向那光明。有个成语,叫:飞蛾扑火,说得就是这个事情。这也是虫子的宿命。”小白说。

“什么是宿命?”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词。

“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小白解释道。

“我的宿命是什么,你知道么?”我有点好奇。

“我怎么知道啊,我又不会算命。”小白也不是事事都知道的,她说:“我连自己的命都算不准呢。”

于是,我和小白一起用前爪把这些虫子的尸体都收集起来,小白给我找来一张纸,我把虫子都扫入纸片中,折叠几下,包起虫子,用嘴巴喊着这个纸包,来到我和蜘蛛越好的竹林里。

蜘蛛还在他新织的网中睡大觉。我大声叫了他几声,才把他唤醒。我摊开我的纸包,里面密密麻麻都是小虫子。蜘蛛轻轻地瞄了一眼,轻蔑都说:“都是你抓的?”

“当然是我捉的了。”我挺了挺胸说到。

“小孩子不许骗人哦。”蜘蛛慢条斯理地说道。

“谁骗人,骗你是小狗。”我信誓旦旦的说。

蜘蛛忍不住哈哈大笑,蜘蛛网都随着他的笑声在不住的抖动:“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不就是小狗么,难道你不是小狗吗?”

我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部,不得不承认,这些虫子不是我自己捉的。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些虫子不是我捉的呢?”

蜘蛛说:“虫子有虫子特有的香味。你不吃虫子,你感觉不到的。你那些虫子估计已经死了很久了,一点香味都没有。”

哦,原来如此。对于吃虫子,蜘蛛是行家,虽然我的鼻子也非常灵敏,但是能从虫子里闻出香味来的,也只有专门吃虫子的吃货蜘蛛才能做得到的吧。

这个比赛我愿赌服输。输给这个专门织网捉虫的蜘蛛,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以后我只要有空,就会到竹林里来看看这个朋友,聊聊彼此新发现的秘密。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