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修理工

从小,看父亲修理各种电器,抽屉里摆满了零件和工具。父亲拆开邻居拿来的收音机,把它修理出声音;父亲取下电风扇,给它换上新电机;父亲钻在汽车底下,旁边有人递工具,在哪个年代,开车的司机就了不起,更何况还会修理。

父亲修理时我喜欢站在一旁看,看电焊笔冒出的白烟,看一个个小零件各归其位,几乎所有停滞的机器在父亲的摆弄下重新运转。闲来无事,我喜欢在父亲的抽屉里翻来翻去,找到亮闪闪的螺丝帽,戴在手指当戒指,或者拔出某个零件里的铜丝,编一个手环臭美。

在我的眼里,修理是个神奇的活儿,还很有趣。这种印象,陪伴我长大成人。

结婚后,老公对家务没有兴趣,家里的活儿几乎都交我打理,美其名曰,他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相夫教子外带打理一切家务。许是被他灌了迷魂汤,我在结婚初期能够明确家庭分工的大好时期就主动认可这种安排,从此走上了一条双标的婚姻生活。

在单位,我不甘人后,想做一个称职的好同志;回到家,我是忙碌的家庭女主人,只是常常缺少老公做帮手也没有帮佣。有了孩子后,我下班回家后就一直做各种家务,直到夜深上床才能松口气。

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还有各种修理。我童年耳濡目染的本领派上了用场,家里的东西坏了,都经我先看一看,确实没办法修理了,才找维修师傅。

我曾经换过两次防盗门的锁芯,后来门把手坏了再换时,简直小菜一碟;换保险丝是十好几年前的事了,不值一提;有次朋友进门,看我正在换纱窗,特别惊奇,说我抢了小区大门口换纱窗师傅的生意;去年春节,滚筒洗衣机的门关不上了,我用一把起子治好了这个毛病;这两天空调滴水,我今天百度学习,准备自己整一下,实在不行了,再找师傅修理。

说这么多,没有责怪老公的意思,是我一直纵容了他不做家务,自己还能怪谁?再者说,他对我的修理,从来都是嗤之以鼻:费那劲儿干嘛,找个师傅修修不就得了,又不是掏不起这个钱。

我充耳不闻,修理是我的爱好还不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 ,只是我的挺特别。所以,我想上辈子我可能是个修理工,一辈子没干够,这辈子才这样快乐的劳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