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哥

96
生如如花
2016.08.01 04:53* 字数 1307

住的地方附近,有一个卖多纳圈的店,叫做Stan's Donuts。我前一段时间复习考律师资格考试的时候,经常跑到那个店里面买一杯咖啡,吃一个多纳圈,然后再开始复习。其实甜食这种东西,吃了一两个之后就没有再吃的动力了,毕竟长着一个中国胃,重复性的味道只能handle辣味。可是这个多纳圈的店我却特别特别的喜欢,总还是要换着办法去挑不同的甜味。店铺粉粉的墙壁白白的板凳和沙发当然是吸引我过去的一点,还有一点就是我特别喜欢那里的黑人小哥。

我第一天进店的时候,排队买圈,然后去结账,看到了小黑哥。小哥硕大的眼睛好像整个眼球都在外面,或者可能是因为画了眼线显得格外大;嘴唇上也光光滑滑,不是涂了口红,就是涂了唇膏。他那一顾盼生情的眼神,就让我非常确定他是gay(毫无鄙视之意)。让我心花怒放的是,小哥那天的嘴很甜。我复习的时候,经常一个人受不了孤单,还质疑自己的智商,就给自己的生活找些乐子,比如隔三差五画个妆穿个晚礼服出去丢脸什么的。那天就是我丢脸的一天。结果小哥一见到我,就说:what can I get you,Gorgeous?我这个人最爱被奉承,一听到这个称呼就喜笑颜开,露出八个大牙,然后用早已不熟练的英语告诉他我要了一杯拿铁,一个开心果多纳圈。然后他说,of course, glamour girl. 我听到第二个形容,就喜上加喜,笑的更甜了。然后他拿出receipt给我签字,说,remember, today life is your party and you have your own penthouse。我说实话不是很确定我听懂了,因为我在俄罗斯鸡同鸭讲肢体语言了将近半个月,搬到芝加哥之后也经常独自复习,早已经不能够用简单的英语表达自己了。但是我还是觉得他好独特;我说thank you之后,签了字,他又说,thank you,my elegant。

我一辈子没有听到的奉承,那一天全部都听到,就好像以前在新东方教书给我们班男生支招追女生,给他们总结形容漂亮女生的词汇一样懵懂的熟悉。但是我还是心中疑惑,因为他如果只这样对我,虽然我能够理解,但是我会觉得非常奇怪。等咖啡的时候,来了别人,小哥又重复一遍,原来他真的是不厌其烦的对每一个客人都是这样。我看着他,突然想到前些天做的一个案子,我们的客户也是一个黑人,也是同性恋,也好像他一样年轻。突然间就很理解,为什么我的supervisor一定要为那个客户上诉到伊利诺伊的最高法院。我站在那里突然间有一个瞬间就把他映射成为我们的那个客户的样子。有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人,跟我说今天生活就是一场party,还能有什么比这个,能够一扫看了一天黑纸白字更让人精神振奋呢。

我那天拿着咖啡走到西北法学院去复习,看着看着书就在想,小哥是不是每天都是这样;如果每天都是这样,那岂不是太厉害、太执着、太不顾别人眼色了。于是后来我就经常跑到Stan's Donuts去买咖啡和多纳圈。有的时候遇到小哥上班的时候,就又好像回到新东方的词汇课;前两天他居然说我是heavenly creature,而那天我都没有化妆。坦率说听完之后我都愿意免费承包小哥日后的一切法律服务了。可是耳根美好了一阵,在旁边等咖啡的时候,就看到并不是每一个客人都会像我一样充满了被奉承之后轻浮的开心。有些人很木然,有些人很神奇,有些人看起来就像是 “大哥你抽风了是不是”,还有结伴而来的人会相互看一眼,无奈的笑笑。可是我每次去那里只要遇到小哥,就还是风雨无阻的一段today life is your party,还有更新奇的赞美我的词汇。

这位小黑哥,你真的已经成为我心中的偶像第一位。

如花7.31记。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