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格,我们山高水长,江湖再见

1.

认识袁源时,我初到厦门。

2014年7月,我大学毕业前往公司报到,为期一周的培训过后,想顺道把这座称之为“东方夏威夷”的城市粗略地游览一番。因为几天之后,我就会被分配到偏远的山区,再想看一眼这座城市,估计又是大半年之后的情形了。

我网约车的司机就是袁源。

袁源个子不大,皮肤黝黑,有一口雪白的牙齿,笑起来豪迈又单纯。

虽然袁源看起来老成稳重,闲谈之中,才发现原来我们是同年同月出生。

袁源性格犹如外貌,豪爽大气,一股子江湖气。他说他从小就爱看金庸,做梦都想象着有朝一日能成为小说里的男主角,行侠仗义,快意恩仇。

我们一路相谈甚欢,完全不像是刚相识的陌生人。说到动情处,袁源关掉打车软件,说,兄弟,我们如此投缘,谈钱就伤感情了。你要是不嫌弃,今儿兄弟就免费载你,当个不称职的导游。

我本想推辞,但是又怕显得过于矫情,于是爽朗答应。但是要求晚上做东,当是感谢他的车无辜受累一天,袁源笑着应允。

那一天,虽然正值酷暑,袁源却乐此不疲,像是招呼远道而来的老友一般热情周到。厦门夏天的太阳异常毒辣,往太阳底下溜一圈儿,回来肤色又深沉了一分。

我们从集美万达出发,过厦门大桥直进岛内,袁源健谈,一路走马观花地给我介绍,从地名由来到历史典故,如数家珍,倒也不比一般的导游差。

这小伙幽默风趣,又和我脾性相投,一路上走了不少地方,但是也不觉得乏累,两人不时开怀大笑,趣意甚浓。

到环岛路的时候,看着这海景绮丽,海水湛蓝辽阔,岸边东洋建筑物相得益彰,红瓦白墙,树木葱葱郁郁。对于我这样一个从未见过海的内陆乡下人来说,无疑是惊叹连连。

袁源坐在一旁时时爽朗大笑,倒也并没有任何讥诮之意。反倒是放慢车速,任我尽情浏览感叹,待有阴凉处,停下车,坐在咖啡吧,点上一杯冷饮,尽是舒爽酣畅。

到达厦大白城已是傍晚,夕阳如画,打在沙滩上像是镀上了一层暖黄色调,沙滩上游人如织,海面上波光粼粼,海潮拍打着海岸发出阵阵声响。待得夜幕降临,鼓浪屿上暖黄色的灯光倒映海中,倒衬托出了几分安谧祥和。

未来厦门之前,我始终难以想象出世间景色的瑰丽,只是当这美景尽收眼底之时,竟责难自己读书太少,词穷到不知用何种语言加以描述。

我们脱掉鞋袜,踩在沙滩上,细沙犹如海绵一般温暖软腻,脚底的触感经脉络走遍全身,舒爽无比。潮水拍来,身上溅满海水,经海风一吹,夏日的酷暑早就消失殆尽,一天奔波的疲累也在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袁源说,恺爷,如果你在这座城市生活久了,会产生一种犹如恋人般的感情,你一定舍不得离开。

我说,我明日就要走了,可是我已经开始舍不得了。

袁源说,你一定还会回来。

2.

相熟之后,我和袁源几乎无话不谈,每每聊起方格,这个粗犷的大老爷们,就温顺得如同他们一起养的那只金毛犬。

金毛犬叫无忌,是袁源收养它时给它取的名儿,用以寄托他的金庸侠义之情。

无忌是他和方格刚在一起那年养的,两岁半。聪明乖巧,特别讨喜。每次见到我,都会跑过来往我怀里蹭,袁源匪气地硬是把我认作它的干爹。而方格站在一旁,格格地笑得开怀。

方格是很漂亮的一个姑娘,放进荧幕里,论气场论姿色,绝对不输任何大牌明星。

第一次见方格,就是那个晚上。她牵着无忌,站在咖啡馆的门口,米白色的长裙将她的气质衬托得一览无余。乍一看,还以为年轻时的林青霞走出了银幕,出现在了这座文艺的小城,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直到袁源小跑着过去,满脸的柔情,而她,站在那里,看着小跑过来的袁源,眼睛里的宠溺像是要溢出水来一般。

