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表弟身体里的那个爷爷

01

今天老家那边给母亲打来电话,对于老家来的电话我一向是很反感的。因为每次亲戚们打电话给母亲都和借钱有关,或者是委托办理什么事情。母亲这个人又是极度圣母心的,只要娘家亲戚求她办点什么事儿,她都会去帮忙处理,尽管有些事情相当费力。

自从父亲去世后我与母亲的日子并不是很好过,我早早便辍学外出务工,只为了减少家里的负担能养活的起自己。通过一些努力日子过得还算尚可,老家的母亲便到外地与我一起生活一起打拼,日子相比之前更是舒心很多。

但也因为这样亲戚们比以前更加肆无忌惮的找我母亲帮忙。我最常对母亲说的话就是“斗米养恩担米养仇”,原因很简单连我都能看透的事情母亲却看不透,或许是不愿意看透。因每次我们帮完亲戚们,并没有收到什么感谢的话语他们都觉得是应该的,有时候还会恶语中伤。对于母亲娘家人那些嘴脸我是懒得看的,曾经一度劝母亲断了联系,但并无效果。后期再某一次公司活动中突然理解了母亲的一些想法。便在也没有阻止过她与老家的那些亲戚联系。

02

从母亲的对话中我知道老家那边要的表弟要过来这边工作,希望母亲可以帮忙照看一下。

我没有马上提出自己的看法,因为母亲还在通话中。我在等,等母亲通话结束好好的聊一下。我要让母亲知道我的一个想法一个底线。

等了一个多小时母亲终于结束通话了。“小舅舅家的表弟要过来?你同意了?”我语气不善的问母亲,想必整个脸已经扭曲了吧,心中的怒火已经熊熊燃烧,只想听母亲说一句不是来平息怒火,但从母亲的通话中我知道结果并非我希望的那样。

“是的,你表弟要过来这边工作,到时候和咱们生活在一起。你小时候你小舅舅帮过咱家不少,这次就当还你舅舅一个人情。”母亲的话语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有完没完?这人情是一辈子都还不完吗?之前帮忙做那么多事情难道不是还了?我跟你说过多少次斗米养恩担米养仇!你就是不听,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就是觉得咱们家日子好了是不是?你觉得你谁都可以拉扯一把了是不是?我们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我咆哮着,双手不停地挥舞着发泄心中的不满,由于愤怒到极点顺手打碎了身边的一个杯子。

“你这个孩子怎么不好好说话?话都没说完你生气什么?电话内容你又不是全部都知道,发什么疯?”母亲也火了高声喝斥

“那你倒是说啊!每次都不顾我的感受!你既然过来和我一起生活了,就不要在想着你那些娘家人,你要是想帮忙也是来帮我的忙!帮你的亲生女儿而不是外人!之前你为了帮他们让我错失了买房的机会。你有钱借给他们都不借给我,不来帮你的亲生女儿!”认到愤怒的时候果然都会口不择言,尽管我之前说过不怪母亲,但被愤怒支配的时候我还是说了出来。说完这些不等母亲在说什么我便甩门而去,因我意识到说的越多越伤害彼此。

03

出门后看着外面艳阳高照,心理却阴霾重重。十二月尽管是冬季,但在南方却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如夏日一般。不知道要去哪里,整个人被坏情绪所左右着。不知不觉走到了附近的商场,想着时间还早不如看电影吧,到了电影院买了两场连着放映的影片。记不清看的是什么影片具体内容是什么,因心理一直在想着中午发生的事情。两场电影结束后,情绪平复了很多。想着回去要心平气和的沟通,不能再让坏情绪所左右。

回到家中发现母亲做了好了饭菜,在等我。我明白母亲的目的,一个是安抚我,一个是固执己见同意亲戚的请求。

“去洗洗手吃饭吧。”

