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二)魂绣缘

        筱雨他娘亲昵地拉着筱雨的手,端详了好一会儿,抬头,探究般地盯着筱雨的眼睛,问道:“雨儿啊,你是不是也在刺绣啊?”

      筱雨猛然抽出自己的手,背到身后,呵呵笑了两声。她突然回忆起儿时母亲不允许自己碰针线的情景。那时母亲轻轻打掉了自己悄悄探向针线盒的手,说了什么。过了这么多年,记得也不太清楚了,大概意思就是说:“只有那些穷困人家的女子才会刺绣,富人家的都只是学学女红培养情操的。你可是个娇小姐,要是同我一样坐在家里刺绣,是会被人耻笑的。”筱雨不明白为什么刺绣会被人耻笑,但她还是对母亲许诺了。如今自己走上了这条路,不知母亲会怎么看待,还是不说为妙。要是骗了母亲,她会伤心的吧。

        母亲深深叹了一口气,转过身,看向门外对筱雨说:“你也大了,有些事不是我说了就一定会听。分开这么多年,我缺席了你的成长,此刻我没有过多的发言权。只庆幸我又找回了你。以后的路,你自己定夺吧。”

        筱雨张开的嘴又合上。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对于母亲的记忆还停留在离开的那一年。记忆中的母亲是个端庄的少妇。即使生活在无人问津的荒凉之处,也依然把每一天都度过地特别充实。可现在面前的母亲,面容苍老,眼眶周围爬满了细小的皱纹,眼袋下垂,整张面孔都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你失踪后不久,我去找你爹。我想让你爹找你,看在往日的情分上,你爹答应了。可你爹的正妻并不希望你再回来。即使你是个女孩,在家里也是有一席之地的。所以在寻找你的途中,眼看着就要找到了,线索却断了。慢慢地,我失去了信心,想着你可能不会再回来了,也就搬出了府。在离府不远的地方我买了一间小小的房子。临走时,你爹给了我不少钱,买间屋子是够的。我就在屋里没事一边刺绣,一边等你回来。那时我还抱着一线希望。后来,这希望就被消磨完了。我就开始卖我的刺绣,赚了钱,有了名气,就发展到如今的地位。”筱雨她娘身上的这一套都是自己亲手缝制的,就是为了纪念自己多年的付出。她本想着今天出现在世人眼前之后就隐退。没想到这一露面让她找回了女儿,她心中的兴奋劲儿别提有多高。可是当着那么对人的面她不能失态,心里憋的慌。不顾旁人的阻拦牵着女儿到了自己的休息处。

          再次见到母亲的筱雨内心不仅是激动,还有些忐忑。

          离别这么久,母亲一开始都认不出自己。她不敢想象要是母亲一直不肯相信自己的话,自己将会有多大的痛苦。幸好,母亲还记得往事,她才能再次和母亲团聚。

        母女二人一直聊着各自在过去几年的生活,到了晚上还在不停地说,都没有人来打扰。二人积攒了太多的话,可能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了。

        碧莲虽然不忍心母女之间的叙旧,但晚饭已经做好了。她虽然是在筱雨她娘的处所,但依然承担起了一个丫鬟该做的事。门没关严实,但碧莲依然敲了门,等待回复后才推门而入。

        碧莲把饭菜放在桌子上就立刻离开了。她边退边说:“很抱歉打扰到你们了,可你们一天没吃东西身体受不了。我这就离开,你们继续聊。”正欲关门,却被叫住了。

          “这位姑娘好生清秀啊,是筱雨身边的人?”筱雨她娘把碧莲拉到自己身边,问了各种私人信息,最后提到父母的时候,碧莲垂下头,喏喏地说:“我是孤儿。”筱雨心里一紧,自己居然都不知道。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具体什么情况自己居然没能弄清楚,自己真的很糊涂。

        “你和筱雨相处这么长时间对她的了解也不少吧,要不你来做我的干女儿,和筱雨做个伴儿?”筱雨她娘笑眯眯地提议道。

          什么?娘,你才认识她不到一天就这么决定了?筱雨内心满是震惊,但没有表现出来。倒是碧莲,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连连磕头,“碧莲不敢,碧莲不敢,碧莲只是一个小丫鬟,不敢奢求这般好事。”额头磕在地上都发出了响声,听得筱雨心里莫名害怕,连忙把碧莲扶了起来。

        筱雨她娘一直含笑看着二人的互动,一言不发。那晚,不知她们三个又说了什么。第二天再见面时,筱雨和碧莲就以姐妹互称了。

          筱雨辞去了在魂绣的职务,她决心和家人在一起,多陪陪母亲。她离开的时候,大东家一直在挽留她,她回头对他说:“当年李老板和我签约的时候,其中有一条就是说只要我能够赚回五千两银子以上,我随时可以离开。我想我绝对赚够了。你作为李老板的老板,应该对那份合约更了解吧。”大东家无奈,只好同意。

          筱雨回到母亲那里和母亲,碧莲一起重开了一家绣坊。由于二人的技艺精湛,碧莲的热情好客,生意异常红火。

        绣坊的名字叫,碧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为了能在展览会前完成手中接下的单子,筱雨夜以继日地刺绣。接连几晚,筱雨那屋的灯光一直亮着,直至天明。 ...
    樾墨阅读 21评论 0 1
  • “是,这样吗?”碧莲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没想到筱雨只是一个弱女子,忍耐性却如此强。 “我只是为了找我...
    樾墨阅读 38评论 2 1
  • 最近几日,筱雨接了不少的活,每天都呆在屋里专心刺绣。她一捏起银针,就停不下来了。不吃不喝,潜心钻研手中的艺...
    樾墨阅读 22评论 2 1
  • 一位老妇戴着面纱从台后走到了台前。她身着藏蓝色大袍,凡是显眼处都用金丝绣着娇嫩的花朵。老妇双手拢在袖间,轻...
    樾墨阅读 9评论 0 1
  • 等筱雨出来后,就看到碧莲一副“我很好奇”的样子。筱雨向她眨两下眼睛,表达自己的疑惑。碧莲立马恢复原状,毕恭...
    樾墨阅读 22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