我才知道,这就是袁源这一天从口中出现过不下二十次的“方格”。

只是没想到,这个女生,竟然灵动得感觉不那么真切,像是根本不属于这个世间的人一般,而是谪居九天的翩翩仙子。

可是我又错了,看起来柔弱安静的姑娘,其实跟袁源一样,匪气十足,霸道得令袁源这等江湖中人都要低头三分。难怪看起来桀骜难驯的袁源,会在她的面前,乖得有点异常。

那天晚上,我们三人,足足喝了两箱啤酒。喝得日月倒转,喝得江湖倒流。

我酒力最差,平常三瓶啤酒一准懵逼,那晚喝到第六瓶的时候,才仰天长啸,喷了旁边的袁源一身。

袁源次之,第八瓶的时候开始胡言乱语。

而方格,一直到结束,仍旧只是脸色稍微变红,走起路来,依旧风姿飒爽,高跟踩在地上掷地有声。

最后还是方格费了老劲才把我们两个大老爷们扶上车,叫了代驾,绝尘而去。

直至今日,我依旧记得那晚沙滩上温润的海风,依旧记得皎洁如水的月色,依旧记得袁源跑在一旁唱着矫情的民谣,依旧记得方格犹如少女一般潮红的脸颊和豪迈的话语。

即使千山万水,江湖路远,时光更迭,岁月流转。那些弥足珍贵的画面,就犹如一帧帧名贵的画作,珍藏在脑中深处,不曾淡忘。

3.

我一直很好奇,当年的袁源,到底是如何追到方格的。

说实话,这两个人,站在一起,确实有点不搭。

但是缘来之说,凡尘俗事哪能轻易界定。

每每问起,一向大大咧咧的袁源,总是故作神秘,秘而不宣。每次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下去,吊足了我的胃口,气得我恨不得当时拿大耳刮子抽他。

但是接触得多了,他们两人的成长轨迹倒是说了无数遍,以至于连我都可以倒背如流。

袁源前半生坎坷艰难,刚生下不到一月,母亲因为父亲整日赌博酗酒,跟人跑掉,直至今日,毫无音讯。

父亲因为欠赌债太多,终日被人追砍,最后因为醉酒失足掉进家门前不足半米深的小溪中溺亡。

而年幼的袁源,只能由毫无经济来源的爷爷奶奶抚养。

可能是疏于管教,从小学开始,袁源就逃课打架,整日街头巷尾跟着一群小混混开始厮混。最后连高中都未考上,加上爷爷年迈,体弱多病,再无经济能力送他上学。好在姑姑念他从小无父无母,怜悯疼惜,最终送他上了中专,学的汽修专业。

毕业那年,爷爷病逝。

袁源看到整日以泪洗面的奶奶,才开始逐渐懂事,在县城找了一份修理汽车的活儿。

不到一年的时间,奶奶郁郁而终。袁源这才只身一人,来到厦门。

由于学艺不精,他刚到汽车修理店的时候,只能从最底层的活开始干。虽然每天最忙最累,但是始终赚得最少。因为没有钱,他只能租住一百来块的民房,那间房子,属于空闲的地下车库,没有窗户,没有阳台,连上厕所都要去对面的公共厕所,全年阴暗潮湿。

一年之后,他跳槽去了4S店,虽然做的还是最底层的活儿,但是好歹工资上涨了些,足够日常花销。

这段时间里,他虚心好学,踏实肯干,各方面的业务能力上升得很快。一年的时间,就从修理工变成了业务经理。

他说,很多时候,当自己累得快要撑不下去想要逃离这个城市的时候,他就跑到海边,大吼两嗓子,然后安静地躺会儿。回到店里,满血复活。

2012年,他从4S点出来,用自己几年的积蓄,加上东拼西凑的一些钱,开起了一家很小很小的修理店。一开始的时候,因为店面规模太小,看起来很不正规,常常只能接到一些诸如洗车之类的单子,前几个月月月入不敷出。

直到半年之后,因为价格公道,技术过硬,服务周到,生意才逐渐有了起色。

直到我们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三家修理店的老板了。

袁源说,说来咱俩也是有缘分,本来那天我是想去拜访一个老客户的,也是顺路玩一下约车软件,结果就遇上了你,还特别聊得来。

4.

而方格,虽然童年比袁源要幸福得多,但是依旧也算生活在一个不幸的家庭里。

父母在她七岁那年离婚,她跟了父亲。

父亲是国企领导,生活优渥,从来都不为金钱烦恼。但是因为父亲工作繁忙,经常出差,所以方格从小就十分独立,洗衣做饭,独自上学,独自回家。也可能是这样的生活环境,才让一个长相温婉的姑娘,有了一副铮铮铁骨的男儿脾性。

方格从小不仅乖巧懂事,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高中毕业后,考入了四川大学,学的市场营销专业。

原本父亲希望她继续考研,并要求她出国留学。

但是方格性子太燥,经过大学四年的释放,早就坐不下来,继续待在学校。于是自作主张跑来了厦门,因为这件事,他父亲整整三个月,没跟她说过一句话。

毕业之后的方格,做事雷厉风行,刚从公司转正就拿下了销售业绩冠军,半年就成了销售部门主管,一年之后升销售部总经理。如此年纪就坐上部门经理的位置,在公司还尚未有过。

我们相识那年,踩着细跟高跟的方格,年纪轻轻,面色稚嫩,但却已经是年薪四十万的金领一族了。

而那时候的我,还是刚从学校出来,满脸浑噩的呆逼加穷屌丝。

5.

