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骄傲地说:我就是要作

中午一个同事扔出一条炸弹式的消息:我要跳槽了!

我们无一幸免,都被得体无完肤,甚至现在我还能感受到余震。我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七年的老员工会想到跳槽。因为她实在是家庭美满,一帆风顺。但是她没有太大事业心,只追求稳定,还一味劝告我找一个听话的老公,女人需要太拼。那她现在是怎么了?我第一个念头是,她对单位最近的工作安排不满意吧。

简书

马云不是说过:员工的离职原因林林总总,只有两点最真实:
1、钱, 没给到位;2、心,委屈了。
这些归根到底就一条:干得不爽

看来是作为管理者的boss反思的时候了。另一个同事笑着祝贺她:“上次的比赛你收获不小啊,这可比第一的名次好多了。”原来上次在比赛现场她结识了一名新单位的员工,听说那里待遇不错,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去问了问。这可不就是心想事成嘛,人家正有意招人。凭着她一向果断的性格直接杀到大boss那里,结果如愿以偿。

据说,那里的待遇比这里要高出一大半,工作环境也好得多,重要的是离家近,这不就是人人艳羡的完美工作:钱多、事少、离家近!
看得出她很激动,说起话来手舞足蹈。

想起《我们仨》里的一句话:他笑得都站不直了。我隔着肚皮也能看到他肚子里翻滚的笑浪

虽然我们的关系没有那么亲密,但四年的相处,还是能确定,她那飞舞的眉梢挂满了得意和喜悦。

一瞬间的惊讶后,又觉得那么理所当然,因为是发生在她身上。就如她自己所说:“每过一段时间,我就是要作一作。”她的语气是那么自豪,仿佛“作”是个特别让她骄傲的特征。

简书
上海人经常会用“作”来形容一个人,尤其是女人,也有一些女人会满不在乎地自我评价:我就是作!每当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这个词并不只有贬意,还是一个嗲嗲的褒义词。曾经听到过丈夫用无奈却宠爱的语气这样形容自己的妻子。今天,我感受到这个词的另外一层含义:改变!

这个同事的性格果断,做事雷厉风行,从来不甘一成不变的环境。如果外部环境太过于平静,她会总想着做点什么,哪怕是一顿饭的口味、头发的颜色、穿衣的风格。不想着改变世界,只想要在自己的天地折腾得热火朝天。她稳坐她们家领导的位置,推动老公的工作,陪伴儿子的成长,还在几年里折腾出两套房,现在轮到自己的事业了。

我们都觉得她敢想敢做,从来都是勇往直前,绝不拖泥带水。这次也一样,上个月有了打算,尝试过后,下午就去和boss坦白。

比起她的果断,我真是太过优柔寡断,辞职的念头在我心里盘旋了两年,我只是在去年投过几份简历,石沉大海后,再没有任何行动。她的离职再次刺激了我的神经,让我意识到此事十万火急。

平静下来,我又会想到每个人的际遇不同,价值观也不同,难道我要为了改变,就匆匆换一份工作?还是应该借这分激情去做些什么,不计结果,不论得失?我还是有所迟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