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主人是锄头

96
涅阳三水
2017.11.29 06:10* 字数 3251

文/涅阳三水

365日更营第38日。

一步步走近你,就是为了一点点了解你。因为我一定相信,我们上辈子有缘分。

2017年11月29日 ,周三 ,晴

第22篇原创故事,题材来自365日更营四班班长锄头,图片也由锄头提供,非常感谢!


引言

上面图片上的那只猫咪,就是我,我叫小锄,一只一岁多的雌性猫。

小锄这名字怪吧?嘿嘿,那就来听我的故事吧!

1

那天黄昏,我被抛弃了,被爸爸妈妈还有兄弟姐妹们抛弃了,他们身强体壮的,能捉很大的老鼠。而我,因为自小羸弱,一条后腿还短了一截,不能跑快,走路还无法安稳,不但成了他们的负累,还会制造麻烦。不知道爸爸妈妈在我小时候为什么没有饿死我,而让我活到现在?现在一岁多了,却被它们抛弃了。

因为这些,我伤心失望,一个人在他们离开的角落哭泣,一生想象中开心愉快的日子如烟而散,如今孤苦伶仃,只以为会在这无人的街头凋零致死了。

没料到,一旦倒了一次霉之后,就会有更加倒霉的事情纷踏而至。

我在路边静卧,没有妨碍到谁,不幸的事情还是到来了——我被一辆躲避大卡车的摩托车轧断了腿,不是一只,是两只,两只后腿被摩托车的轮子碾过去了。

一阵钻心的疼痛过去。我低头望着血肉模糊的两条后腿,欲哭无泪。就这样吧,死在这街头也是无所谓的,毕竟这世间令我牵挂的人儿已经没有了。

可是,就在我躺在地上决定自生自灭的时侯,听到一句话,那是走路的两个行人在交谈中传递过来的:

好死不如赖活着,毕竟来世一遭,就这么去了,太不划算啊!

也许,那两个人中,有一个肯定和我一样,有着伤心绝望的经历吧!因为这句话,我又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拖着血淋淋的腿向着一个看起来温馨又温暖的人家走了过去。

2

我饿坏了

这是我最初到达的地方,看起来像个藤椅的下面。

腿伤的疼痛,加上肚子的饥饿,我蜷缩在那里待了一夜,因为疼痛,实在不愿意动弹了。

第二天早上,果然,被这家的主人发现了,一位五旬开外的老奶奶看到我了,先是很惊讶,“咦!”了一声,就蹲下来扒着我的头看,身子一歪,倒在地上,两条后腿上的伤就被她看个正着!

奶奶把我扶起来,轻轻地说:“好疼的呀!待会去医院包扎啊,先忍一会儿啊!肚子也饿了吧?我给你拿点牛奶去!”

看着奶奶去拿牛奶,我那么想哭!

如果我的眼泪能够汹涌而出的话,肯定会是一条小溪了!

我身边的那个盒子,大家看到了吧?那是我想赖活着之后吃的第一顿饭,来自陌生的人类的关爱,来自我以前从不肯接触的人类之手!

人类,也是温柔的,也是可以信赖的啊!我在心里告诉自己。

我听到奶奶在打电话,她的声音愉快而着急,听上去,感觉是给儿子打的吧!

只听见她在说:“锄头哎,给你说个事儿,家里跑来一只猫,两条后腿都受伤了,鲜血淋淋,可能被轧断了。你得过来一趟,抱它去宠物医院看看,包扎一下啊!”

不知道电话的那头是谁,我就是觉得我的命运从我投进这个温暖的家庭里之后,要发生改变了!

3

我在被救治

果然,没过多久,有一对青年男女走进了这个院子了。

用我的猫眼来看,真是一对俊男靓女啊,尤其是那个男子,应该就是刚才奶奶喊锄头的人吧!

我看着他,那张温润的面孔,我知道就是他将会带着我去宠物医院包扎受伤的腿了。

奶奶絮絮叨叨在和这个叫锄头的人说我的遭遇,如何饥饿,伤得如何严重,又如何可怜,我啥也没听到,我的一颗心全在这个人身上了。我知道,待会他就会带着我去宠物医院了。我这一颗猫心里,一直在想,他会如何叫我?叫我猫咪?叫我大白猫?还是叫我老白猫?

他蹲下身来看我,轻轻拍拍我的头:“你好!我叫锄头,你叫什么好呢?不如叫小锄好了!”

说完,握着我的猫爪子摇了摇:“小锄你好,我们这就是朋友了!我要带你去看腿伤,请你信赖我哦!”

我的一颗猫心被锄头的温柔感动得七零八落的,如果不怕被锄头看到的话,我此刻必定是猫泪纵横了!

于是,接下来,我被锄头带着去看腿伤,我记住了我的名字叫做小锄。

4

我很黏锄头

从宠物医院回来,锄头就带着我小锄回到他的家里去了,也就是说,我又到了另一个新的环境了。

对于新的环境,猫族一类是需要很多日子才能适应的。在不适应的日子里,每一次最喜欢接近的地方就是锄头的腿边了,他走哪里,我就会拖着受伤的猫腿跟着到哪里了。

锄头总是停下来歪着头看我:“小锄,我要上班了,你这么粘着我如何是好?你得赶紧好起来啊!”

