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钟于我何笳焉(21)

下课铃响后,何茄见万钟仍和吴双讲的起劲,忍不住起身走到万钟身旁,语带酸意的说道:“聊什么呢都下课了?”

吴双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万钟说道:“耽误你好久了吧。”

万钟淡淡说道:“没关系,以后抽空再跟你讲吧。”

何茄听他们的意思是以后还要继续,于是急忙打断:“快点,老班说了让我们下课去找他,你还磨蹭什么呢,这么舍不得走啊?”这句话终于引得吴双看了何茄一眼,不过她仍旧对着万钟说:“那你赶紧去吧,别让高老师等久了。”

万钟诧异看向何茄:“瞎说什么呢你?怎么今天这么积极去找高老师,可不像你的作风。”

何茄推着万钟往教室门口走去:“快点吧,早点听他唠叨完好早点放我回来。”

万钟了然:“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何茄心说,才不是呢。

进了办公室,果然如陈飞给何茄推测的一样,老高想搞那套帮扶政策,他对万钟说:“万钟,你的成绩非常优异也非常稳定,何茄就坐在你的前面,她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学习上的问题,你就主动多帮帮他。”

说完又指向何茄:“你啊,基础太差,还老逃课,有万钟这么好的榜样坐你周围也不晓得珍惜一下。我现在让万钟好好带一带你的学习,你要是还不上心,没那个想法我就不瞎忙活了,你也给个痛快话,还敷衍吗?”万钟暗自腹诽,看何茄平时在教室的样子,一副不求上进、毫不在乎的样子,现在老高提出帮扶的想法,她是肯定会拒绝的,这样也好,自己的时间可以节约下来再多利用一阵。

何茄却突然开口:“高老师,我愿意请万钟帮我补习,我也想好好学习。”

万钟听到何茄的宣言很是意外,纳闷他怎么会突然转了性,但老高显然很满意何茄的识时务:“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以后一定要转变学习态度,好好的多跟万钟学习一下。”

老高又转向万钟:“万钟,那你以后就多费点心帮一帮何茄。”

万钟却婉转的拒绝:“高老师,现在学习任务太紧了,我自顾不暇,怕顾不上很好的教何笳”

何笳难以置信耳朵里听到的,他刚才可是很耐心的辅导吴双,怎么到自己这里就自顾不暇了?

老高也有些意外:“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在你学有余力的情况下帮助何笳,给他补习一下基本的知识,这也不行吗?”

万钟面上仍有些为难,说道:“可是……”

何笳越听越生气,激动的打断了话头:“高老师,别勉强班长了,人家不愿意我也不想舔着脸往上凑,我还不信辅导我是多艰难一事儿……”

高老师劝道:“万钟你再好好想想,还是要多注意团结一下同学,你的成绩这么好,老师真心希望你能影响更多的学生。你们都出去吧。”

何笳怒气冲冲的领头出了办公室,回到教室时脸色仍是不太好看,直接趴在桌子上,把脑袋埋进胳膊里。陈飞不敢惹她,用眼神示意随后跟进来的万钟:“她怎么了?”

万钟摇摇头,心道只是不给她补习,至于气成这样吗?她可从来不是爱学习的人。不过自己确实没有过多的精力去应付旁人。

何笳的坏心情持续了一天,后来谁来找她都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还得被她刺上两句。隔壁班的武卓年不知从哪儿得知何笳心情不好,又在课间时分来找何笳。何笳闷在教室一天,这会子也想出去透透气,便起身往外走去。

武卓年拿着一杯奶茶递给何笳:“特意放了少糖,应该不是太甜,喝喝看。”

何笳接过,插进吸管喝了一口:“谢谢。”

武卓年问道:“我听人说喝完甜的心情会好一些,这会儿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何笳笑问:“你都知道了?”

武卓年看着她的眼睛:“其实并不知道什么事,但我觉得对你来说一杯奶茶搞得定。”

何笳听到这个新奇的言论哈哈大笑:“这话可真有意思。”

武卓年一脸认真:“只是觉得悲伤的情绪不应该属于你,你不是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何笳吗?”

何笳第一次认真打量着武卓年,真是个标准的帅哥,剑眉星目,难怪会受那么多女孩的喜欢:“谢谢,你也真是名不虚传的帅。”

武卓年听到何笳的夸奖颇感得意,脸上掩饰不住笑意。

何笳和武卓年在窗外的走廊谈笑,且男帅女美,在洒满阳光的下午,画面美得格外不真实,就像是校园里的一对璧人,天生合该如此。他们丝毫不在意周遭的眼光,却不知周遭的眼光早已定格在他们身上。

郑令看着窗外的一幕,怒其不争的对黄捷云嚷道:“你看看人家多有本事,你怎么总碰一鼻子灰!”

黄捷云委屈道:“这你要问她,哪能问我呢?看来我是没指望了。女生都喜欢这种花花公子,不懂欣赏我这种纯朴的。”

郑令一听,笑道:“你还孤芳自赏呢,赶紧追呀!”

黄捷云又在嘟嚷啥,万钟已经听不清楚。他想将视线连同自己的注意力一起从窗外收回,可是却不能如愿。何笳与武卓年说笑的间隙,偶然扭头,竟然和万钟的视线撞了个正着。何茄脸上的笑意僵掉,直至消失,最后的漠然的率先收回视线。万钟被何笳那样冷冷盯着,一时间移不开视线,可是也看不懂她眼里的情绪。直到何笳再不肯往这边望一眼,万钟才懊恼的转过头。何茄,好像是误会什么了吧?

