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之令狐冲的逆袭(上)

腥风血雨才是真正的江湖。抛开怜悯弱者的惯性思维,从策略与结果出发,还你一个真实的武林别样的英雄。(鉴于文章篇幅较大,为阅读方便,文章分为上中下三部分,将于随后两天持续更新,欢迎阅读。)

【1】

他是金庸先生笔下的英雄人物,也是我们心中的大英雄,可以说,他在我们的童年生活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因为他,我们的江湖也才有了不同的韵味,和值得回味的笑傲武林。他是江湖人人敬仰的大侠,也曾塑造了我们各自的英雄梦。他的时代早已过去,而我们宁愿相信,英雄的时代会永存,也会是我们心中永恒的梦。

以我们现在的视角来重新审视我们的大英雄,那么可以说他完全就是一个暖男,对恋人温柔体贴,对恩师尊重敬仰,对江湖豪杰义字当先,这些难道还不足以说明?是的,这些足够能说明一些事情,可在我看来,他并不是,至少他并不是所谓的暖男。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成功与成名,而这一切的前提是他能活着,至少是在江湖黯然无恙的活着,他做到了,做到了在成名之前好好地活着,无论是笑着活着,还是哭着活着,这早已不重要了,他怎么活着的是他自己生存的方式,但能活着才有可能去走完生命的过程,从生到死的去体会生命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他的成名有着太多的优势,即他有着别人无法拥有的资源,虽然他在华山派时一无所有,但正因如此,才具备了别人无法具备的优势。他有着“华山派大弟子”的头衔,“独孤求败独孤九剑的传人”的名头等等,这些便是别人不具备的优势,只是属于他一人的光环。甚至可以说,他在成名之前,对于名的追求,已经达到了求败的地步,或许有些诋毁他了,但事实上就是如此。只不过他很聪明,以他的低调给我们造成了一个错觉,从而使得我们的错觉在他的成名路上影响着与他敌对的势力。

所有这些,都是属于他一人的大气运,或许,即便是没有他,也会有另一个令狐少侠取代他,走着他的路。因为江湖的豪杰,后世的看客,都需要有一位能够掌控武林的大侠。很显然,这样的使命最终落在了令狐冲的头上,他便带着自己的追求与我们的期翼,一步步走到了那个时代的巅峰,也到了有实无名的武林至尊的成都。但那桂冠有与没有,于他而言,不过是他成名的有一个光环,但这个光环可以有人去抢,有人去争,有人去夺,他却不能。我们也同样不希望看到他真的又是有名的坐在“武林至尊”的宝座上,我们需要的是一位能够掌控武林蒿林群雄的侠客,而不是走到前台的政治家。而他也没有让我们失望,他终究是卸去各种光环,各种包袱,以走上了一条归隐的道路,一条与他实力不相符的道路。天大地大,何处不是家,江湖并不是他的去处,笑傲却是她与他的归宿。或许他也是疲惫了的,又或许,是我们疲惫了,所以我们愿意看到他走上了归隐之路。

或许在我们看来,他的知进知退,是与道家传统的入世与出世是相符合的,他并没有多大的人格魅力,而我们却愿意相信他的完美,只是在他的身上寄予了我们太多的感情,他便也成了我们精神的综合体,也是矛盾的综合体。或许,他并不是一位复杂的人,只是我们不太相信他的简单,复杂到没有太多的言语来表达,而简单到没有太多的表达用言语。而我看到的就是他的简单,那么他又是如何简单的呢,可谓是一言难尽,但总而言之就是他的追求,那便是他对于名的追求。他的一生只有一个追求,那便是求名,他做的很多的事,从表面上看,只能算是中规中矩,但实际上却是大有深意。

他的成名路上,他曾获得了很多,但又舍弃了很多,似乎就是没有什么是他不能舍弃的,也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被舍弃的。无论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他都是亲手的一一的打碎,而我们却为此辩解,将他做的恶事推给别人,因为他是一个“正派人物”,他需要维持一个高达的形象,不容亵渎,所以,也便有了各种各样的“反面人物”去给他擦屁股,背黑锅。因为我们与金庸先生一样,都将一个主角的光环戴在了他的头上,只允许他一人成功,而其他人就只能注定失败,但他们失败的惟一的意义在于衬托,即成为令狐少侠成名的垫脚石。或许,着对于他们而言,并不公平,但在我们的剧本里公平就只有作为主角的令狐冲,也是我们想方设法的给他创造一个公平的环境。很难说,谁对谁错,因为本就没有对错,有的只是自己的是非。