“喵呜”地叫一声,我就目送锄头上班去。他一走,我就懒洋洋地了,窝在我的家里一动也懒得动了。

因为受伤的腿上了药,在慢慢愈合,长新肉会痒,这知识我们猫们也知道。忍不住的时候,我就会伸出舌头去舔,舌头上有小刺呀,轻轻挂着伤口那里,止痒!

可是,有一会一不留神被锄头看到了,他皱着眉蹲在我身边,柔柔地训斥我:“瞧你,小锄,医生交待不让舔伤口呀,你都这么大了,还不会照顾自己啊!走吧,我帮你,咱们还得去找医生了!”

走在去医院的路上,我一直在回想着刚才锄头的话,真是猫心羞愧,猫脸发烧了,真是一只没长大的猫啊!

医生们会给我做个怎样的改变呢?会给我一副怎样的装备呢?对于这个,忽然间充满了期待了。

5

我在看电视

看见我头上戴的那个玩意了么?

那就是医生们为我做的特别护理工具,就是为了防止我这猫头频繁地扭过去,舔自己受伤的猫腿。其实,人类世界太认真,要知道,我们猫狗类的家伙们,唾液有自我疗伤的作用,来到人类这里就有变化了,唾液里有细菌,舔伤口会感染的。

对于这事儿,我太无奈了,只能掩起一颗猫心的所有念头,因为锄头每天都会检查我的猫腿呢!

已经让锄头去医院了一次,不能再麻烦第二次了呀,任何事重复犯错的话,猫脸都被丢光了的啊!

为了分散注意力,我陪着锄头看电视。

你瞧,图片上的我多专注,甚至于锄头离开我都不曾发觉。那电视里有人物有动物有老人有孩子,实在是一个新奇的世界啊!

听到锄头给他媳妇说:“你看小锄,它居然会看电视哎!”

我这猫心里冷哼一声,这锄头有爱是有爱,但也是不懂生命的规矩嘛!冷哼之后又难过了,锄头,锄头他竟然不懂我的猫心啊!

唉,想想可悲啊,就是因为语言不通,人类才会和其他生命们无法共处在这个多彩明媚的世界。

如果有一天,人类世界失去了语言,全靠手势体态交流,又会是怎样的情形呢?会不会好过些?

猫心孤独,无法拯救啊!

6

我在酣睡中

看到图片上的我了么?

那酣睡的姿态,是不是令你很心动?

无论在哪个世界里,睡姿都会映射出内心的状况来呢!

从最开始我蜷缩成一团,到现在的仰面八岔在地上,这代表了什么?

是的,安全感。

主人锄头给了我安全感,让我不再露宿街头,不再饱受饥饿与疼痛之苦,也让我有了温暖的归宿,对于一只猫来说,还有比这更好的安排吗?

回想我以前见过的人类,小孩子有几个是仰面睡的?几乎没有,因为从妈妈的身体里出来,那份温暖和依赖发生了变化了。长大之后,如果日子和乐,睡姿就会发生变化了,就去此刻的我这般了。

虽然我腿上的伤依然在疼着,但是整整的猫心里已经被甜蜜和温暖充满了,被洗澡,被换药,被看电视,被温柔地对话,被温柔地吃饭……

有时候,我会做错事,锄头就会低着头看我,那双眼睛里透漏出来的责备很是明显,可是我知道,锄头并不是真的生气,他只是警告我罢了。

这时候,我就会“喵呜”地叫一声,软软的,乞求原谅的,以后改正的意味全在这一声叫里了。

这软软的一叫可管用了,锄头的眼睛立马就温柔了,刮着我的鼻子说:“就你淘气,还这么会撒娇,让人没法对你发脾气!”

说完了,理理我的猫背,悠悠地说:“以后要记得,别再那么做了啊!得有点记性才好嘛!”

看着锄头离开,我会再次傲娇地“喵呜”一声,答应了锄头的警告。

7

这会儿,主人锄头已经开始酣睡了,刚才拿着手机在啪啪啪地写字,我想知道他写的啥,是说我温柔还是说我丑?

虽然我不识字,可是各位看客识字呀,待我用铺满猫肉的猫爪子去扒拉扒拉锄头的手机,看他写的啥!

呀嘿,我看到了,你想知道吗?

跟着我猫爪子的指引来看看吧——

就连家里的阿猫阿狗,也来看我的笑话。它们趴在各自被窝里,竟然都把屁股对着我,就像商量好了似的,这分明是在蔑视我。

各位看客们,请帮帮我吧,用你们智慧的眼睛去看看,我的主人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是夸的话,替我给他一朵小红花;如果是损的话,就请提醒他一下,我是一只懂他的小锄,时刻和他在一条阵线上哈!

我的主人锄头,你知道么?能找到他么?请把我的心意传达过去,谢谢你们!

短篇系列故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