我没有回应,直径走到洗手间,洗了手出来坐在桌边,母亲盛了一碗饭放在我的面前。我端起碗开始吃饭,抬头看了一眼母亲说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想听听理由。我也不想我们两个人在闹的不愉快。毕竟世上最亲的人只有你我,其它人都是外人。”

“姑娘,这次事儿不同。妈知道你的担忧顾虑,但这次无论如何咱们都要伸手帮一下。小杰这孩子犯太岁和灾星,挺严重的。这次要过来时间也不会很长,最多在这边呆半年。就是躲个灾星。你看……”母亲局促不安的表情映在我的眼中。

“嗯,知道了。”说完这几个字我继续低头吃饭

母亲知道我这是同意了,也端起身前的碗开始吃饭。

04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已到年底。我与母亲按照之前的计划回老家过年,几年不曾回过的老家因这次小表弟的事情让我们回去了一趟。

下车以后看到小舅舅在车站等我们,东北的天气异常寒冷,让早已适应了南方气候的我很不适应。

一路无话,从车站走了十几分钟到了小舅舅家。小舅妈早已准备好了一桌子菜为我们接风。

“小杰那孩子呢?不在家啊?”老妈环顾了一下屋子看向小舅妈

“去二哥家了,老姐你们先吃饭。吃完咱一道过去。”

连基本的寒暄都没有,匆匆的吃过饭就跟着他们一起去了二舅舅家。

近几年老家的变化很大,之前的平房现在几乎全变成了楼房,之前的沙土路也都变成了柏油路。借着昏暗的路灯我看着四周的变化,和时不时天空绽放的烟花。这一切都让我感觉那么陌生却又那么熟悉。

五分钟不到就到了二舅舅家门口。二舅舅家还是住着平房,说是下波分房子才有份儿。进了大门,穿过门洞到了当院子里头突然窜出了一条大狼狗,对着我狂吠不止。让没有心理准备的我着实吓了一跳。很显然这只狗是冲着我叫的,舅舅家在养这条狗的时候我早已外出务工。

小舅舅呵斥了黑子(狼狗的名字),我们一行人进入了屋子。直接穿过客厅绕过厨房来到小屋。看到二舅舅一家人都坐在小屋里看电视聊天。

05

虽说离家多年,但突然亲戚相见那种亲切的感觉还是涌上心头。这时我看到坐在角落的小杰。记得我从家出去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孩子,如今已经是半大的小伙子了。但是看到小杰的正脸以后我很惊讶和错愕。

一个一米八的小伙子瘦的皮包骨,整个人脸色蜡黄蜡黄的一点生气都没有,眼睛都已经凹进去。活像个小老头似得,不就是个小老头,我仿佛从小杰的身体里看到了另外一个人。可能是眼花了吧,毕竟经过一整天的车马劳顿整个人也乏得很。

我脱鞋做到了炕上,跟小杰一起看电视。长辈们则开始了关于小杰话题的讨论。

二舅妈沏好了茶水,拿来了一些干果水果等食物。一边看着电视吃着二舅妈拿来的东西,一边耳朵竖起听关于小杰的事情。一开始本以为眼花的我发现并非自己眼花,但觉得说出来又太过突兀,索性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原来小杰变成这样之前是去了一趟后山,回来以后就成了这个样子。听说是临近年下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但是不好解决很棘手。找了一些巫医来看也没有什么显著的效果,只是没有继续恶化而已。

听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让小杰到我们那边就是巫医的主意。说是远行避开一下,在做一些法事或许可以解决。但不能保证百分百,小舅舅和小舅妈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毕竟都是独生子女宝贝的不得了。

06

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我被人摇醒,“黑猫儿姐姐!黑猫儿姐姐!你快帮帮我,我好难受。我感觉自己快被吃掉了!”