他的一生,做了很多事,有很多好事,也有很多坏事,有很多他做好了,也有很多他并没有做好。但这些都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无论他做什么都有人帮他擦屁股,或是揣度以诋毁,帮他擦屁股的是与我们有着同样情怀的人,那便是魔教,即日月神教。而诋毁他的往往都是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邪与正,都是有着生命的个体,他们也都是在各种场合下大打出手,因为彼此从来都不承认,除了相互攻击,便是围剿与反围剿,他们没有选择。成名之路,如是生死的距离,稍有不慎,便会粉身碎骨,留给后人的只有被唾弃的下场。比如左冷禅,岳不群,林平之等人,他们做的不过也是对于名利的追求,倒也是没有错,错的只是他们的失败,错的只是他们不是令狐冲。

那些“反面人物”的下场是凄惨的,不仅被剥夺了生存的权利,而且本身作为失败者,也失去了活下去的权利,他们以各种各样的方法去成就别人,而以近乎决绝的方式结束自己,他们就这样成了别人成名路上的垫脚石。但我并不会去可怜他们,有的更多的是无奈与悲哀。因为弱肉强食,本就是生存的法则,若没有足够的实力生存下去,那便将自己的每一天当作是最后一天,因为自己并不清楚自己还能活多久,不清楚是否自己一旦闭上眼睛便在没有醒来的可能,所以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这世界,这武林,本就是吃人的江湖,他们能做的就是,要么活下去,要么下去活。若他们知道无论他们增氧求存,我们也早就剥夺了其生存的权利的时候,想必他们也一样愿意继续苟活着,至少在自己死的时候,可以死的好看些,不至于死无死而不生的下场。不过他们在追求活着的权利的时候,并不知道即将被取缔的命运,因为我们早已安排好了,全部按照我们的剧本演下去的时候,便在没有丝毫的回旋的余地。他们的所作所为目的很简单,那便是活着,无论是苟且偷生,还是笑傲江湖。但很可惜,他们有活下去的实力,却没有活下去的大气运。而这一切,就是因为当初那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令狐冲,只有活着的人才有求名的权利,对于那些没有机会活下去的人来说,所谓的成名,不过是当初看似儿戏的事情却最终断送了自己,包括自己的生命。或者说,他们以生命为代价,最终却是成全了别人。

令狐冲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有着活下去的能力,只是一个活下去的信念,支撑着他走到了我们给他设定的路,所以便也有了活下去的希望,有了这一希望,便有了世人无法企及的巅峰时期的他,但同时,他也很聪明,聪明到让我们以为他是一个傻乎乎的大师兄,但在这种刻意的隐藏之下,便在众人从不正眼去看他时,他只是默默地积蓄着力量,一股子能颠覆武林的力量,而此时在众人的视线里不过是他一个低调的不堪重用的阿斗的形象。

终于,屌丝成功逆袭,咸鱼最终翻身。他在众人的联手打压之下艰难的寻求生存之道,也是以众人为垫脚石走上了成名之路。只是太多的时候,我们只看到了诸如令狐冲般的英雄人物的光鲜的外表,却不曾想过他的所作所为的目的。或许我们看到了,但无法说服自己去相信,或许我们相信了,却无法说服自己去接受。我们也是矛盾的,也远比令狐冲要矛盾的多。我们没有问太多的为什么,却在诸多的为什么里问的自己都不再理解自己,因为令狐少侠是他,我们只是我们,我们不是他,只是看到了那个充满矛盾的令狐少侠。

【2】

令狐冲的前半生是一个悲剧,或者说他的一生就是个戏剧,但同样悲剧的绝不止他一人。而他只是在众人看不到的阴影处孤傲的活着,我们看着他,等于喝了鸡汤,以至于我们忘了他的悲剧,与悲剧的他。他的成名之路贯穿其一生,而他一生能活着的便是他成名之前的希望。有的时候,哪怕希望很渺小,但因小而成其大。即便是渺茫到几欲放弃,还是得咬咬牙继续走下去,谁也部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因为我们无法在今天没有走到尽头时,就安然走到明天。或许,所有的尽头,就是今天与明天的起始。