一年之后,我从项目回公司开会,从上次离开厦门之后,第一次回去。

当天晚上,袁源过来接我。

一年不见,感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相反,感觉更加亲密。而方格站在一边,笑起来的样子,格外美好恬静。

那晚上,我们回到当初的那个地方,两箱酒,三个人,一只狗。

微醺之际,在我的盘问之下,他们终于说出了彼此的感情史。

那时候,袁源店铺刚刚起色,他从银行取了几个月下来欠着的员工工资,大概有个五六万块。在SM广场附近,可能是因为自己太过紧张,被人盯上。趁他不注意的当口,一把将钱袋子抢了去,拔腿就跑。

袁源腿短,追了几条街,眼看抢劫者就要逃脱,自己正懊恼沮丧的时候。只见那人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道身影,动作之迅速,一脚踢在了那人裆部,当时就看那抢劫者痛苦着躺在地上打滚。

踢人者正是散步时路过的方格,听到袁源喊抢劫,又看到两个人一前一后的拼命追赶着,于是也是顺腿的事,就把事情给办好了。

袁源说,你是不知道,当时方格那转身一腿,简直帅哭,我当时就被迷得五迷三道的,看着她把钱袋子给我拿过来的时候,我就在心里告诉自己,妈的,这么多年了,这个人终于出现了,我这辈子,就是死磕到底,也要把她给娶了。

袁源一边说着,一边紧紧握着方格的手。那专注的眼神,我想,这就是那种最纯粹最真挚的感情了。而方格坐在一旁,看着唾沫飞溅的袁源,只是和煦安慰地微笑着。

方格一开始根本不领袁源的情,无论他软磨硬泡,软硬兼施还是死缠烂打。除了答应赴了他第一次的答谢约之后,之后是千请万请,就是再也请不动她这尊神了。

想必袁源也早就知道,这一仗注定就是一场艰难的持久战,倒也不气馁不妥协。每天雷打不动的短信问候,说晚安,每周一都会有鲜花送到她的办公桌上,每天都会煲一锅汤送去她公司,不管她喝不喝,反正就是不放弃,每天准时出现在他家楼下接送。

袁源说,对付难追的女生,其实就一个真理,那就是:不要脸。

方格在旁边听得哈哈大笑,时不时捏一把袁源,但是很少有的,我看到她在看向袁源时,脸上竟然露出了娇羞的神色。

最后事情出现转折,是因为有一次袁源去给方格送汤的时候,在路上遇见一群城管在推一个年迈老人的移动摊位。老人想去拉住,却被其中一个城管一把推到了地上。

这时候袁源想起了自己奶奶当年的艰苦,哪里看得下去,冲过去对着推人的城管当面就是一拳。但是随即,双拳难敌四手的袁源一下子就被人围在中间拳打脚踢。

而这时候,恰巧下班的方格恰好开车路过看到。喇叭一鸣,就朝着人群开去。

在车上的时候,看到鼻青脸肿的袁源。

方格第一次在他面前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而这时候的袁源,哪里还有半点的豪气,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低着头说:对不起啊,给你熬的汤不小心全倒掉了。

听到这句话,方格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转头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男生,憨态可掬的样子,倒也单纯憨厚得可爱。

在那之后,两个人才开始正式有了交集,几个月之后,方格成为了袁源的女朋友。

几年之后,方格说,你看,你叫袁源,我叫方格,其实我们早就注定好了,不是你圈住我,就是我框住你。你我这一生,怕是再也逃不出这个宿命了。

那一晚,我没有醉,但是他们俩都醉了。

我扶着他们上车的时候,他们依旧死死牵着对方的手,一直不肯松开。

回家的路上,我打开收音机。

广播里男主播好听的声音说:我们这一生,原本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命中注定。只是在恰好的年纪,你遇上了我,我爱上了你,而这一切,在我们的生命里,就成为了彼此的命中注定。

是啊,你是袁源。

你是方格。

你遇见了你,你爱上了你。

6.