我睁眼一看是小杰在唤我……屋子里只有我和小杰二人。长辈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去的。想必是看我睡得太沉没有叫我。

坐起身,我看着小杰,我想知道到底是小杰在唤我还是另外一个人在唤我。毕竟黑猫儿这个名字现在很少有人会叫。就算是叫应该也不是从小杰口里叫出来,毕竟那时候他还小,他稍微懂事儿的时候,经过我强烈的抗议已经没人在换我这个小名儿了。(在农村,祖辈都说起个贱名字好养活。由于小时候喜欢挠人所以被叫做猫儿,又长得黑漆漆的就叫黑猫儿。)

“黑猫儿姐姐,你快帮帮我!我时间不多,等下我的身体又要被人占据了。求你救救我!”

我还是没做回应,眼睛一直盯着小杰在看。想看看为何小杰会让我来救他,而不是长辈们或是其它人……难道小杰知道我看到了什么?或者小杰知道我懂些巫医之术?不可能呀,如果按照小杰的说法他被其他人占据身体又怎么会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大脑在快速的运转着。

一阵风吹过让我背后一阵寒意,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没有任何变化。屋子的门都是关着的,窗户上糊着塑料布,不可能有风进来的,唯一的解释就是小杰说的。那个占据他身体的人(东西)回来了。

此时小杰看我的目光已经变了,呆呆傻傻的,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很阴沉。嘴角嵌着笑意但是不明显,看了就让人背后发凉的那种。

不知道这一夜我是如何度过的,只觉得分外煎熬。

07

清晨听到二舅舅,舅妈起床的声音。我也马上起来,二舅妈烧好了热水给我洗漱,就开始煮饭了。

一边洗漱一边思考着昨晚发生的事。我不能坐以待毙,我有一种预感如果不尽快处理的话,很可能小杰无法撑到过年。临近过年不足十天了,我要救他。

饭快煮好的时候小舅舅,小舅妈和我母亲已经来到了。由于之前的成见我洗漱好后就又回到炕上呆着了,小舅妈帮着放桌子捡碗筷,摆菜。

人都坐齐后,我开口说道“小杰的事儿很棘手,若是不想出大乱子需要尽早收拾。”说完夹起一筷头子菜放在嘴里吃起

全桌子的人脸色瞬间全变了,各种表情在他们脸上闪过。我完全能理解他们的诧异,毕竟这话在他们看来不应该从我嘴里说出来。

“姑娘,你懂啥别乱说话,瞎掺和。再说这事儿你能出上什么力,啥都不懂。”母亲赶紧打圆场说到

“妈,你别掺和才对。这事儿应该也就我能办了,若是村里的巫医能处理好也不会出主意让小杰到咱们那头躲灾了。你不知道的事儿多了,还记得我外出务工之前你带我去王姥家认了一个干妈吗?阴差阳错下我学会了很多。再说咱们家里一般有什么事儿都是找我王姥儿的吧?既然是找的我王姥儿,那么提出到咱们那边躲灾也不足为奇。”一边说着一边咬了一口手上的豆包

关于我认干妈这件事儿,家里的亲戚几乎都知道。从小体弱的我(爱招没脸的东西)认了干妈以后家人才放心我外出务工。

“猫儿啊,这事儿你有几成把握?”二舅舅将信将疑的看着我

不光是二舅舅将信将疑,在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是将信将疑的状态。

夹了一口菜放在嘴里嚼完之后我面色凝重的说“五成左右吧,剩下的要看造化。毕竟小杰闯的祸。”

“咱就听猫儿的吧,事情都这样了也没法子了不是。”小舅妈说完这句话就开始抹眼泪

“琴子,你别上火。你这要是着急上火的出了点什么事儿可怎么是好?”二舅妈安慰道

“姑娘……”母亲刚开口换了我一声,我给了母亲一个眼神,母亲便闭口不谈开始吃饭了

“小舅舅,一会儿我列个单子你去帮我置办点东西。现在老家变化挺大的,我这刚回来还不适应。再说这关系到你儿子的命,这事儿交给你我也放心。”

小舅舅没说话只是重重的点了下头。毕竟事关人命还是他宝贝儿子的。尽管我对他们家诸多不满意,但毕竟血浓于水,就算是外人也没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08