我们视线中的他,是那个与小师妹两小无猜的傻乎乎的大师兄,他没有父母,没有亲情,或者说是他是一个孤儿,不知亲情的孤儿,从一开始,他便是由师父师娘抚养长大,便也是华山派的大师兄。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大师兄的本事并不是华山最强,反而只能与不中看不重用的猴子为伍。更令人费解的是,他这样的一无所有的大师兄,小师妹竟对他爱慕有加,一个千金大小姐是如何能看得上身无长物的他的呢,难道只是因为他俊逸的外表?我看未必,与其说是小师妹看上了大师兄,不如说是大师兄的撩妹之术,以其俊逸的外表把妹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吗?可以说,彼时的他,除了可以利用的外表之外,便就真是茕茕孑立身无长物了,但他能将这个优势发挥到极致,以达到理想的效果。

我们知道小师妹那是华山派掌门岳不群的宝贝闺女,华山上下的千金师妹,而小师妹岳灵珊存在的价值,或许并不是她自己能够决定的,他的出身早已注定了她不同寻常的人生,我在此处做个猜想,倘若他服从了掌门的安排,想必她她除了作为“政治联姻”的牺牲品之外,再没有别的选择,至于为何会如此,后文会逐渐答,此处暂不累述。话题回到令狐冲与岳灵珊的感情的问题,令狐冲利用了其他人不具备的优势,从而为自己活下去又增加了一个新的筹码,而活下去之后便也有了更多的成名的希望。

他在华山派内,虽然处于大师兄的地位,但有名无实,能指挥的弟子除了猴子,便在没有人愿意听从。这就从他成为大师兄的那一刻就被孤立了,而能做到着一切的只有掌门,或许是掌门夫人,他们也有这样做的理由。因为他们在门派内地位超然,但是如果门下弟子团结一处,那么他们的威信就有可能收到打击,如果门下弟子一盘散沙各自为政,那么门派的力量会被无形削弱。所以无论怎样,对于掌门夫妇都是尴尬甚至是不利的。所以作为掌门人,他们能做的,不仅要保住自己的地位,还要保住门派的地位,只有如此,他们才能活下去,也才能在弱肉强食的武林中活下去。

这就好比是帝王之术,御下之道。群臣若团结则帝王威严扫地,群臣若各自为政则政治腐败,或被吞并。所以如何掌握平衡就显得极其重要,既是平衡帝王与臣下的君臣平衡,也是众臣子之间的平衡。所以华山派也是需要平衡,平衡各方势力,有掌门与弟子之间的平衡,有众弟子之间的平衡,但如何掌握这一平衡,才是掌门人需要具体操作的。首先便是大师兄的人选,既要考虑到自己的利益,有要考虑到众弟子的利益,还得为整个华山派的发展考虑,所以这个人选应该是各方势力博弈妥协的结果,而不能真正的做到一堂言。

大师兄的存在的价值,不仅要能在众弟子之间达到微妙的平衡,还得有互相牵制,同时可能还要为掌门服务,可以说大师兄的人选可谓是角逐,甚至可以说是双料间谍。在这种情况下,掌门就看中了令狐冲,而为何大师兄的人选偏偏就是毫不起眼的令狐冲,而不是其他有实力有资质的弟子呢?因为令狐冲是孤儿,没有背景,而且仪表堂堂。

首先说,他是一个没有背景的孤儿,这就很好掌控,而不用担心得罪某些大势力,为什么呢,因为一个大门派,尤其是像华山派这样的威震江湖的门派,门下弟子并非是全部来自小家小户,相反有很大一部分弟子大有来头,或是来自各大家族,或是来自其他门派,可以说这种大门派最为鱼龙混杂,来历太明也是麻烦,而且很头痛。弟子的背景太大,容易形成门派内的私人势力,从而出现一种尾大不掉的局面,偏偏这些弟子大多都是有势力有背景的,所以门派弟子也很容易拉帮结派而各自为政。如此,则掌门的命令并不会被很好的执行,对掌门来说是极大的打击。因而为了打破这一局面,便只能先在大师兄的人选上下功夫,而没有背景的孤儿令狐冲便是不二人选,这样的令狐冲是作为傀儡而存在的,相比于其他弟子,更容易掌控,同时避免了众弟子为争夺大师兄之位的冲突,可谓是一举多得。此外,令狐冲对掌门够忠诚,因为令狐冲本就是掌门夫妇收养的孤儿,一个在自己眼皮子地下长大的大师兄,肯定是比一般弟子更加忠诚的。

