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求得什么,只一眼就好

我并不求得什么,只一眼就好

加入非遗团队至今已经第六日。虽说算不上得到了精神上的升华与净化,但至少对非遗,或者说对于相关非遗的人有了认知。之前去往南浔调研拜访王先生时,尽管被其对传统的秉持与坚守感动,但先生对于非遗现状和传承的无奈与焦急也触动了我。非遗不是一个小物件,单凭一人之力是无法传承与发扬的,就算这一人再热忱。王先生说,权位人员尽管申报了三道茶为非遗,但实际行动上并未付诸,非遗的继承任务全然压到了他一人肩上。权位人员对于文化的传承始终持“保守”态度,什么也不做,静观其变,坐等非遗一步步消逝。

昨日在做出活动之前的沟通工作,一收藏者陈先生强调说,希望我们能带着权位人员前去调研。为什么一定要求权位人员陪同呢?绝不是陈先生趋名逐利,而是陈先生害怕了孤守,对于花龙船的发扬尽管有热情,却终究抵不过无人问津所带来的寂寞与悲哀,终究力不从心了,无能无力了。陈先生言语中流露出来的,同样是对于权位人员完全不加以理睬的无奈与愤懑。对于一个文化传承人来讲,他只能静守着文化,他能有什么博得眼球的关注点呢?但是他又不忍放弃,是的,任何一个心怀文化与传统的人都不愿意放弃这命脉的文化的。于是乎只能隐忍,只能一个人独自在暗夜里徘徊,渴求着一盏路灯,好照耀其前行的一小段的路,至少他不会在黑夜里迷失哭泣。但是权位却是连点灯的气力都没有了呢?

或许文化对于政治经济来讲只能算得上“附属品”,至少在部分官员眼里确实如此。但是这博大的牵连历史长河的文化,这样的厚重感怎么能落到一人单薄的肩膀上,叫他们如何承担,如何站立,如何前行?好比在茁壮成长的嫩芽上压上了一块巨石,尽管生命勃发但是难顶千斤压力,只好折断了枝,在阴暗的石头下的空间暗暗哭泣!如果有这样一天,他们开始为民间助力小文化传承,那真是叫人喜笑颜开了。

湖州师范学院文学院

“遗韵焯烁 熠于今朝”湖州市非物质文化遗产现状调研暑期社会实践团

陈叶梅

2017年7月6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并不知道此时是什么时候,但我的确还活着。 之前那种迷茫昏暗的眩晕仿佛持续了很久,但终究消失殆尽。 我坐了起来。 ...
    小时蛙阅读 26评论 0 0
  • 纯CSS美化单复选框(checkbox、radio) 修改chrome记住密码后自动填充表单的黄色背景 IOS手机...
    愿你如夏日清凉的风阅读 305评论 0 1
  • 风吹散腊梅香 撒一路叶金黄 天空 藏起了委屈 流年 写不尽的感伤 牵起的留念 辗转的柔情 随记忆 在远方
    易水_寒阅读 60评论 2 4
  • 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本来就忙着准备迎接省市检查,领导居然又把一项工作悄悄放在我的办公桌上,不爽! 本来不想写这些,...
    素颜hb阅读 5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