吃过了早饭后,小舅妈帮着二舅妈收拾桌子,并准备今天午餐的食材忙去了。二舅舅因为要值班吃过早饭也走了。

屋子里只剩下呆呆发傻的小杰,我的母亲以及我小舅舅四人。母亲因为担心我并未去帮小舅妈她们的忙。

我列好了单子给到小舅舅“小舅舅,这些你抓紧去置办今天下午三点之前务必要置办齐全。明儿就是小年了,时间不多。”

“我出门儿了,我会在三点前赶回来的。老姐,小杰就麻烦你们照看一下。”说完小舅舅穿上大衣就出门了

我转头看向小杰,还好如果来得急的话,这孩子或许还有救。

“姑娘,你这说给小杰收拾,这挡着小杰面儿你刚才说那些话处理事儿没关系?”

“没事儿!现在白天,再说他这会儿也不在。等到下午的时候就说不准了。对了午饭的时候别叫我,给我留点豆包和凉菜就行。小杰的话一会我睡着了,妈你就劳神看一下。我要修整一下,”说完我便倒在炕头去睡觉了

09

下午三点我准时醒来,外面天已经开始黑了,我看了一下周围屋子里就我一个人。起身向客厅走去。

“哟,猫儿醒啦!饿了吧?我这就去把给你留的饭菜热一下。吃完咱们一会儿回楼上去,你妈和小杰已经上楼了。你舅舅刚来了电话,说一会就到家了。”说完小舅妈就去准备饭菜了

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我便坐在桌前等着小舅妈端饭菜来。虽说是亲戚长辈,但我本能的排斥着。始终是把自己当作一个客人在看待,有着客人一样的分寸。更何况小舅妈这种人我是万分不愿意搭理的,用到人的时候你叫她跪下来求你都没关系,用不到的时候就会背后恶语中伤。

“来趁热吃吧,你妈说你就让留豆包喝凉菜,我这寻思着还是吃点热菜好。这是刚给你炒好的,还有这个汤,听你妈说你在南方总喜欢煲汤喝,这不中午就让你妈教我煲上了。”小舅妈一边说一边用手搓着围裙,表情有点局促。她也知道当初她做过的那些事情我是没有忘记的。

我能理解她的心情,一定是小舅舅交待了,不要她说太多。毕竟我从父亲去世后性格怪异了很多。应该是怕引起我的不悦吧……

“谢谢小舅妈。对了一会儿让我小舅舅在黑子的左前脚掌上取点血。二舅妈呢?怎么没在家?”

“你二舅妈啊,这不明儿小年么和你二舅舅下午去她娘家了,后天应该差不多就回来了。”

吃完饭以后穿上小舅妈为我准备的大衣,两人便出门了。

10

“回来啦!猫儿你让我准备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还有黑子的左前爪的血也取好了。东西都放在桌上了,你瞅瞅。”

“嗯,都齐全了。小舅舅你去给保家仙上一炷香,还有我让你买的烧鸡和白酒也都供上去。”一边说着我一边开始用黑狗血和着朱砂写起了符咒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

“符咒我都写好了,剩下的就是阵法图。另外小舅舅,舅妈还有一件事儿就是我要取二位的中指血。小杰现在三魂七魄已经丢了二魂四魄了,我需要用你们的中指血进行召唤,如真如小杰那晚所言被吃掉了的话,我需要用你们的血给他造出魂魄,当然造出的魂魄没有原来的好,即便这次小杰躲过这关,以后再智力方面可能会不如现在……这些你们要事先知道。”

“猫儿啊,既然都到这个节骨眼了我们都理解。咱们就尽人事听天命吧!”

“好,小舅舅舅妈我现在要取你们双手的中指血。另外取完中指血以后,你们就和我妈出去到门口以防有人敲门打扰我,总之处理好后我会开门叫你们,如果倒霉的话没有处理好,你们八点开门进来,总之这期间不要进入屋子!切记!妈,等下你出去后就去朋友家住吧,今晚不要回来,明早再回来。一定不要回来!”

