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彼.沉眠之伊斯坦布尔 第五十二章 出乎意外的疲惫

“我们家楼下有一个室内羽毛球馆,我们去那里玩一会吧。”秦雁妤看着不说话的两人建议道。

“嗯。你可以去吗,秋诗?”任火华努力让自己忘了刚才的事。

“啊。。。啊!好的。”池秋诗慌慌张张地回答道,之前她一直在低头想着心事。

“但愿哥哥你是一个不错的对手哦。”秦雁妤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现在是晚上快8点的时候,灯光把羽毛球馆照得很亮,三三两两有人在这里打着羽毛球。秦雁妤在这里办了一张会员卡后,经常来这打羽毛球,青春在于运动,谁不希望有一个健美的身体呢?

“你们先上吧,我看你们玩一会儿。”任火华冲着她们说了一声,坐在了不远处的休息椅上。池秋诗拿着羽毛球拍有些紧张,毕竟他在旁边看着呢。秦雁妤站到了相应的位置上,随意活动了一下身体后打出了第一个球。

可以看得出池秋诗平时很缺少锻炼,只是打了一会儿就气喘吁吁的了。汗水将她额前的刘海浸湿,让她具有了一种平时看不到的运动之美感。秦雁妤则很兴奋,前后左右跑着接球,胸前的一对小白兔有节奏地上下跳动。

“火华哥哥你上。。。她吧。”池秋诗扶着纤细的腰肢呼呼喘着气,断断续续地说道。任火华听得很不是滋味,用不着这样吧,只是输给了秦雁妤几个球而已。他又立刻摇了摇头,自己真是迷糊了,秋诗妹妹怎么会有那种层面的考虑呢,肯定是口误了。

“我已经不行了。。。真是太厉害了。。。好湿。。。火华哥哥你让我休息一会好吗?”池秋诗摸了摸自己的打底衫,感觉有点湿漉漉的,不得不央求道。

口误,肯定又是口误了,任火华努力这样想着,却看到秦雁妤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心下恍然。难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这个腹黑的“眼镜娘”待久了,肯定会被传染上什么不好的东西。

在接过池秋诗羽毛球拍的时候,任火华不小心碰到了她绵软的手心,池秋诗下意识地缩回手,结果羽毛球拍掉到了地上,发出一声“桄榔”的清脆响。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池秋诗慌慌忙忙地俯下身去准备拾起羽毛球拍,哪料任火华先她一步捡起了羽毛球拍,温和地冲她一笑。池秋诗捋了捋头发感到脸上一阵发烧,过了半晌才想到自己傻傻地还站在场子上,这样会影响他们打球,她赶紧退到了一边。

任火华无奈地摇了摇头,握好球拍准备就绪。

羽毛球又一次在球网上来回飞跃着。

“你经常打羽毛球吗?”球网另一边的秦雁妤怀疑地问道,同时身体高高地跃起猛地挥下球拍。

“偶尔吧,我不是很喜欢运动。”任火华冲着她笑了笑,轻描淡写地接下了她的那一记扣杀。

“那你还真是厉害啊。。。”秦雁妤撇了撇嘴,她感觉无论自己怎么打对方都能把球接过来,甚至有好几次她劲用大了,球落下的地方绝对在球场边线外,但这样他都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把球接了回来。而每次接回来的羽毛球都会不偏不倚地落到自己的正前上方,自己简直动都不需要动,简简单单地挥一下拍就可以把球接好。秦雁妤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刚学会打羽毛球的小朋友,而对方则是一个大哥哥耐心地陪着自己练球,这种感觉让她有些不甘。

“我不需要你让我,我可是很厉。。。”她“害”还没说出口,对方已经起跳瞬间杀球,动作一气呵成,熟练程度简直不亚于职业选手。秦雁妤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发现羽毛球重重地落到了自己的左前方死角位置,甚至还在塑胶地板上反弹了一下。

“你刚才那个动作试起来不错诶。”任火华笑着说道,他刚才看到秦雁妤的跳杀动作,认为很有气范,于是自己也模仿地试了试。

“你是现学我的动作么。。。”秦雁妤说不出话来了,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人虽然口里说自己不热衷运动,但其实在这方面意外地很有天赋呢。之前他在百米赛跑上就赢了国家一级运动员、甚至在上半年全国青年田径锦标赛中取得过极好名次的林檎,在之后和她的自由搏击赛上又明显有放水的嫌疑,这一点别人看不出来,自己可是看出来了的。

当时林檎的心情和自己现在的心情大概很相似吧,就像一拳头打在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上,很想把它打爆,可是偏偏自己还无可奈何。算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其实有这样一个人陪着自己练球也很不错哦。

秦雁妤很快发现哪里是“不错”,简直是错得太离谱了!无论自己怎么打,任火华都可以把羽毛球接回,而那个羽毛球就像是长着眼睛般朝自己的球拍飞过去,自己只需要挥一挥手臂就可以了。这导致的结果是一个回合他们可以打5分钟,到后来秦雁妤也累得都快举不起羽毛球拍了。

“秋诗酱,你来替我吧,我还是第一次打得这么累。”秦雁妤揉了揉酸痛的胳膊,向着坐在休息椅上的池秋诗走了过去。有这么累吗,果然女生们都是缺乏运动的,任火华如是想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