回项目之后,我的事情逐渐变多,和他们联系却一直保持着,但是不似从前频繁。

而时不时地,袁源会给我发过来他们在各地旅行时的照片。

三亚,广州,哈尔滨,青海,拉萨,兰州,长沙,丽江,桂林,稻城亚丁,香港,迪拜,巴厘岛,纽约,巴黎,布拉格,爱琴海……

两个人紧紧依偎着,十指相扣,连笑起来的弧度都惊人的相似。

每次看到他们幸福的模样,我都会为他们感到开心。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今年伊始,我几度给袁源发消息,都没有回复,打电话也始终没有人接听。

而方格的电话,从一开始的关机,到欠费,再到变成空号。

这两个人,仿佛开始从我的世界里逐渐消失掉。

在某一个夜晚,夜半惊醒的时候,我突然强烈地感觉到,这两个人,一定是出事了,而且是一件极不可控的事情。

八月份的时候,我从项目调回厦门。

安顿好的当晚,我发消息给袁源,说,我回厦门了,我们见一面吧。

他没有回复。

接近11点的时候,他打电话给我,声音无限的沧桑,仿佛没有掺杂任何情感:老地方见吧。

我赶到的时候,已经将近12点。

袁源一个人坐在那里,背影消瘦,海风吹过来的时候,看上去让人觉得很单薄,是那种看起来孤单得令人心酸到想掉眼泪的场景。

我走过去,袁源抬起头,双目无神,颧骨凸出,法令纹深邃,整个人像是极速衰老了十年,脸上不加修饰,胡子拉碴,整个人看起来又颓废又苍老。

我坐下去,看着这副模样的他,问:袁源,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继续喝酒。

我又问:方格和无忌呢?

那一刻,我看到原本面无表情的袁源在听到这两个名字的时候,眼里瞬间涌满了泪水,眼泪顺着眼角像是断不开一样地往下滑落。

隔了良久,他抬起手,搓了一下脸,擦掉泪水,说:他们都走了?

走了?去哪里了?虽然我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但是还是希望找到一个答案。

死了。袁源在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冷静得令人觉得可怕。

但是我明白,越是看起来平静的表面,内心越是汹涌澎湃。而此刻在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袁源估计是疼痛得令自己早就麻木掉了。

事情发生在年初。

原本袁源载着方格和无忌一起回了她的老家,见了一下方格的父母,本打算今年年底结婚。

就在回程的路上,袁源有些累了,就把车交给了方格开,自己想在后座躺一会儿回回神。没想到在一个交叉路口,方格没有看到左侧汇入的车辆,和一辆超载的货车撞上了。

车祸现场十分惨烈,无忌在最后的时候跳到了方格的前方,被破碎的挡风玻璃插入身体,当场死亡。

而方格和袁源被救到医院的时候,都差点性命不保。方格伤到脊椎,被宣布自腰以下,高位瘫痪;袁源稍微好一点,但是也伤得不轻,全身多处骨折,肋骨也断了几根。

但是当方格知道自己情况的时候,一直僵持着不肯接受治疗。

后面袁源过去,他们被安排在了同一个病房。

两个人在一起互相安慰,互相支撑,方格开始妥协,时常跟他回忆起之前的点点滴滴。

慢慢的,当袁源可以站起来的时候,有一天,方格叫他过去。她说,袁源,你能再亲我一下么?

袁源握着她的手,眼泪直掉。

他看她的时候,明明看到她是笑着的,很幸福的样子。

她还说,袁源,这辈子,真的很开心能跟你做了一对行侠仗义的侠侣,好想好想能一直一直做下去,好想好想下辈子还能遇见你。

他说,那一次,是他最后一次亲她。

因为在晚上的时候,她割腕自杀了。

7.

到今天,距方格离开已经半年有余。

我还是会时不时地去找袁源喝酒,看风景,吹海风。

只是袁源沉默了很多,再也不像之前那样健谈幽默,很多时候,他看着一个地方就默默地发呆好久,回过神来的时候,虽然不再流眼泪,但是眼眶依旧会泛红。

我想,可能这座城市,有太多太多关于他们俩的回忆了吧。

无论走到哪个地方,都有两个人曾经一起走过的痕迹。

有几次我曾尝试着劝他,要不换个城市,去寻找另一种生活,也为了避免触景生情,忘掉曾经的种种。

他摇摇头,苦涩地笑笑说,我怎么能走呢?我怎么能忘呢?这里有我最珍贵的回忆,有我最在乎的风景。现在我无论走到这座城市的哪一个角落,都能找到曾经属于我们俩走过的痕迹。只要这样,我就觉得,她好像还一直陪在我身边,没有走远。

她答应过我,要陪我行侠仗义、快意恩仇一辈子的。

那么,方格,我们山高水长,江湖再见。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接上篇 六、还在消耗你的意志力吗? “时间管理是个坑,精力管理是个大坑,自制力更是个巨大的坑。任何需要依靠‘自制力...
    枯叶草迷图阅读 139评论 0 0
  • 最近厌食很严重
    星空SAMA阅读 16评论 0 0
  • 在天真懵懂的小学时期,我们总是惦记着放学后买的零食和家里饭点时间播的动画片;然后在青春期互相嘲笑生理特征...
    Mr偉賢阅读 77评论 0 2
  • 梦回江南好景处,回望好友分别时在上学期初二末的时候,学校组织了江南游学。正所谓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
    豆言瑶语阅读 7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