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咔丝饼

1字数 662阅读 180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老家的张记咔丝饼,先前并没有招牌,他的父亲外号张麻子,因此我们儿时要吃咔饼时直接说去张麻子那里。

      今天来到摊子前,刚好卖完了一炉,张老板一边陪着笑脸,拉着家常,一边熟练的用小刀切下一块和好的面,揉揉捏捏,先做成圆条状,再扯成小圆饼,一手轻盈的旋转圆饼,一手从小盆里抓过份量合适的油面包进圆饼里,顺手洒下一些芝麻在案板上,圆饼在芝麻上一沾,手一拍,拎起擀面杖,轻轻几下,一个烧饼就成型了。八个烧饼一擀完,在平锅上倒上少许菜油,饼子依次在锅上沾油并用手指不停旋转翻面,饼子表面出现焦皮就差不多了,用夹子夹入锅下的炉膛烘烤,炉膛内有一个圆环形的小平台,八个饼子舒舒服服的立上去。用平锅盖住炉膛,不到一分钟,香气扑鼻,令人不自主的做出吞咽动作。别急,还没熟,夹子伸进去,利索的翻个面,盖上平锅再等上一小会,麦香味更浓了,伴着火的温度给予的轻微的焦味出炉了。

      烧饼的肚子略微鼓了点起来,张老板操起一只烧饼,小刀从饼沿伸进一点顺时针划三分之一圈,烧饼肚子里出现一个空腔(这个空腔是擀面时形成的,没看清啥手法)。从小蒸笼里倒出三四块蒸好的牛肉,伴上海椒面花椒面葱,搅和均匀,先往饼子里填入一半,再填入已和好的大头菜丝丝,又牛肉,大头菜丝丝,用袋子一装,递到我手上。

        咬一下,大头菜丝丝的脆立马挑动了味蕾,大头菜上的汁水在嚼动中跳到了眼镜片上,谁还顾得了这么多!下来是蒸肉的软嫰,米粉的清香,没有切开的地方,饼皮厚实多了,一口下去,微微沾牙,又有几分劲道,麦香溢满口腔。最绝的是手捏住的烧饼最下面,大头菜的汁水已将饼皮泡着,咸咸的酸爽。老板,再来一个!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