“知道了,那你自己小心。”母亲担忧的看着我,为了不妨碍我以及有些不可说破的缘由,她只能照做。

我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表,还有一刻钟到六点,此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取了小舅舅们的中指血让他们点燃了阵法上的蜡烛。这些蜡烛已经不是普通的蜡烛了,每根蜡烛上都被我写上了符咒。走到小舅舅家供奉的保家仙面前,我上了一炷香拜了三拜。

“小舅舅,你和小舅妈一起把小杰扶到阵法中间的椅子上。并且按照我刚才跟你说的方法,把他绑起来。”

小舅舅和小舅妈扶着小杰往阵法中走去,小杰开始暴躁起来。但无用,我看到小杰脸上不可思议的表情,不,准确的说是小杰身体里那个人的表情。早在上午我说要睡觉的时候就悄悄的给了老妈一个物件,让她泡水给小杰喝。这就是为什么小杰虽然很暴躁却没办法支配身体的缘故。

11

此刻房间内只有我和小杰两个人,没有开灯,只有烛火的光在房中闪烁。我念起了咒语开启了阴阳眼。看到坐在阵法中间的老人,没错藏在小杰身体里的人。

“老人家,不知我这小表弟是如何得罪了您,让您竟用这种方法来对他。你可知你用的方法不仅伤害了我的小表弟,同样也是伤害了您。您就不打算投胎转世了?您就不怕那地狱的烈火焚烧?”

“你个乳臭未干的丫头你可知你这小表弟对我做了什么?是你的小表弟害的我不能投胎转世,害的我差点纷飞魄散。那些巫医都不敢碰的活儿当,你竟然敢碰,就不怕惹祸上身?”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在七点半的时候我打开了门。

“解决了,小杰已经没事儿了,小舅妈你煮点面吧,折腾了这么会子我又饿了。小舅舅你把地上的东西收一下。另外按照我写的去做,切不可像任何人透露。”

后面发生的事情就如同大家所料想的一样。家人们一起准备过年的物件,全家在一起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年,仿佛小杰的事情不曾发生一样。

每当午夜梦回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天。那天并没有我所预想恶战苦斗,但却消耗了我不少的修为(其实所谓的修为不过是眉心的一滴血)以及答应一个未知的条件和小表弟十年的阳寿作为补偿。

原来是小表弟和小伙伴们去后山玩的太晚了,下山的时候由于天色昏暗,让他踩漏了别人的坟头,并且由于内急就在树边解手了,童子尿威力巨大,刚好呲到了他踩漏了的坟头里。幸好是晚上,这魂魄也是修炼了百年的老鬼,躲过了一劫。当然除了童子尿的事儿还有更过分的,毕竟童子尿不过是无心之举。

至于其它内容,天机不可泄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S大学,虽说比不上清华北大这类名校。但由于它坐落在潮流富裕的一线城市,因此吸引了一大群想在此城大展宏图的有志青...
    朱家宏BC阅读 48评论 2 2
  • 山啊 晨早我的心绪 激昂 看到东方云绚彩多斓 我怔住了 美好一天的预示 是要恋爱还是要旅行?
    夏霖捷阅读 17评论 0 0
  • 最近闺女超级给力,经常会给我带来惊喜。 端午节那天,闺女不知想起了什么,在晚饭后一脸严肃的对我说:妈妈...
    靳茗羽阅读 86评论 0 4
  • 证书制作步骤第一步:生成server.key,输入4位数的密码(被强制要求) openssl genrsa -de...
    西悠酱阅读 217评论 0 0
  • 目录示例 第一章 第一节 第二节(简书中不用敲 "2",自动就有了)第一小节(推荐每层次缩进四个空格)小小节 1 ...
    ZEUS灬云烟阅读 83评论 0 1