其次便是他有实力,他从小便被掌门抚养长大。若以君子剑岳不群和宁女侠的实力想要培养出一个高手,想必是不难的,但是终其整个少年时代,令狐冲并没有学到什么像样的武功。除了华山派最基本几招剑法,令狐冲最擅长的就是喝酒和泡妞了,所以此处便就有了疑问了,为何掌门的“关门弟子”的实力如此不堪?这其中除了令狐大师兄自己的资质之外,想必更多的是掌门的思量,作为大师兄的实力若是太强,便不利于自己的掌控。若只是游手好闲又显得门派无能,所以在综合考虑之下,令狐冲便是被当做傀儡来培养的,由此也可见,华山掌门夫妇从一开始并非是真心要培养令狐冲的,只是特殊的条件下,作出的一个特殊的决定,但他们绝想不到,最终正是这个从小培养的傀儡颠覆了武林。

还有就是令狐冲的长相了,在很多时候,大弟子都是要跟随掌门一起出席各种大会的,气质形象自然不能太差,而若能帅些就好了,一张脸便也是一个门派的脸面。而令狐冲的相貌不仅能拿得出手,而且俊朗非凡,有这样一位帅气的大师兄,带到哪儿那也是倍儿有面子的事,而之后令狐冲更是作为华山的信使四处活动,与各大门派建立关系,更是在颜面上给华山派赚足了面子。

综上几点可以看出,令狐冲被掌门破格提为大师兄是蓄谋已久的,可以说是一颗被暗藏了十多年的棋子,是必然的。但正是这个必然,为令狐冲的崛起奠定了基础。他能成功成为大师兄,也正是他的第一次机会,一次可以活下去然后成名的机会。或许他知道他师父师娘的用意,但他并没有不满的情绪,或者说我们永远无法看到他脸上的不满,所以在这种看似巧合的偶然下,然而成就了令狐少侠。

【3】

前面提到的令狐冲与岳灵珊的感情的问题,其实在我看来,与其说是两小无猜的两情相悦,不如说是各取所需的阴谋的结合。以常规的思维来看,他俩的结合,只是浪漫的相伴一生的终老的真挚的感情,因为也的确如此,岳灵珊什么都不缺,也什么都有。而他能看上令狐冲也是少女情怀情窦初开的表现,而令狐冲却早已默默许下诺言照顾小师妹一世长安,而在后来的行动中也表明了令狐冲对小师妹的感情,那便是即便你不在属于我,但只要你有所求,我依然愿意为你赴汤蹈火。因为我曾爱过你,现在依然爱,只是没有机会跟你说爱,好一对神仙伴侣,端的是羡煞旁人。但这仅仅是表面上透露出来的蛛丝马迹,若跟着这一线索继续挖掘,就会发现其实并非如此。

岳灵珊是华山派掌门的宝贝闺女,但因此她是幸运的,同样也是不幸的,作为大门派,想要独立发展,几乎是不可能的,至少当时的华山派没有独立发展的能力,而要想更好的发展,乃至宰执武林,非一门一派可以做到。同时若一门派毫无外援,在遇到危机的情况下,很可能是被吞并的命运,如何避免呢?很多门派都走上了“联姻”这一步,而华山派自然不能免俗。联姻一次等于给自己拉了个强援,给自己增加了一个可以存活的筹码。而作为掌门人的女儿,岳灵珊自然是联姻的不二人选,所以她的命运早已在她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不为联姻的牺牲品,那便是华山上下及武林至尊淘汰品。虽如此,她至少可以在吃人的武林中活下去,但她并不满足于此。所以她在命运没有降临之前,便将令狐大师兄作为自己跳出命运的垫脚石。

