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0年的传承 陶罐的昨天和今天

字数 1315阅读 126

格鲁吉亚人始终以自己祖先的智慧为荣。Qvevri陶罐酒的酿制在格鲁吉亚经过了至少7000多年的适应、积累以及后来的对外传播,是本国无可置疑的文化名片。每一个格鲁吉亚人都深信,葡萄酒的酿造是人类通往上帝之路;每当一瓶葡萄酒从蛋形的陶罐中被孕育出来,都意味着一个祈祷者的诞生。

陶罐匠人和他的作品

2011年,格鲁吉亚为qvevri陶罐及葡萄酒陶罐酿造法申报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201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审议,批准将格鲁吉亚传统qvevri陶罐葡萄酒酿造法列入非遗名录。

Qvevri陶罐特别是大容量陶罐的制作,需要匠人掌握非常稳定高超的技艺、拥有大量经验,并且成本高昂。格鲁吉亚有很多村庄曾有生产qvevri陶罐的历史,但最主要最著名的村庄基本都分布在东部,西部稍微少一些。也有一些匠人会在农闲的季节旅行到葡萄酒产区,在那里为酒农制作陶罐。

匠人正在制作陶罐,不同地区黏土土质不同,因此陶罐成品的颜色也会不同,一位工匠和一个帮工在适合的季节里用2-3个月的时间可以做出8个1500-2000升的陶罐

陶罐的质量由很多因素决定,比如黏土的组成、塑形时的力度和速度、塑形结束后干燥期的温度湿度时长、烧制时的控制等。陶罐的体积和形制都要满足当地酒农的实际需求,酒农则通常直接通过所酿制的葡萄酒的品质来判断陶罐的质量和匠人的功力。Qvevri陶罐制造与葡萄酒酿造几千年来相互依存,令陶罐的质地、造型、体积和使用方式在不同的产区和村庄各自不同并形成传统。

陶罐塑形完成时,匠人会在口沿处印上自己的徽章。这种徽章为匠人本人独用,即使是同一间工坊工作的家人或徒弟也无权使用,而必须使用各自专有的徽章。所以说,每位工匠都独立对陶罐的质量负完全责任,陶罐的品牌就是工匠自己,徽章是真正且唯一标明陶罐来源和质量的身份证明。

在查询与格鲁吉亚传统陶罐葡萄酒酿造方法的时候我发现,对格鲁吉亚葡萄酒行业人士来说,qvevri陶罐的制作似乎是一件比葡萄酒的酿造还要重要的事——这种从新石器时代就在格鲁吉亚发源并开始传承的工艺,如今正面临着消失。

根据格鲁吉亚陶罐基金会(Kvevri.org)、格鲁吉亚有机农业协会及格鲁吉亚园艺、葡萄及葡萄酒学会发布的不同资料,目前整个国家只有五个人拥有制作完整陶罐的技能,其中只有两位匠人称得上具有很高的职业水平(master qvevri-makers)。

塑形完毕的陶罐放入窑中等待烧制  
烧制进行中的罐窑,木柴的大量使用决定了陶罐匠人必须居住在山区

五位中的一位生活在格鲁吉亚西部Imereti山区一个名叫Shrosha的小村子里,这里自古以来闻名于陶器的烧制。这位工匠严格按照几千年来传承的最传统的陶罐工艺制造qvevri,他几近艰苦的生活条件似乎并没有影响他的工作,制作陶罐对他而言,与其说是一份工作,不如说是一种生活方式:倾注很多爱,像雕塑艺术家一样赋予这些罐子生命。这是一位有智慧的老人,深爱着他的小村庄、他友好的邻居们、他简单的家,并无时无刻不在怀念着他逝去的妻子。他没有任何学徒,没有人能够继承和发展他的匠艺。在整个格鲁吉亚,极少有年轻人对这类工作感兴趣。

作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格鲁吉亚传统陶罐葡萄酒酿造方式完全依托qvevri陶罐的存在。一旦qvevri陶罐消失,真正的传统qvevri陶罐酒也便不复存在。几年前,格鲁吉亚陶罐基金会发起了一个支持陶罐传承的公益项目,为陶罐制作者提供更加舒适的生活条件,并资助愿意学习制作陶罐的学生或学徒。在互联网上,几个其他组织发起的类似项目也在进行,但我没有看到关于项目运作实际情况的报告。

人类总是希望文明的痕迹在我们所爱的这个星球上尽可能地得到保留,更何况这种文明能为我们带来美的享受和身心的健康。保护格鲁吉亚qvevri传统陶罐制作工艺看上去是一件离我们太过遥远的事,但如果我们能够用心品饮并欣赏一杯格鲁吉亚传统陶罐酒,把它的美好和背后的故事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喜欢它、买它、喝它,我们其实就是在为陶罐制作传统的复兴贡献一份力量。

这就是消费者的力量。

作者 | 王昭

本文全部图片来源于网络

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