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帮助之人手持镰刀,

曾经嬉戏的伙伴往后站。

只有我一个人伫立于此,

忍不住地开始伤感,

什么是正义什么叫公平,

只不过是人性的必然。

周围的人们不断欢笑着,

簇拥着自以为不同的存在,

哭泣之人独守过去的皇冠。

仿佛都离我而去般,

警告着我不应存在。

忘记了那些邪恶的伪善的怜悯的嘲笑的眼睛,

让可悲的可笑的有序的杂乱的记忆全都消散。

在这里我没有现在没有过去没有未来,

在这里人们不曾亲近却装作相连,

在这里我不被认同不被理解也没有人在意。

就让我进入这扇门,接受最后的制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