上课铃的打响,不识趣的打断了走廊上不愿分开的交谈者,何笳终于不情不愿的回了教室。万钟一直盯着何茄进门,想从他的视线里瞧出端倪,但是显然何笳一路刻意回避万钟的眼光,万钟只得作罢。

上课后,万钟的眼神仍围绕着何笳打转,看到他窸窸窣窣的和王琳琳讲话,公然睡觉,公然发呆,和平时行为又好像没什么两样。万钟不知道究竟是她掩饰得好还是根本已经消气了。

好不容易熬到晚自习时分,何笳一整天异样的沉默着实令万钟内心不安,毕竟昨天两人还好言好语,今天突然就陷入比陌生人还不如的境地。于是万钟拿手点了点何笳的肩膀,何茄没反应;万钟又低低叫道:“何茄。”何茄仍然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万钟无法,只得拿出草稿纸写了个小纸条,然后折好丢到何茄的桌子上。

看何笳动也不动的样子,万钟还真有些担心她一气之下就把纸条扔了,而何笳也真的是想这么做,可是始终抵不过内心的好奇:万钟到底会跟她说什么呢?这可是万钟给他传的第一个小纸条啊。

何茄不再纠结,拿过纸条打开来看,只见上面写着:“我不是不愿意辅导你,只是我觉得你根本不在乎这些,所以无谓浪费彼此的时间。”

何茄看着这句冰冷冷的言辞,后悔打开了纸条,就知道他说不出什么好话!

何笳想把纸条揉掉扔了,又觉得这个举动太过小孩子气,自己呕得要死还被人教训。于是也拿笔刷刷的写了一句,然后扔到万钟桌上。

万钟打开小纸条,上面写着:“你是不想浪费时间在我身上吧,浪费在吴双身上你可是乐意的很!”光凭这几个字就可以看出何笳的生气程度。

万钟扶额,这扯到哪里去了,赶紧撇清关系:“现在是在说我和你辅导的事情,不要掺和其他人,何况你和她在我眼里没区别。”然后将纸条丢给何笳。

其实这句话的语气也不是太好,但何笳看到万钟说这是“我和你”的事情,言下之意吴双只是闲杂人等,没必要特地拿出来单说,何笳因此有些高兴;又看到他说自己和吴双没区别,虽然自己也一下子降成了闲杂人等,可是吴双对万钟的用心早已传遍,万钟却说自己和吴双在他眼里没区别,这岂不是证明吴双往日都做了无用功,何笳想到这里更加高兴。

何茄不自觉的消了许多气,提笔写到:“那我现在转变想法了,你是不是应该尊重我的想法?”

万钟看何笳的留言已经不如早先那样剑拔弩张,便回复道:“如果你真的诚心想学习,我当然会帮你,就怕你沉不下心,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何茄回道:“你别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

何笳想着一会儿该怎么重振自己的雄风,万钟却没有再扔来纸条了。何笳不是个能坐的住的性子,于是转过脸去问万钟:“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补习啊?”

万钟反问道:“我要怎么相信你不是心血来潮,不是拿我在打发时间?”

何笳瞪大了眼睛,很惊讶万钟有此一问:“这怎么证明啊?”

万钟提议:“下次月考你成绩在班级提升30名,我就继续给你补习,不然就作罢。”

何茄这次月考的成绩光荣名列榜末,在火箭班60名学生中排名倒数第一。现在万钟何笳在一个月内成绩上升30名,且是在高手林立的火箭班,显然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何笳咬紧了牙关,而后才说道:“你够狠,你认准了我办不到是不是?”

万钟装作没有感受到何笳的气氛,淡淡说道:“我只是不想做无用功。一个月的时间足够看清楚。”

何笳苦笑了一下,然后倔强的说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残忍,我还以为经过昨天,我们的关系又好一些了。”

万钟在课桌下握紧了拳头,然后松开,想了一下,抬起头说道:“以后每隔一天我会在晚自习结束后辅导你半个小时,一个月为限。”

何笳说道:“何必勉强你?你不愿意我也不稀罕。”

万钟说道:“高老师开口了,我不太好拒绝,你既然在他面前表了态,那就坚持一个月。”

何笳听到万钟这样说更加灰心:“你刚才所说的话没有一句是为我考虑,在你眼里我连个陌生人都不如吗?”

万钟毫无感情的道歉:“对不起,我没有太多精力去考虑别人的心情。”

“你不用一再强调我是别人,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何笳状似轻松的笑道,“那未来的一个月就麻烦你了,解决了我这个麻烦,以后再不会有人来耽误你的时间、烦你了。”

“我没有这个意思,你为什么一再曲解我?”万钟有些看不下去何笳这副样子。

“你又几时在乎过我的曲解?”何笳惨然一笑,“每次我以为我离你近了一点,你却总是把我推得更远。你既然不想交我这个朋友,我又何必巴巴的贴上去。万钟,我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坚强。”说完何笳便转过头去。

万种觉得自己应该高兴,总算做通了何笳的工作,总算把对自己时间的损失、浪费降到了最小化,总算让她如愿离自己远了一点,一切都在照原来的轨迹进行,应该开心的,对,应该开心,万总苦涩的品尝着预料中的喜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