一来,大师兄虽然没有势力,但若在这一代掌门人老去之后,新的接班人只能是与前掌门有血缘关系的人选,但女儿之身不可为掌门,那么最好的接班人便是大师兄了,因为大师兄本就没有背景,对于一个干干净净的人物,众人倒是乐意拥立为傀儡,以利于自己牟利,而不至于被人摘了桃子。所以令狐冲是极有可能是华山掌门的接班人,而若能与之结合,岳灵珊便能在门派内无限制的发展势力,若令狐大师兄上道那最好,若违背了自己的意愿,那便只能是剥夺其生存的权利了。所以岳灵珊看上令狐冲本就是有其阴谋在内的“政治联姻”,而不是单纯的两情相悦。

另一方面,令狐冲之所以能与岳灵珊在一起,也是其阴谋。因为没有谁会愿意被操控,因为被操控之人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很有可能会被当做弃子,除了死,便不可能生。所以令狐冲自然也是希望能够独立自主的,不被操控的活着。因此,他在作为傀儡大师兄之时,明目张胆的做了许多与其身份不符的事情。但包括掌门在内的众人,却并没有想过要取缔他,因为令狐冲不仅是个阴谋高手,还是个阳谋高手。首先,他嗜酒如命,在当时甚至于此时看来,这种人一般都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所以令狐冲选择了这样的一种方法来证明自己:一是证明自己没有野心,二是证明自己乐的清闲无意参与门派之争。他成功了,成功的吸引了众人的注意,便也在众人心中甚至于我们心中留下了一个风流酒鬼的形象。

其次,他经常与小师妹走动,小师妹国色天香自然是众人女神,而他却毫无顾忌的亲芳泽,表面上看众人都应该是愤怒的,但实际上众人却有乐意见到如此。嗜酒本就是不可弥补的缺陷,而好色更是毁灭的根源。众人很愿意看到这样的令狐冲最终在酒色的刺激下走向毁灭。再次,他的交友,他与门派弟子鲜有来往,但唯独对其貌不扬的猴子情有独钟,并与之交好,因为他在门派内打不破僵局,下面的弟子都不想看到彼此与大师兄走的太近,所以令狐冲没有朋友,但猴子却是他交友的一个非常好的人选,不仅能在门派释放一个自己已经被孤立的信号,还能在对外时博取名声。在武林称雄的时代,能有一个好名声,便已在成功路上走开了一小步了,而这两样,令狐冲在看似不经意间就获得了。

所以说,岳灵珊在阴谋之下,初步选择了与令狐冲合作,令狐冲则在阴谋之下以一种光明正大的方式暴露在阳光下。彼此在合作的时候,都看中了彼此能给自己日后增加的筹码。很显然,岳灵珊似乎看出来了令狐冲的些许心思,而令狐冲同样的嗅到了一股子不同寻常的味道。所以在各怀鬼胎的情况下,彼此合作才是正道,也唯有如此,所谋之事或有可能实现的希望。

不过再看后来,令狐冲与岳灵珊的感情因林平之的介入而产生了裂痕,并随着时间的推迟,裂痕越来越大,最终导致他俩关系破裂,再没有合作的可能。因为在林平之进入岳灵珊视线的时候,令狐冲在掌门心中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或许早就有了废立之心。因为林平之是比令狐冲更好的选择。而岳灵珊正是看到了这种情况,所以才决定脱离与令狐冲的合作关系,重新投入到林平之的怀抱。这就不难看出岳灵珊的心思了,而令狐冲也因此与华山派越来越远,从最开始的与魔教圣女的接触,到救出圣女的父亲任我行,便彻底的与华山派决裂了。

但他并不是就此加入魔教,但不排除他想在与华山派对立的时候,以弱者的姿态博取更多的人气。所以他在与华山对立之时,从来都不主动挑衅,只是以弱者的形象出现,因此被武林中人同情,并在不经意间与江湖豪杰建立了简单的神识交流。而他在与日月神教走在一起时,从不说他们是魔教,而且为其正名。但若魔教有不符道义的地方,他依然会指责,因此他在魔教也是颇有人气。他一个简单的动作,换来了别人梦寐以求而求之不得的名望。


微信公众号:浅夏听潮(qianxiatinchao)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